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元举
元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88,608
  • 关注人气:16,1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迟来的情人节和 永不迟到的乐思

(2017-04-10 14:12:47)

(深圳特区报)2017年02月20日 

情人节的美妙迟来的情人节和 <wbr>永不迟到的乐思


 

                    

 

 

 

通常情况下,深交的演出季音乐会都是定在周五晚上,而上周的音乐会则选择了周二,显然是为情人节量身订制。据说在西方这种情人节音乐会是很常见的,然而,对于深圳交响乐团而言则尚属首次,这也为深圳这座沉浸在情人节色彩中的城市增添了一抹新绿。

音乐会曲目安排显然是用了心思。像柴可夫斯基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幻想序曲》,埃尔加的《爱的致意》,圣桑的“欢宴舞曲”(选自歌剧《桑松与达丽拉》);以及“姑娘的秋波”(选自歌剧《唐帕斯夸勒》)、“你是我心中的一切”(《选自歌剧《微笑王国》),既考虑了经典性同时也照顾到了“可读性”,不需要多么专业的积淀,只要安静地倾听,就能听懂,就能品味出音乐之妙。因为这些曲目会让人感受到爱之浓郁,情之缱綣。

与以往不同的是,此番音乐会是由女指挥家张洁敏担纲。在我对深交近十年的音乐季演出观赏中,用如此年轻美貌的女指挥登台挥棒,还属凤毛麟角。

张洁敏来自上海,7岁学习打击乐,十年后学习指挥。她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指挥系,现为上海交响乐团常任指挥。她有着天生丽质的娇好面容,有着苗条的身段,纤巧的肢体动作。一袭黑色演出服,往指挥台上一站,玉树临风,婷婷丰姿,显得格外精干。

听说张洁敏见过很多世面,有过与中外许多名团合作的经历,诸如意大利威尼斯凤凰歌剧院乐团、那坡里圣.卡歌剧院乐团、罗马交响乐团、中国爱乐乐团等,她也曾受国家文化部委托,在中国土耳其文化年活动中,成功指挥土耳其交响乐团,大获好评。然而,此番她与深交的合作中,不免有点拘谨。一招一式,尽职尽责,或许这是因为她一上来,就要面对柴可夫斯基的这首颇具份量的“大幻想曲”的缘故吧。这既是对老柴作品的敬畏,也是对乐队和观众的重视吧。

对柴可夫斯基这首“幻想曲”我也是充满敬畏。就像听他的其它交响曲一样,当然除了敬畏还有发自内心的喜欢。21分钟的演奏,仔细体会老柴的良苦用心。这无疑是部含量厚实的大作品,以此用作开场定调,说明这场音乐会的份量不可低估。

第一部分一开始先由单簧管和大管奏出某种色彩,这让我感受到中世纪的那种圣咏特点,随之,一种沉闷压抑漫涨而来交响乐的演奏,总是在制造氛围方面体现出各声部间的合作优势,这种氛围愈强烈便愈能明确地传递出作曲家的用意:渲染强化那种古老的封建贵族时代的气氛,来自作曲家的伟大的批判精神。丰富的精神内涵如山泉渗透,柴可夫斯基在渲染气氛与捕捉个性化的旋律方面有着过人的天份,从中可以细品到他所精心雕造的音乐形象。尽管长笛首席马勇未出玚,但是张兵的表现依然不负所望。他与大师级的单簧管首席衣丞鸾凤相谐,开合有致,色彩柔和而明这是成熟的音色,融入弦乐,便给人一种真正的音色享受,似莎翁剧情中的恋人的窃窃私语

这首“大幻想曲”完成之后,接下来指挥的个性魅力逐渐释放开来,赢得众缘。

作为乐队副首席的郭帅,在张景婷未出场的情况下,力担重任。不久前他远赴欧洲,在罗马尼亚担纲独奏大受欢迎。能够拉独奏的首席都是好首席,但拉独奏与拉首席毕竟还是不同。这是第一次聆听郭帅的独奏,这首《爱的致意》又是听过许多遍的曲子,自然欣赏中会有挑剔。轻松自如唯美流畅,这些他都轻松完成,如果他能再往精致方面苛求一点,大胆突出一下个性的东西,效果会更佳。

上半场的手风琴独奏很有感染力。《遗忘》是皮亚左拉的名曲,很是流行。演奏家将其风格与特点表现得鲜明生动,妙趣横生。手风琴的特殊性与钢琴音色交融,与乐队的默契,此伏彼起间十分悦耳。此前,几乎闻所未闻的这位毕业于沈阳音乐学院的独奏家谭家亮,瞬间高耸起来。不能不赞叹:怪不得他曾十多次在国际国内手风琴赛事中获过大奖,怪不得他能得到法国著名流行手风琴大师弗雷德里克.德尚的赏识并收作门徒。只可惜没有听够他的演奏,应该再让他演奏一曲,更充分地展示其才华,也是对观众胃口的适量回敬。这不能不说是音乐会的一个遗憾。

到了下半场,音乐会更呈丰富多彩。小约翰.斯特劳斯的蝙蝠序曲是一首非常有名的乐曲,甚至可以说是极其流行的通俗名曲,这也是音乐会上经常被演奏的曲目。此曲集中体现约翰·施特劳斯音乐的特色,特别是第二乐章,圆舞曲节奏,欢快而有力的圆舞曲主题选自歌剧第二幕终场前舞蹈场面的配乐。毫无疑问深交乐队在演奏这首作品时,进入了最佳状态。我们也随之陷入了对美妙音乐的享受之中。

与美妙音色相伴的是男女声独唱,二重唱,唱的都是歌剧中的“情歌”。歌剧中的情爱不仅要用声音表达,还有肢体动作。男子牵动女子的手,也牵动了女子的心吗?《爱情圆舞曲》是选自雷哈尔的歌剧《风流寡妇》,可能由于此前听过洋歌唱家的“纯味儿”,此番对于作为压轴的节目有着更多的期许,然而,似乎没有达到应有的效果,感觉不过瘾。那首云南民歌《小河淌水》也乏善可陈。

相比之下,来自深圳艺术学校的陈丽安的女声独唱更受欢迎。此前听过她几次演出,都是与国内外的大名家在一起,没有充分感受到她的魅力,但这一次她等于一花独秀。她的两首都是多尼采蒂的,第二首选自歌剧《军中女郎》的 “人人都说”,由于她更放开一些,声音也更具感染力。她的演出服装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前后两次出场分别是深绿色和大红色的拖地长裙裾,无论站立还是款款移步,都有种臃容华美之感,如饱满的牡丹盛开怒放。不由想起柳永之名句:“簌簌轻裙妙尽尖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