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微风绿柳
微风绿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2,102
  • 关注人气:8,3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我手写我心(创作谈)

(2010-08-09 09:20:20)
标签:

微风绿柳

彭育彩

分类: 原创作品


  我手写我心
  文/彭育彩
  
  我觉得,语言,不管是口头语言还是书面语言,都是交流的工具。人们使用语言,纯粹是表达思想的需要。用书面语言(文字)进行文学创作,根本目的也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试问,作者为什么会产生创作的愿望和冲动?归根结底,是因为作者有话憋在心里难受,这些话如鲠在喉,不吐不快。所以,我的创作,大都是我手写我心,记录日常生活中那些触动自己心灵的人和事,在文字中享受表达的快乐。
  例如我写《追踪》(发2008年第4期《三月三》),题材来源于我到北海的一次旅游。那年,我和丈夫新婚,到北海度假。丈夫下海游泳,我因为害羞,不敢在公众场合穿游泳衣见人,所以没有跟着去。为了打发时间,我便在海滩上看风景。黄昏,渔船归来,渔民清舱,孤陋寡闻的我,因为好奇,误捡了渔民丢弃的毒藻,被渔民看见了,好心的渔民很着急,他大声地叫我扔掉毒藻,可我根本就听不懂渔民那些叽里呱啦的方言,加上他又长得一脸土匪相,所以我就误会了他,以为他是想对我图谋不轨。被误会的渔民,并没有对我置之不理,而是以德报怨,不舍不弃地追踪我,直到追上我,让我把毒藻扔掉为止。这个渔民,和我素昧平生,在被我误会的情况下,他完全可以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不再搭理我,可善良的渔民并没有这样做,他关心、紧张我,就像关心、紧张自己的一个亲人,因为渔民的善良,我幸运逃脱了一场劫难,免受了皮肤瘙痒糜烂之苦,这让我深受感动,于是,为了表达对渔民的感激之情,就有了小小说《追踪》。
  写《三八五十六》(发2008年941期《古今故事报》),缘于一次与同事去市场上买鸡的事。那天,因是本地人过节,市场很热闹,很拥挤,买鸡的人特别多。有位男同事见卖鸡的老大娘给鸡过称时手忙脚乱,便欺负老大娘记忆力不好,将鸡的重量少报了半斤。看老大娘的上衣、裤子,穿得几乎褪尽了原色也舍不得换新的,谁都知道她家的生活并不富裕。我们几个同事过意不去,都批评这位男同事缺心眼,说他连这样的老人也骗,实在没良心,可他却一点也不脸红。当时我就想,若有机会,一定要写篇文章来讽刺讽刺像他这样的人,于是,《三八五十六》就在我脑中渐渐成型了。
  写《橘子的味道》(发2008年第3期《三月三》),是因为有感于“贫穷生盗贼”。当时,我们贺州出了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有个村的村民,见公路上发生了车祸,就趁机哄抢出事车辆上的货物。市民对这件事议论纷纷,多数人都骂哄抢货物的这些村民没道德,没素质,丢了贺州人的脸。我在市场上,偶然听到一个刚从加拿大回来的老伯的议论,很受触动。这位老伯说,加拿大的人,日子是很好过的。年满18岁的人,只要没有工作,都可以领国家的救济金。靠救济金,不仅可以过上普通人的温饱生活,每年还能有条件出国旅游两次。那里的人之所以乐意工作,目的是为了能过上更好的生活。因为人们不愁吃穿,所以,加拿大人很少去偷盗抢劫他人的财物。无论白天还是晚上,家家户户都很少关门,人们根本不用担心盗贼入户行窃。这位老伯的话,有没有吹牛的成分,因我没有去过加拿大,无法考证,但却给了我这样的启示:人们生活富裕了,偷盗抢劫的事件就会大大减少。人们的高素质,是以温饱无忧为前提条件的。联想到大街小巷里那些到处流串、短斤少两的“奸商”、“刁民”,我心里在想,他们如此狡猾,或许也是生活所迫无可奈何的吧?人穷志短,因穷出鬼,要根治他们身上的恶习,光会埋怨他们素质低是毫无用处的,如何帮助他们走出困境,去除穷根,才是硬道理。这样,《橘子的味道》这篇发人深省的文章就问世了。
  写《不要嘲笑他》(发2009年第3期《小说月刊》),则是缘于教师们的一次教学研讨会。现在的乡镇中小学,明里都高呼提倡素质教育,暗里还是狠抓升学率不敢放松的。说到底,没有升学率,什么素质不素质的,对学校、领导、教师来说,都是等于零。教师为了在统考中取得好成绩,可以说是不择手段。在那次教学研讨会上,会议主持人讲了一个近乎笑话的真人真事,说是有个小学老师,为了保证学生在考试时不出差错,该教师教学生用“爱”这个词造句时,将答案统一为“我们爱妈妈”,并反复叮嘱学生,只能“爱妈妈”,不许“爱爸爸”,这样的教学,明显是误人子弟,令人气愤。由此我联想到我们教师在教学中种种压制学生发散思维的案例,心里觉得越来越不是滋味。教师们这种为了分数而忽视学生发散思维能力培养的错误做法,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我想表达我的这种教育观,小小说《不要嘲笑他》就在我的郁闷中完稿了。
  我的《画眉》和《迷雾》这两篇小小说,其实是姐妹篇,都体现了我对现实生活中各色人等的人性的思考。在现实生活中,每当我看到妙龄少女委身大款老头,或小职员面对给自己戴绿帽的上司还一脸讨好的模样时,我就会想,他们为什么要这样?他们是心甘情愿的吗?通过观察生活,我发现,人都是有尊严的,在金钱、权势的诱惑下,人都会有本能的动摇。不同的是,有些人最终是尊严、理智占了上风,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如《迷雾》中的云儿。而有些人呢,则在金钱、权势的诱惑下,迷失了自己,做出了错误的选择,如《画眉》中的“我”。不管怎么样,人们骨子里头都是不甘心成为金钱、权势的奴隶的。潜意识里,他们都会有思想上的激烈斗争、奋力挣扎。《迷雾》中的云儿是这样,(5万元人民币,这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啊!云儿把这沓钞票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画眉》中的“我”也是这样。(我的右手,蠢蠢欲动地想扬起来。然而,最后,却只能五指并拢,团成了一个拳头。)《迷雾》中的云儿通过自身的努力,以及政府和亲人的帮助,走出了困境,赢得了尊严。《画眉》中的“我”虽然没有云儿那么幸运,但是,为了找回一个男人的自尊,他也勇敢地进行了抗争。“我”在明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的情况下,毅然摔死画眉,义无返顾地走出了董事长“馈赠”的那套别墅。(我捏捏自己的皮夹子,没有多说什么。)大概,这就是我的作品中所要揭示的人性吧?作为一个普通作者,我就是这样,我手写我心,生活中有什么社会现象触动了我,我就用文字将我的思考反馈给读者,在文字中享受表达的快乐。其他作品如《鸡肉菌》《赢了500块钱》《路灯》《表叔之死》《花事》《夕阳》等,无不如此,在这里不再一一赘述。
  我向来崇尚快乐写作,也一直坚持快乐写作。可是,一些作者,却觉得写作是一件苦差使,我很不理解。能用文字编织自己的理想之梦,抒发自己对美好事物的热爱,对丑恶现象的痛恨,天马行空,随心所欲,不亦乐乎?一些作者的“苦”,也许是由作品发表无门带来的吧?作为作者,我觉得不必太看重发表。作品写出来了,不发表,不会损失什么,等闲视之。如果能发表,那就是意外的收获。如此看待作品的发与不发,才能够气定神闲,享受写作的乐趣。不过,我始终觉得,只要作者用心去写,写出来的文字能触动人的灵魂,那么,这样的文字肯定会有它的可取之处。暂时没有发表,只是因为它还没有遇到那个能与它产生共鸣的、赏识它的编辑,作者要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待、寻找。从不少作者的创作经历来看,有些作品,很多小报小刊根本就看不上眼的,结果却能荣登大刊名刊。所以,塞翁失马,安知非福?作为作者,完全没有必要因为一时的得失而妄自菲薄。开弓没有回头箭,走好自己的路要紧。有灵感时,我会继续写,继续徜徉在文字中,享受表达的快乐。

[原创]我手写我心(创作谈)

  彭育彩的通联:(542803)广西贺州市八步区莲塘一中。


  此作,姑且称之为创作谈。在广西小小说学会灵山荔枝笔会上,为完成沈祖连老师布置的发言任务,不得已而为之,肤浅得很。班门弄斧,贻笑大方,不妥之处,请各位文友多多批评,多多包涵!谢谢!中国作家网: http://www.chinawriter.com.cn/2011/2011-03-25/95561.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