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元举
元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88,219
  • 关注人气:16,1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冬夜里的牧羊情人

(2018-12-12 21:32:44)

冬夜里的牧羊情人
                     谭小棠在深情演奏莫扎特,指挥:亚历山德鲁.克鲁德尔.摄影:张扬颖.

 

                     刘元举

 

被山脉和海洋围拢起来的法兰西,已然进入了冰天雪地的季节。在冬夜里踩在梆硬的路上,连呵气都会喷出一串乳白色气流。不知道拉威尔这位精致的印象派作曲家在创达芙尼与克洛埃》时,是否在这样的冬夜,只知道他接受季亚吉列夫之托19126份完成作品,由俄罗斯芭蕾舞团在巴黎的城堡剧院隆重推出

音乐与芭蕾舞,双重的魅力。帷幕升起时,观众眼前出现的是圣林边上的一片鲜嫩欲滴的绿草地,一个神秘的洞穴伫立着三尊仙女石像。一群提着草篮给仙女献祭供品的年轻人欢快出台人群中有位英俊的小伙子叫达芙尼他投身宗教舞蹈方式进行奉献仪式达芙尼悄然爱上了美貌少女克洛埃。

完全是印象派的经典,犹如马奈笔下的《西班牙舞蹈》柯罗的那种纤细精巧的风景画细节。

然而,这种美丽迷人的爱情故事,却何以在演出效果如此平淡,拉威尔陷入困惑。当他意识到音乐过于复杂所致,便毅然从中选出两套专供音乐会演出的组曲。想不到他由此大获成功

深交上周五的音乐会以“牧羊情人”命名,据说源自拉威尔的芭蕾舞剧《达芙妮与克洛埃》这对相爱中的牧羊男女,我觉得其中也有煽情的因素吧。

拉威尔的第二组曲有着相当精练的三个部分。音乐中的“达芙尼与克洛埃”似乎更具形象感,更为纯粹的情感世界。以声音构成的优美画面,给人以更大的想象空间。

第一部分日出深交倾力奏出,相当精彩。在整部舞剧中,这段“日出”也是壮观的部分:

清晨。朝雾迷朦岩石上滴下露珠小溪传来淙淙流水声······一幅唯美如滴的曦图从优美声音中拓开来。长笛与三把小提琴模拟出小鸟的快乐鸣叫牧羊人则吹着牧笛赶着羊群,从远处缓缓而来。

太阳冉冉,大地金辉沐浴音乐的恢宏与壮美,让全场顿然璀璨起来。光芒耀动间,有种唤醒的力量扣人心弦。那是昏睡中的达芙妮被唤醒了下来迷人的音乐进一步了达芙妮和克洛埃重逢喜悦。而观众的情绪此时也由亢奋而转至迷醉。

下半场是拉威尔的作品,乐队阵容浩大厚实了许多。圆号小号大管在上半场各自仅有两把,打击乐只有一人,而此时,管乐增加了三倍,打击乐排成了9人的铜墙铁壁。人数的陡增,气势如虹。

演出前我曾与乐队队长聊天时,他说他特别喜欢法国印象派的音乐作品,尤其拉威尔的风格。此前我多次听过《波莱罗》,每次都有新鲜感撞击,百听不厌。那种反复多次的旋律,始终愉悦内心。特别是小军鼓的节奏,层层漾动,总能引发内心的激荡。在这场音乐会上,又听到了小军鼓的阅耳敲击。那是三面小军鼓的合奏,轻盈谐调中有着美妙的摇荡。这是从《达芙尼与克洛埃第二组曲》第三部分《群舞》中冒出来的一泓清泉,迭翠中不由得令人感叹,也只有拉威尔会让小军鼓发出如此精湛的声音,如此刻骨动人的节奏。

在深圳的冬夜倾听《牧羊情人》的音乐会,享受的不仅是大自然的那份温暖馈赠,更有深交所带来的妙曼意境。

深交这一年对于音乐会的曲目安排,可谓良苦用心。这场《牧羊情人》是继119日那场韦伯与德彪西作品两两对比音乐会后,又一场突出德奥作曲家与法国作曲家的作品风格对比的悉心编排。古典主义时期的莫扎特和浪漫主义时期的法国印象派拉威尔相遇,让现场观众经历了一次美妙的诗意的音乐之旅。

音乐会上半场是属于莫扎特的。第一个曲目:《狄托的仁慈》序曲,K621。这是莫扎特最后一部歌剧。指挥是来自意大利的亚历山德罗.克鲁德尔。这位年轻细高的指挥家站在台上时,像一棵笔直的上升的树。他出生于米兰,毕业于意大利威尔第音乐学院。他被称作才华出众的意大利指挥家。克鲁德尔精通17世纪至当代音乐,对法国印象派音乐的诠释尤其获得高度赞誉。从他指挥的《达芙尼与克洛埃第二组曲》中,已经让我感受到此言不虚,甚至我感觉到他是一位“意境大师”。他对音色对光的敏感,无不缘自他的心灵的外化,这种敏感深刻影响了深交乐队,让其发出印象派的特有光芒,且始终在抑扬顿挫中熠熠生辉。

赞扬这位年轻高挑的意大利指挥家的出众才华,并非局限于法国印象派方面,他在指挥莫扎特作品时,同样出色。我尤其要称赞他在莫扎特《d小调第二十钢琴协奏曲》K466时所起到作用。他与中国青年钢琴家谭小棠应该是首度合作。但是,彼此心领神会,十分默契。乐队也因之表现出良好状态。

莫扎特的协奏曲是我听到最多的钢协曲子。我听过当今世界权威的莫扎特协奏曲诠释大家傅聪和加拿大钢琴家安东.克迪的演奏。还有奥地利最资深钢琴家保罗.巴杜拉.斯科达在上海演奏的莫扎特。年轻的谭小棠的演奏我是第一次听,此前也并不知道他。然而,第一次听到他的莫扎特就让我大吃一惊:他的触键如此沉静老道,他的呼吸特别接近莫扎特。他丝毫不注重外在动作,也没有半点的拿腔拿调,儒雅斯文的外表下,是他质朴而扎实的键盘功力,字字玑珠般的颗粒感,如同展开的一卷耐读的卷轴,让你徐徐见证着一位注重内心修养炼的钢琴家的不俗的面貌与风彩。他除了中央音乐学院的钢琴系主科教研室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标签外,还有很多的国际获奖光环。但引发我注意的是,在他字数不多的简介中,却排例了一长串教过他的老师的名字,其中有三位是我熟悉的:周铭孙、凌远、还有杨峻。

他加演的曲目是贝多芬的《悲怆》第二乐章“如歌的柔板”。控制情绪,追求精致诗境。绝不取悦观众。以自己内心的音乐虔诚,准确传导出来。这是一种职业的本能与尊严,自然赢得了观众的尊重,尽管许多观众觉得不够过瘾。

值得称道的还有拉威尔的《古典小步舞曲》和《悼念公主的帕凡舞曲》,在克鲁德尔文雅的手势间,让深交充分发掘出精致的音色光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