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疏窗荫绿筠

(2015-05-16 09:58:51)
标签:

杂谈

分类: 读书随感

  喜欢“绿筠”这个词。“筠”是竹皮的美青丽质。《礼记·礼器》说,“其在人也,如竹箭之有筠也,如松柏之有心也。”再解释“竹肤之坚质,竹无心,其坚强在肤。”就累赘了。

  南朝梁江淹在他的《知己赋》中,写知己知彼,因此用“我筠心而松性,君金采而玉相。”也就是江淹,写《灵丘竹赋》时用了绿筠:“于是绿筠绕岫,翠篁绵岭,参差黛色,陆离绀影。上谧谧而留闲,下微微而停靖。”云无心以出岫,岫是有洞穴的山;风篁成韵,篁是竹丛。黛是暗青色,竹荫的色调;绀则是深青透红,光映竹隙了。谧谧是极静,李贺后来就用“谧谧厌夏光”了;“停靖”呢?靖是安定,风过微微,即刻便靖深。美丽的意境真在魏晋南北朝就用完了。

  唐诗中,绿筠就是窗外美景了。白居易说,“广砌罗红药,疏窗荫绿筠。”红药是芍药,阶下开满芍药,竹荫就遮了窗户。李商隐说,“自喜蜗牛舍,兼容燕子巢。绿筠遗粉箨,红药绽香苞。”箨是笋衣。柳宗元的“径转垂藤闲绿筠”也妙。

  宋词中,喜欢苏东坡用的“雨洗娟娟嫩叶光。风垂细细绿筠香。秀色乱侵书帙晚。帘卷。清阴微过酒尊凉。”帙是书盒、书衣。意境令人向往。欧阳修称新竹上有霜筠:“四月园林春去后,深深密幄阴初茂。折得花枝犹在手。香满袖。叶间梅子青如豆。  风雨时时添气候,成行新笋霜筠厚。题就送春诗几首。聊对酒。樱桃色照银盘溜。”正是当今初夏景象。“樱桃色照银盘溜”的“溜”用得太好了。今人哪有这样的想象力?

  姜夔写红梅遗红与新竹,则有庄严感了:“鸥去昔游非。遥怜花可可,梦依依。旧疑云杳断魂啼。相思血,都沁绿筠枝。”太美太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