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又一位真有学问的知识分子拂袖走了

(2017-12-22 08:06:04)
标签:

杂谈

今天上午,惊悉张忠培先生逝去。又一位真有学问的知识分子拂袖走了。作为知识一分子,不仅要有学问,更要有独立的思想,不被扭曲的风骨,所以,能被称谓的本就不多。

半月前,一个炎热的下午,我刚由王星引领去拜访过先生。王星的姥爷苏秉琦先生,是先生的老师,她是他膝下晚辈。

老先生住在城里拥挤的居民区,居民区拥挤的居民楼里。我当时感叹是,仅存的泰斗级学者,住的还是居民楼里低矮的老房子,书房里堆满书而难有立足余地。国家富裕了吗?国家强大了吗?偌大一个国家,还余多少这等国宝级专家?他们奋斗到老年,却终还是没有宽敞的书房,因此,我们所谓尊崇学家,也就是嘴上说说的口号而已。

老先生正在吸氧。书桌旁有一台吸氧器,他让我把它关掉,但说话却明显气喘。我们又把它打开,于是他吸着氧与我们说话。他给我们泡茶,说是他家乡很好的绿茶。他谈兴很高,考虑他的身体,我要告辞,被他阻止,他喘着说:“我能谈两小时,没有问题。”

很难得是那天下午,老先生给我们上的一课。作为一个考古学家,他在考古研究的基础上对中国五千年历史的概括是——

青铜时代前,是神权与军权并重的神王之国形态;

进入青铜时后,发展出军权凌驾于神权之上的王国政权;

商晚期到周,步入多民族国家管理与统治形态;

东周至秦,确立为皇朝帝国政治体制;

辛亥革命后,走上了党治国家道路,党国政治体制。

老先生赠一册《玉魂国魂》于我,其中有他讲话,详细阐述了这个梳理。那天问及他研究课题,他兴致勃勃说,斝,一个斝,就可以解释三千年的文明史。斝乃酒器,我当时问他:青铜吗?他说,开始是陶。他说,已经综合了考古报告,我们当时充满了期待……

那个闷热的下午,在那个低矮的书房里,老先生整整给我们上了两小时的课。那个下午,我更懂了思想、学问、风骨三者之关系。大约是,学问培养出学者,足够的学问才能磨砺出足够独秀于林之思想。有了能独秀于林的思想,才能有自己傲立,不趋附时政的风骨。学问学问,学而问,无学问只能混混,当然要趋炎附势,基础都没有,滥竽充数,又谈何主义,谈何风骨?

最后老先生送我们出门时,从书柜里拿出一条烟给王星。他说,我现在不抽烟了,给你吧。王星出门说:“他原来可是抽得凶的,一支接一支递烟。”没想到,仅半月,又少了一位可亲可敬的长者。

做一辈子学问,守一辈子磊落,视学问外为草芥。临终尚不知疲倦,耳不闻钟声,安待独立精神之光一直燃尽,别时悄悄再无牵挂。这才是求索、守持、弘扬知识一分子之一生,当为榜样。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