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天堂的诱惑

(2017-04-28 10:32:01)

 谛听马勒的“天堂曲”

 

                        

 

 

     周五晚上听完深圳交响乐团的马勒专场音乐会,便被一种难以名状的惆怅缠绕。次日一早就见窗外一片雨湿。高大的树冠直逼窗前,水气凝重盈颤,肥大的叶片间透出一股执拗的粘稠,似在释放忍耐已久的郁闷。雨丝耐心浅吟,幻若歌声飘摇:

    人哪,听着!深沉的午夜在说什么?我睡了,我睡了——我从深沉的梦里醒来;世界是深沉的,比白昼所想的还要深沉。深沉是世界的痛苦;快乐比起悲痛更深更沉;痛苦在说:走吧!’” 

   马勒是悲情的。在他的音乐中这种情感表达空前绝后因而耐听耐琢磨。有位乐迷朋友说,马音乐无论是哪个版本都会让人听到想死

我曾在上一篇乐评中为马勒写下这样的文字:马勒42岁才结婚,婚后五年间两个女儿不幸先后夭折,这种巨大的痛苦,潜入到了他的几部交响曲以及《亡儿之歌》之中,在如泣如诉的悲情乐句间,我们感受到了悲伤逆流成河’”。

前几年多次听过马勒。爱华德指挥马勒的背影随时彰显出跃动的轮廓,尤其因情绪浓烈而产生闪颤的后脑勺,不可磨灭。只是几年间恍然由灰变白,且愈发闪亮耀眼。此前听过他棒下的马勒第一交响曲,也听过他的第五、第六。但是,好像没有这般沉浸入骨。也许这场音乐会跟天气有关:绵绵雨丝中缠裹着太多的情愫,虽不强烈,却丝丝浸淫蚀骨,让你不知不觉间进入作曲家的高妙内心世界,体会那种无尽的悲悯与哀伤,还有一种超越尘世的天国之境。

这种天国的情怀,在马勒《第四交响曲》中有着完美的呈现。深交曲目单中

称作大师经典系列之“天堂”音乐会这部“天堂曲”是马勒编制最小,结构最简单的作品,不同于马勒其它九部交响曲的结构和规模之浩大(第十部未完成),然而,这是马勒经过数年沉淀,内心浩瀚大海的结晶体。一种安静的超凡叙述。那种肃穆气氛通今达古,上天入地,是他躁动灵魂的寄托与升华。

音乐会选用马勒第五交响乐的第四乐章作为暖场。这是马勒最著名的“短篇佳什”,像是从全乐队中剥离抽取出竖琴和弦乐的最美部分,进行精华之奏。弦乐清风如许拂面,竖琴透明似泉洗耳,晶莹剔透,绝无杂质。竖琴演奏者是深交新人彭佳,她有着人琴合一的感觉,音色单纯透明,就像孩童的眸子。这个乐章经由电影《魂断威尼斯》的演映传播,其凄美之力更加深入人心。这也是“天堂”音乐会的安祥定调。用小柔板暖场温馨荡漾,效果极佳。

 有人评价费里埃尔的音色和她在演唱中流露的动人真挚,是演唱马勒歌曲的最佳人选我无缘倾听费里埃尔的现场,当然不好将她与音乐会上提纲独唱的歌唱家宋元明相比,但在我悉数领略过的国内女高音演唱马勒时,宋元明是最能打动我的。她的声音有底蕴,内涵丰富,对马勒音乐的精髓有独特的理解。她的演唱感染力并不是靠嗓音多么豁亮,即使不那么用力,也能以内心的情潮而感人。她的台风既有着西方人的个性,又不乏东方女性的内敛与含蓄。如果说她开始进入时,还显得有点紧的话,那么,她自第三首《莱茵河传说》之后便上下天光,一派从容。尤其《美丽的号角吹响的地方》印象深刻,将内心的积淀充分释放,并且与乐队合作进入佳境。

 

下半场是马勒第四交响曲。指挥家张国勇的阐述式讲解,明澈口齿,似乎比手式挥洒更加吸引听众。《少年的魔角》中的《整个天国的欢乐属于我们》是这首交响曲的音乐基础。先以单簧管与其它木管营造出天赖气氛,衬托出女高音的独唱。宋元明的声音有着从人间升上天国的韵味,祥和,明丽,洁浄,天使一般。

天国的境界,是马勒一生的追求,也许他认为乐器表达还不足以神驰,一定要女高音加入。马勒在总谱上标明返回童真。他认为天国是净土,污浊的人只有返回童真,才可能看得见天国之光。

马勒一生飘泊,德国人认为他是奥地利人,而奥地利人认为他是波西米亚人,而他的自我认定只不过是个飘泊的犹太人,没有国家没有归宿感。这种飘泊意识影响到他一生的创作之中。

深交单簧管首席衣丞在对这场音乐会导赏中深情感叹:马勒的这首第四交响曲就是带着这份灵魂无归,只求抵达天国的苍凉,从内心汩汩流淌出来。研究马勒学者保罗·贝克认为,马勒《第四交响曲》是在描述“‘超升至极乐净土的旅途,在这首乐曲之中,死亡则是以友善的面貌引领人们走入他的音乐天国。

“天国的欢乐属于我们,尘世的欢乐何以足道。任凭那人间争斗倾轧,都不能把我们天国生活破坏。我们在这里生活无比恬美安宁,我们过的是天使的生活······”有点遗憾,现场歌唱没有字幕演示。

第二乐章标为“舒缓的运动”,又称《死亡之舞》。独奏小提琴声音要像古提琴一样,以提高一个全音调弦,和按普通调弦的两种方式演奏,一种故意夸张,表现死神的狰狞阴毒,以孩子的视角看待死亡。因而,乐队首席张景婷将两把小提琴轮换操作。她相当于扮演两种角色,每一次轮换都对比鲜明。她的演奏有着生命哲学的深度理性。

首席距演唱家最近,体验也最深。她对当晚美女歌唱家的评价是:“无论声线还是诠释,宋小姐都是极有内涵的。”

    全曲是在渐弱而非渐强中结束。这种波澜不惊的结束,与以往听到的大钗大鼓震天动地中嘎然而止的疯狂效果截然不同。这是安静的撼动,是深沉的鸣响,是诗意的绵延。这场由声乐套曲、凄美柔板和悲悯第四交响叙述组合的专题音乐会其特点非常鲜明,因而印象也是深刻的:所有的曲子都是软的,柔的,非常的安静祥和,其题旨超迈高蹈,引领我们逐渐靠近马勒的童话仙境神学天堂。同时,也让我们有了一次难能可贵的恬静的音乐享受。

 

                           2017319日于深圳之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