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先睹《北京法源寺》排演记

(2015-11-26 12:41:16)
标签:

文化

分类: 老友记

 先睹《北京法源寺》排演记

(排练场中的田沁鑫,她就用这样的眼光盯着演员,也盯着我)

 

 昨晚坐了一回导演助理席。

  前几日田沁鑫联系我,说想请我看看她的新戏《北京法源寺》。我告诉她,李敖的这个小说我并不喜欢。她却说,“我在小说基础上改动了不少,戊戌这段事情,学术界众说不一,做戏难度太大,还想你看看。”戊戌的专家是茅海建,我哪里敢说戊戌?但她这么一说,我推脱不了,倒也好奇:她能怎么改李敖的法源寺呢?把小说中康有为与佘云讨论历史烟云、梁启超谭嗣同讨论华严经的论理放大?

  进了排练场,坐在田沁鑫边上,有了新奇感:做了一回她的助理

  (田沁鑫在排练场,她就会这样盯着演员)

  事先想过她会另辟蹊径,却真没想到她会直面戊戌。因为直面戊戌太不容易——那么多专家热议,前前后后已经有那么多材料,那么多表现方法,要突破太难,也太容易让专家挑出毛病,吹毛求疵。但田沁鑫却就选这最具挑战性的直面,李敖的法源寺就只成为背景了。这倒也符合她的性格。我欣赏的也正是她这种抗压的创造力——她的作品,一定是她心志的重写。

  实话说,开场就把我镇了。在法源寺和尚们以排比句错落描述佛境佛心之后,直接便是李敖小说中佘云方丈的弟子普净与谭嗣同亡灵及出家小和尚异秉的对话。李敖的原著迅速便被甩开了。

我看完排演,专要了剧本读——

  普净:寺庙是个好道场,祈福、许愿,讨论鬼神、僧俗、出入、仕隐。

  谭嗣同:寺庙是个好道场,超度、忏悔,讨论生死、朝野、家国、君臣。

  普净:人我、是非、情理。

  谭嗣同:常变、去留、因果、经世济民。

  一下子就把谭嗣同之我执、法执与法源寺方丈宗教境界之差异表达了出来。这正是李敖小说中想表达而未能表达深入的部分啊。

  田沁鑫选择法源寺里方丈后人、再后人与六君子、康梁对话,完全打破了时空的束缚。谭、康、梁的人物基调一下子凸显出来,戊戌亦就放进了历史钩沉的叙述。她太令我意外,太令我叫好了。先睹《北京法源寺》排演记

(周杰扮演的光绪与方旭扮演的康有为)

  我没想到以田沁鑫的阅历,能写出那么精彩的一个康有为。那样的满腹经纶,那样的振振有词,那样的投机智敏,那样的一切为我实用。方旭演康有为,那种腔调,也确实把这个人物演活了。我关注田沁鑫,其实不仅因她所遇每一个经典,无论《生死场》,《青蛇》,还是这《法源寺》,都会脱胎换骨,给予焕然一新。而且因她对话剧之革新,各种现代表演方法的植入,中国传统戏剧表达氛围的植入,更难能可贵。可惜很多人是视而不见。田沁鑫的台词功夫是别具一格的,她善以幽默、俏皮、戏谑深化核心台词,更入木三分。这也改造了话剧台词的形态。在这部戏里,康有为的作派与台词就是典型。她真给了方旭一个好角色,让他成了老戏骨。

  这就是好编剧、好导演。

  方旭扮演的康有为与周杰扮演的光绪是在京剧锣鼓声中亮相的——

  光绪:我们见面一个时辰,你对外,却说了一生。

  康有为:这一个小时让中国历史有了意义!一个小时还是一个时辰?

  异秉:内务府有记载,一个时辰。一个时辰是两个小时。

  光绪:朕为你夜不能寐,就怕见面不对路。

  异秉:你不能这样看皇上,你只能看皇上的下巴颏。

  康有为:我的长相,让您失望了?

  光绪:你的颜值确实不高。

  康有为:您说我再能说。见到皇上总有一些紧张,人总会有一些人格缺陷。

  袁世凯的出场也魅力十足——

  袁世凯:他们忘了戊戌变法一个重要人物:我,袁世凯。

  康有为:小师父,有面粉吗?

  异秉:有拓片用的滑石粉。

  (康有为把滑石粉泼到袁世凯脸上)

  袁世凯:我就是以这么一副形象,粉墨登场的。

  异秉:你是个坏人。

  袁世凯:偏见!我是戊戌变法的重要人物之一。

  康有为:你是出卖变法重要人物,没有是之一。

  袁世凯:道德标准无法衡量政治棋局。

康有为:你玷污了中华道德之标准也。

袁世凯:我毕竟是中华历史上称过帝的人。

康有为:你是一个袁大头,是一块钱。

  这就是田沁鑫台词的魅力。先睹《北京法源寺》排演记

(贾一平扮演的谭嗣同与吴彼扮演的袁世凯)

  还当年每一个历史人物以复杂面目,这是历史剧的大使命。田沁鑫作为一个好导演,总能选准好演员,或者说是,她能挖掘出角色与演员之间的魅力。她选择奚美娟演慈禧,说实在,奚美娟平静地坐在那里,沧桑感地娓娓一开口,竟就感动了我。她开场开口是,我身后是一片惶惶然的大清版图大清!植桑、耕田、人民、炊烟,一个美好清明的园子。她是一个无奈的家长,不是一个威严的君主,奚美娟演得太好了。难得田沁鑫,居然从《曾纪泽日记》中找出了曾纪泽记载的慈禧问话方式中家长式的逻辑——不简单化于一个角色,是要花心血的。奚美娟在连排结束后有点感慨告诉我:剧本改了十二稿呢。先睹《北京法源寺》排演记

(奚美娟扮演慈禧,在戏中她不会这么笑)

  当然,田沁鑫不是毛海建,但她对戊戌人物所花的功夫还是令我佩服。她是这样来表现慈禧的思维的——

  皇帝,扶桑从东到西,要走多少日子?大清从东到西要走多少日子?扶桑人口多少?大清人口多少?扶桑有多少道、府、显、镇?大清有多少省份、区府、县镇?明治维新,是哪年光景?

  慈禧最后对自己的总结,写得也精彩——

  如果我是一个卓越的政治家,皇帝依然在紫禁城主政,六君子也不会人头落地,变法依旧进行。可我没有坐正大清朝皇帝的位置,刹那间我是一个伤心已极的母亲。我没有更高超的智慧,我对不起列祖列宗!

  我是三度垂帘听政,两次决定皇位继承人。我不坐这儿,难不成你们来!我大清王朝到底往哪走,不是我说了就算的,不管你心里有多火急火燎,也不能急手忙脚。大清朝的脚步,得走的稳稳当当,得有个悠闲自在的大国气象。这是祖宗传下来的规矩。你们说我亡了大清朝,那他们也太高看了我。如果说我昏庸无能,却统治了大清朝47年,那他们也太小瞧了他们自己。

  这就是精彩地将历史变成活剧。

这部戏中,周杰的光绪,贾一平的谭嗣同,都充满光彩,而田沁鑫将方旭塑造成老戏骨,另专门强调的黄小立演李鸿章,李永贵演李莲英,李文启演荣禄,马迎春演奕,以老戏骨托戏,效果也极好。黄小立是黄磊的父亲,原实验话剧院的好演员。先睹《北京法源寺》排演记

(四位老戏骨:黄小立的李鸿章、李永贵的李莲英,李文启的荣禄,马迎春的奕)

看完这个连排,我只感觉田沁鑫之不易。我想让她列出一个书单:为写这个剧本,究竟读了多少与戊戌相关的书?当然,作为朋友,更为她的才华而感温暖——能以这样挥洒自如的方式,在法源寺这么一个沧桑斑驳的框架里写戊戌,淋漓酣畅,气度十足。是正剧,用戏说的方式超越了悲剧,戏说绝不浅薄;又浓墨重彩,有现代包装的庄严感,马勒的音乐与邓丽君都可包装庄严。

真是一部好戏。

  能明显感觉田沁鑫在不断超越自己。其中的付出,只有她自己最体会吧。

  我真喜欢这部戏,等待着下周末它的首演。为它鼓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小雪时节
后一篇:关于“霾”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小雪时节
    后一篇 >关于“霾”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