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微风绿柳
微风绿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2,102
  • 关注人气:8,3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笔会]纪尘、林虹、冯昱作品研讨会

(2015-06-28 17:27:08)
标签:

微风绿柳

彭育彩

分类: 笔会活动
  由《南方文坛》举办的贺州作家群创作培训班
  ——暨瑶族作家纪尘、林虹、冯昱作品研讨会
  2015-06-24   新闻来源:广西文联网    作者:晓杨

[笔会]纪尘、林虹、冯昱作品研讨会
会场之一。
[笔会]纪尘、林虹、冯昱作品研讨会
广西文联副巡视员冯艺、贺州文联主席邱有源致辞。
广西理协副主席黄伟林作主题发言。
活动由《南方文坛》主编张燕玲主持。
[笔会]纪尘、林虹、冯昱作品研讨会
会场之二。
[笔会]纪尘、林虹、冯昱作品研讨会
会场之三。
[笔会]纪尘、林虹、冯昱作品研讨会
贺州瑶族青年作家林虹、冯昱在作品研讨会上。
[笔会]纪尘、林虹、冯昱作品研讨会
贺州市委宣传部长朱东(中)与代表合影。

  6月19日,由《南方文坛》杂志主办的“贺州作家群创作培训班暨瑶族作家纪尘、林虹、冯昱作品研讨会”在贺州市圆满结束。
  此次活动是《南方文坛》“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文艺实践,是将文艺理论和文艺批评送到基层的一项重要举措。《南方文坛》的文艺对子广西师范大学文学院“中国现当代文学学科”团队、以及自治区和贺州市的评论家、作家、文学创作骨干60余人参加了这次活动。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广西文联副巡视员冯艺,贺州市文联主席、广西曲艺家协会主席邱有源分别致辞,广西师大“中国现当代文学学科”带头人黄伟林教授做了主题发言,活动由《南方文坛》主编张燕玲主持。文艺评论家苏旅、刘铁群、肖晶、冯强等,作家汤松波、林虹、冯昱、钟欣等一一点评了贺州作家群作品,并表达了各自的文学观,会风自由活跃,率真对话交锋不断,贺州作家为能面对面地聆听专家的点评和授课,颇受启发和帮助。
  与会者重点对已在国内民族文学界有一定影响的贺州瑶族青年作家纪尘、林虹和冯昱的创作做了深入研讨,大家秉持专业精神,各自忠于自己的阅读体会,有好说好,有不足说不足,使会议充满着务实而清新的学风。不少发言者还对活动前研读研讨对象作品,会后在相关报刊发表评论的活动方式给与了高度肯定。
  冯艺副巡视员代表自治区文联对活动、以及贺州三位兄弟民族作家表示祝贺和期待。邱有源主席对活动在贺州举办表达了谢意,他还认为在浮躁时风下,与会的批评家们心存艺术良知、时代文艺理想,如此认真研读和点评贺州作家作品,深深为他们的责任意识和担当精神而感动,也体现了《南方文坛》对时代、对广西文艺事业有所创造、有所担当的专业精神。
  贺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副市长朱东看望了与会代表。会后,《文艺报》、《南方文坛》将推出名家的相关评论。

  贺州瑶族三作家创作谈(《文艺报》的浓缩版)
  民族·身份·创作(五)

  纪尘:

  2000年,在一次偶然亦是命定的机缘下,我开始了写作并持续多年。也正是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阅读和写作练习过程,我深切地领略到另一场奇特又隐秘的人生--那些印在纸张上无色无味的字体,通过艺术家们不同的组合排列,竟呈现出如此千姿百态精妙绝伦的世界,竟能那样淋漓有力地解读人类的命运!
  在我看来,能写出好作品和能分辨出好作品,都一样需要天分。我是有天分的,但绝非天才,所以我的写作在天分起作用的同时还得依赖身下的沃土,而这沃土便是多年来的阅读、行走、思考、体悟之集合。随着行走越多,随着对这世界不同文化和生活方式观测越多,我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也在不断拓展变化,作品也亦步亦趋。这些作品,就如发育迟缓的孩子,通过一点一点的模仿,一点一点的思量,一点一点的绝望再加一点一点的灵光突现,它们开始有了样子并被不同读者以不同方式解读:它们的美或丑,浅薄或深刻,有意义或虚无……但无论它们样子如何,在2015面前统统都只是过去的人生与经历,在这新的一年--这无论地理环境还是文化氛围都极为不同的一年,我希望无论在生活还是文学创作方面(它们其实一直紧密结合)都能有崭新而深刻的探索、发现和理解。

  林虹:

  十年文学梦。2004年冬天,我开始写第一个中篇小说《左岸右岸》,那时,我在市文联跟班学习,看了很多文学作品,萌发了当作家的念头。这些年,我利用业余时间,断断续续地写作,虽然写得慢,但从没放弃过。这些作品发表在《作家》《诗刊》《民族文学》等刊物,部分作品入选各种年度选本。2011年出版了小说集《清澈》、散文集《时光深处》。2013年,散文集《两片静默的叶子》入选广西作协主编的“广西少数民族新锐作家丛书”,并获得第五届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花山奖”。
  十年,出版3本书,这是我写作的一个总结,也是那些过去时光的一个印记,寄予我以一颗从容、安然之心,然后再出发。2014年,发表在《作家》的散文《江山交付的下午》,入选2015年第2期的《散文选刊》,并获得了2014年度华文最佳散文奖。当时觉得很意外,觉得获奖都是别人的事,才发现原来获奖其实离自己也很近,只要坚持,只要努力。十年,一粒种子发芽成长的时间,感谢阳光、雨露和土地。

  冯昱:

  从魔幻走向现实的瑶山。我是在森林出生并长大的。居住在山林里的瑶族人,自古相信万物有灵。我从小就生活在一种魔幻与现实并存的世界里。高山深水中,到处居住着神灵鬼怪。瑶山的世界,就是一部活生生的《百年孤独》。
  我最初的小说写作也就自然而然地带上了魔幻现实主义色彩。《栖息在树梢上的女娃》写成精的松树,写由芭蕉精幻化的青衣哥哥,写由于受父母歧视而身体变得轻如一朵云的小女孩果子。《拔草的女孩》则是幻象与现实交替,一如我母亲的生活,她生前就常常游走在幻象与现实之间。但瑶族其实又是一个很容易接受新事物的民族,这既是可喜的,同时也是可怕的。在接受新式教育和接受外来文化的同时,我们也逐渐忘记了本民族的传统文化和自己的信仰。随着原始森林遭受人为破坏和民族传统文化在现代化进程中的日渐式微,魔幻的瑶山在现实中已不复存在。我的小说,也和瑶山近半个世纪的历史一样,从魔幻走向了现实。今年在《民族文学》《飞天》《延河》发表的三个中篇,便是如此。

  张燕玲:从瑶乡出发(《文艺报》的浓缩版)

  瑶族源于古代的九黎、三苗,远在尧舜时代,瑶人被强人驱赶便开始了迁徙的历史,从中原出发,寻找青山,向着蛮荒,远离官府,一路前行,一路游耕。选择大山为陌生的驿站,开荒依翠构筑自己的家园。于是,千年的动荡,不断与自然挑战和谐之后,“南岭无山不有瑶”了,充满血泪与奋斗的历史,这个坚韧而乐生的族群的40多个支系,如今主要分布与活动在广西河池、贺州乃至十万大山等区域。走到哪里,就刀耕火种于哪里;走到哪里,就把族人的梦想镌刻到哪里,而梦想从来就离文学最近。比如在广西文坛被誉为“瑶王”的布努瑶作家蓝怀昌,一生喜爱大山,豪迈豪酒的他竟深情款款地采撷山野古老的歌谣,并将之融汇于现实生活,成就了瑶族长篇小说的开山之作《波努河》。蓝怀昌一如瑶族创世史诗《密洛陀》的牧羊人,赶着自己的精神羊群,沿着母亲河走向人类文明的大河。人类文明史从来就是如此这般记录河岸人家的美好生活,并生生不息。瑶族作家纪尘、林虹和冯昱也禀赋着瑶人的文脉,不约而同地偏居一偶,却向往远方;从瑶乡贺州出发,又都有着鲁迅文学院高研班学习后的脱胎换骨,近期他们的创作实绩不仅明显,也异于其他贺州籍作家,比如喜静的我就少了他们远行的天性和梦幻的灵气。
  纪尘是敢于游走冒险的一位瑶人,也是广西颇具艺术天性的女作家。十几年里,纪尘永远偏居一偶,哪怕身居闹市也远离人群,不断游走。似乎只听从远方呼唤的她巫气十足、灵勇逼人,一以贯之地不畏劳顿艰险,不畏不可知的下一秒,独自穿越欧亚大陆20余个国家与地区,以身心独行远方,最终牵手到她的金发王子。向西向西,脚落在夫君慕尼黑边上站满树木的农场,热爱自然的纪尘心满意足到《请闭上你的眼睛》,这便是她动人的当下描述,平凡而美丽。其赤子之心的写作,也从早期的《九月》《缺口》《美丽世界的孤儿》中那颗渴望幸福和温情的柔弱心灵,乘上颇具象征意义的骏《马》,挥就了她的远方--《爱与寂寞·俄罗斯·中东三国》。2012年《山花》杂志专栏展示了她自由的人生行走,去年《钟山》杂志推出了那富有东南亚风情的《蔗糖沙滩》,纪尘的精神之花始终自由而蓬勃地盛开着,灿烂而沉静。
  林虹也常常独自远行,瑶乡贺州昭平,不仅诉诸于笔端,更成了她远方的参照系。不同于纪尘的出世,林虹世事洞明,冰雪聪明于她的诗歌、散文和小说创作中,文集《两片静默的叶子》满是亦真亦幻的女性情感、庸常生活的无奈,以及在梦与现实夹缝中的挣扎与疼痛。直至去年,她获得“2014年度华文最佳散文奖”的《江山交付的下午》,不仅少了她以往略显单薄的唯美,而以真诚深切的写实精神、鲜活的生活细节,将家事与心事,仅以一个庸常的午后便在娓娓道来中,写出大动静。尤其关于前姐夫的淡然描述,独特优雅、内敛宽容,人性的柔美和
  幽微跃然纸上,直抵人心。于是,林虹便有了文学上的惊鸿一瞥。
  冯昱从瑶寨怀揣着传奇出发到了小城,小城的故事无法抹去大瑶乡的传奇,心灵羁绊生出的梦幻常常遭遇现实的冲突,亦真亦幻中,他渐渐成就着他魔幻而现实的瑶乡,一如马尔克斯说的:“对预兆和迷信的信仰和不计其数的‘神奇的’说法,存在于每天的生活中……现实生活远比我们想象的神奇得多。”于是,巫性横生的《长在树上的女孩》《生长在古树上的亚先》《还愿》《火笑了》等,一个个现代性冲击下的瑶乡巨变,使冯昱也从魔幻走向现实,并呈现出与“寻根文学”深层关联的小说气质。当然,冯昱的故事情节一个追赶一个,有时候在叙述上太实太满。但是,我还是有感于瑶族作家那如血液般潜行在作品里的原乡况味与远方意识,犹如民族的暗语,如此动人。
  从前辈蓝怀昌,到今天的光盘、红日,再到年轻的纪尘、林虹、冯昱。文学的河流漫上瑶乡两岸,他们沿着河走,纪尘、林虹、冯昱的潇贺古道,光盘的漓江,蓝怀昌和红日的布努河与红水河,山里小溪大川一同汇入珠江,流向南海乃至太平洋,流向远方。此时,他们依然身居偏僻(包括远居慕尼黑郊外的纪尘),却将文学理想与个性表达进行到底。因为一种偏僻的眼光和偏僻的表达就是一种孤绝和个性,比如蓝怀昌的豪迈,比如纪尘浪迹天涯的孤绝,他们从不同的偏僻流向理想的远方,既是地理的,也是心理的,更是文学意义的。每每想到这个如梦幻如磐石的族群,心中便响起这首不灭的瑶歌:“是谁种下满天的星子?是谁种下遍山的森林?”

  刘大先:书写远方的三种方式(《文艺报》的浓缩版)

  纪尘、冯昱、林虹都是广西贺州的瑶族作家,不过地域和族别背景并没有对他们的写作产生直接的影响。同为瑶族作家并没有带来地域与族群文化上的相似性,他们之间的联系和区别主要在于如何想象远方和本土的方式上。“远方”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文学书写中一个隐喻式的存在,它的地理特性在与自我、本地、故土、家乡的对位中具有了导向未知、神秘、异国风情、奇特历险的修辞意味,最终与后者所形成的日常生活、平庸模式形成了结构上的映照,而形成了浪漫与理想主义的象征。不过仅有这样的“远方”,无疑是片面的。一切都来源于视角的变换,对于“远方”而言,如果从其主观视角观察,它的日常生活与思想毫无特殊之处,“本地”才构成了它充满魅力的远方。“远方”总是不停地随着“自我”所处的位置而游移,只有打破二者之间两两相望的格局,竭力让远方与自我彼此进入,才能获得整体性的认知。
  纪尘喜欢独自背包旅行,迄今为止已行走经过亚欧大陆20余个国家和地区。她的远行带有1960年代“在路上”的肉体与精神流浪的遗迹,更近的来自于1980年代那种具有宏大求索意图的浪漫想象。在《西伯利亚的冬天死海的盐》这本游记的结尾,纪尘写道“:没人可能一次性走完、看完这个世界。去路虽被暂时阻截,但理想与爱,是永远年轻的。只要还肯仰望,心存信念,那消隐于黑处的自由与美,将如星空,永不破碎。”这是一种“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般的自我理想化。旅行是一种带有原型意味的文化行为,它与探索未知的成长密切相关,旅行者走向远方是突破自身阈限的一种行为。纪尘的游记就带有这种解放的自由人格意味,旅行从某种意义上起到了类似于朝圣式的灵魂净化功能。然而在现实的签证、过境等实际问题上却存在着诸多龃龉,这构成了旅行内在的分裂--精神的高蹈与现实的某些堪称龌龊滑稽的场景构成了鲜明的对比,比如一再遇到的性骚扰和旅行者本人对异文化的误解、当地人对旅行者的想象。尽管如此,她却在这种由身份变化而带来的误读中,获得了视角的灵活转换,即她在某些时刻可以以一种同情的、理解的方式换位思考。
  相较于纪尘的不停游走,冯昱则几乎没有离开过贺州。这种经历让他的写作带有一种原乡意味。冯昱书写的几乎都是现代性冲击下的山乡巨变。在他的作品里,乡村的自我在沦陷,而以城市作为代表的远方则是罪恶的渊薮、肮脏的象征和堕落的策源地。乡土已经失去活力,固守在乡村中毫无出路可言,留守儿童的困苦和死亡似乎说明了乡村未来的失落,是现实的溃败。而那些出走乡村、去往远方的人们同样遭受失败者的命运,其中女性的命运尤为触目惊心,她们的进城变成了跳进火坑的寓言。我们可以看到,乡土的沦陷在冯昱那里成了敲打城市的棍子,而对乡土共同体解体与失败的原因缺乏反思,也没有寻找出路的可能性。这种原乡式主观视角,强调外部世界带来的污染、玷污和丑恶,即便是古老神圣的传统也无法拯救这种现实的挫败感。一个从来没有去过远方的人,是没有故乡的人;而一个过于沉溺于自己的原居之地,对远方充满畏惧的人则是自恋的,表现为一种没有主体性的无能自我对远方本能性的拒斥。
  如果说纪尘是不停地让自我进入远方,冯昱是排斥远方进入自我,林虹则是让自我虚构了一个模拟的想象性远方。林虹的小说不直接涉及远方与家乡的主题,她大多书写的是对平凡庸常生活的不满,而逃逸到某个飞地之中做短暂的停歇。这个飞地可能是现实的某个超离日常的空间,也有可能仅仅只是一场白日梦境,构成了隐喻意义上的远方。她笔下的人物都沉浸在自我的内心之中,因而从本土到异地的空间上的移动并没有实质性地引发心灵上的迁徙。也就是说,人物的身体虽然移动了,但其实心思全然没有变化。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林虹呈现的是当代人普遍性的窘境,她小说中人物心灵是封闭的,他们即便有着逃离的冲动,却没有逃离的行动。她塑造的主人公有着强烈的同质性,男性形象单薄,充满了女性的想象,而女性都极富幻想力。她笔下的人物虽然可能已经人到中年,却总是蠢蠢欲动,然而吊诡的是,由于行动力的孱弱,他们最多只能逃离到某块飞地之中。这些主题相似的小说显示了关于另类生活的想象的乏力,它试图通过缺席的远方来补偿与遮蔽现实的种种不满,从而让分裂的欲望达到和谐。
  想象远方的不同方式,让纪尘、冯昱、林虹的写作呈现出迥异的风格,使得某种整一性的“瑶族性”观念成为不可能。但从另一个方面来看,他们却又具有相似的层面,在他们的作品中,远方与自我、日常与浪漫之间构筑起了二元式的结构性隐喻。这并非瑶族文学的个案,而是具有共性。在这个意义上来说,瑶族文学作为中国文学的一部分,折射的是中国多样性文化生态的一个侧面现场。他们的作品提示了某种远方和他者与我们既相同又差异的存在,敦促我们去思考如何在不平衡的多元之中寻求一种共和与互动。必须走出狭隘的自我,关心无穷远方无数人们的命运,哪怕是看起来最微不足道的部分也显示了整个时代与社会的动态。

中国作家协会公报
(2015年第3号)

  经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会议审议批准,2015年发展中国作家协会会员431人。现予公布。
                                                                                          中国作家协会
                                2015年7月31日

中国作家协会2015年新会员名单
(431人)

  北京13人  王早早(女)、吕峥、朱科敏、苏笑嫣(女,蒙古族)、李云龙、张骥良、金薇(金子,女,满族)、周庆荣、周敏(女)、郑桂兰(女,土家族)、贾爱军(女)、黄杨健(一草)、崔蔓莉(崔曼莉,女)
  天津2人  张伯苓、颜廷奎
  河北10人  齐宗弟、李琦(李婍,女)、苗艺、孟领利、贾志英(女)、徐广慧(女)、徐富敏、席立新、董连猛、霍志国
  山西11人  王文才、王宝国、许大雷、李心丽(女)、李朋霞(女)、汪洪(竹宴小生,女)、张玉(女)、陈克海(土家族)、岳占东、蒋淑芬(蒋殊,女)、解贞玲(女)
  内蒙古10人  布和必力格(蒙古族)、包德博信其木格(女,蒙古族)、刘桂林(柳苏)、刘晓欣、齐·恩和(蒙古族)、莫·哈斯苏都(蒙古族)、高荣堂、郭岩君、崔炜、策力格尔(蒙古族)
  辽宁11人  王文军、王正佳、冯忠臣(风萧萧)、刘抚兴、杨春风(沙与沫,女)、沙宪增、张立群、张志友(满族)、郭金龙、韩春燕(女)、程志勇(夜十三)
  吉林3人  王丽君(女)、李书文(女)、李松花(女)
  黑龙江17人  王立宪、王延才、王春伟(王子)、安平(安澜)、孙彦良、李林、李尊秀、邹积慧、汪衍振、张畅(女)、张育新、张喜、赵星龙(胜已)、胡世英、姜淑梅(女)、郭力(女)、康静文(寂小静,女)
  上海16人  丁法章、王若虚、王果、刘志荣、李丹梦(女)、杨逸明、何菲(女)、张书玉(府天,女)、金理、钱根霞(女)、徐培均、徐斌、黄平(满族)、曹伟明、管继平、管新生
  江苏26人  王垄、王辉(无罪)、左卫卫、冯光辉、巩孺萍(女)、朱宏梅(女)、汤成难(女)、汤祥龙、许强、李红梅(女)、李朝润、吴广川、何同彬、沈骊天、陈根 生、邵连秀(苏若兮,女)、范继平、胡继风、顾唤华(顾七兮,女)、徐震(天使奥斯卡)、梅静(木青,女)、曹文芳(女)、董晨鹏、储成建、曾一果、潘吉
  浙江22人  丁勤政、王贺文、朱吉荣、朱和风、李虎(天蚕土豆)、李建军、连中福、肖瑞峰、吴敏(但及)、张巧慧(女)、张纯汉、张林华、张敏华、张琼(张忌)、陆士虎、陈光、俞福达、施立松(女)、董利荣、储吉旺、臧军、潘志光
  安徽11人  方雨瑞、吴兰波、何世华、张诗群(女)、张殿权、陈治军、金从华、洪振秋、黄圣凤(女)、黄学红(夭夭,女)、黄晔
  福建9人  于燕青(女)、王永盛、王金煌、刘少雄、苏翔天、李治莹、林雯震(三米深)、钟红英(女,畲族)、蔡伟璇(女)
  江西11人  王彦山、叶青、任振华(夏言冰)、吴素贞(女)、张芸(女)、周亚鹰、周斌(金满)、郭玉芳(简心,女)、常年华、蔡勋、熊国太
  山东21人  王忠友、王威(女)、王焕琦、王韵(女)、王溱、卢戎(女)、白坤峰、任怀强、刘学刚、杨茂栋(苍城子)、张克奇、张栋、张黎艳(雨桦,女)、陈亮(叶萱,女)、陈亮、胡念邦、徐清源(飞天)、郭贵宗、董立涛(女)、解永敏、谭培战
  河南16人  王晓平(女)、牛文丽(女)、齐庆民、李山、李清晓、杨丽娟(女)、张艳庭、张晓芸(女)、张爱萍(萍子,女)、张景、陈宏伟、范子平、赵俊杰、黄陆军、戚富岗、楚天遂
  湖北9人  艾晶晶(匪我思存,女)、伍剑、全雪莲(女)、许玲琴(女)、郑保纯、郭海燕(女)、梁小琳(女)、舒辉波、谢伦国
  湖南20人  王仁才(土家族)、邓杰、刘萧(女,苗族)、刘维、江月卫(苗族)、许艳文(女)、阳剑、张天夫、张建安、张雄文、陈颉(土家族)、林目清、罗丹(女)、郑正辉、赵秋兰(兰心,女)、倪章荣、徐秋良、梁奕、游和平、潘绍东
  广东20人  王国梁、王哲珠(女)、韦驰(壮族)、冯娜(女,白族)、吕程、朱东锷、刘斌、孙良明、杜璞君、李松樟、张元章(唐不遇)、范英妍(女)、周云方、周草(女)、郭冰茹(女)、陶青林(苗族)、黄宇、黄惠波、慈琪(女)、廖群诗(丛林狼)
  广西7人  韦联成(壮族)、林虹(女,瑶族)、罗小凤(女)、赵先平(壮族)、赵亮、莫景春(毛南族)、黄芳(女,壮族)
  海南4人  王姹(女)、杜斌国、郑文秀(黎族)、黄卫(柳下挥)
  重庆3人  刘辰希、姚彬、游睿
  四川16人  汤中骥、李永才、杨宗鸿、邱秋、沈荣均、张德明、赵天秀、贾勇虎、徐肇焕、郭金梅(女)、唐瑞兵、敬洪军、童光辉、普光泉(彝族)、廖小琴(麦子,女)、熊莺(女)
  贵州4人  刘靖林、郑一帆、徐源、曹永
  云南9人  马瑞玲(马瑞翎,女,回族)、朱绍章、刘琼(女)、张伟锋(佤族)、张新祥(傣族)、武德忠、周明全、段爱松、曹先强(阿昌族)
  西藏2人  周韶西、索穷(索琼,藏族)
  陕西12人  丁晨、王卫民、王妹英(女)、邢小俊、李炳智、张炜炜(心中有清荷,女)、周金平(纳兰容若)、周继林(周吉灵)、高安侠(女)、高远、蒲力民、霍林楠
  甘肃8人  王维胜、云宏(孑与2)、申万仓、孙立本、杨天赋、赵兴高、路笛、魏建军
  青海5人  才让扎西(赤桑华,藏族)、龙日·明嘉(藏族)、刘大伟、斯琴夫(蒙古族)、道帷多吉(藏族)
  宁夏3人  刘汉斌、李壮萍(女)、杨富国
  新疆12人  马康健(回族)、毛玉山、巴音巴图(蒙古族)、艾尼瓦尔·吾守尔(维吾尔族)、叶鲁拜·阿布里哈森(哈萨克族)、伊力哈尔江·沙迪克(维吾尔族)、何英(女)、张新生、阿巴斯·莫尼牙孜(维吾尔族)、杰恩斯·热思汉(哈萨克族)、高天龙、黄适远
  兵团1人  魏红花(女)
  延边3人  李玉花(女,朝鲜族)、郑虎元(朝鲜族)、崔东日(朝鲜族)
  解放军7人  王昆、田霞(女)、刘跃清、李钢林、张桂柏、陈升(女)、姜念光
  石油3人  王勇男、罗基础、金海龙
  铁路3人  石玉林、杨天祥、陈茂慧(女)
  煤矿5人  吕秀芳(女)、刘亮、李大维、李光蕊(女)、张开平
  国土2人  刘能英(女)、梁守德
  电力3人  吉建芳(女)、姜鸿琦(满族)、徐祖永
  冶金1人  钟钢
  水利1人  伍梅(女)
  石化1人  尚长文
  化工1人  叶建华
  公安9人  王晓艳(青蓝格格,女)、牛筱刚、邓醒群、李国强、李晓平(女)、吴何岷(女)、张弛、陈益、徐国志(满族)
  金融5人  田秋平、付颀、任光中、刘广云(蒙古族)、张奎
  中直41人  马建辉、王志祥、王国平、王颖(女)、王璇(女)、王燕琦、石岳文(回族)、包建民、邢春(女)、朱义(满族)、任宝茹(女)、刘大先、刘代福(刘年)、 刘远江、刘涛、刘德濒、严诗喆(女)、苏润娟(女)、杜荣、李宏伟、吴颖丽(女,达斡尔族)、张作民、张健(苗族)、陈艳敏(女)、陈涛、邵璞、林凯旋 (女)、侯玮红(女)、饶曙光(土家族)、索亚斌、徐文秀、高小立(女,回族)、高旋(女)、黄皓(女)、常青(女)、彭玉冰(女)、鲁强、普日科(藏 族)、曾松亭、管斌、魏雅君(女)
  香港1人  李大洲
  澳门1人  林玉凤(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