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图雷克的《哥德堡变奏曲》

(2015-03-25 23:11:40)
标签:

音乐

分类: 音乐笔记

  图雷克的《哥德堡变奏曲》

 

  我以为,巴赫《哥德堡变奏曲》的演绎有三个里程碑:兰多夫斯卡、古尔德、图雷克。这三个人也都将毕生都奉献给了对巴赫演奏魅力的探求。兰多夫斯卡从20多岁就开始钻研羽管键琴与巴赫,活到80岁,完成了专著《巴赫及其演奏》。古尔德从13岁开始弹巴赫,虽然只活了50岁,但他似乎为巴赫而生,他把巴赫的对位弹得出神入化。图雷克也是从20多岁接触巴赫后,基本只沉湎于巴赫的世界,最后活到89岁,有专著《巴赫演奏指南》。

换个角度可以说,拥有了这三个人的唱片,就《哥德堡变奏曲》而言,他人就可忽略了(《平均律》则不同,因为还有埃德文·费舍尔与里赫特)。最多锦上添花,还可以有尼古拉耶娃或席夫再或佩拉西亚的录音。但他人真无法与这三个人比肩。

差别在于,很多人的巴赫是叙述或倾诉。你当然可以把“哥德堡”的主题看作感人的倾诉(因为收入此曲的曲集就是献给其妻子的),但30个变奏却是在此基础上积木般的不断升华。如果你以巴赫所创造的魔术来理解这些变奏,它们就变成变化无穷的趣味了。而只有体会到了这30个变奏中每组的关系,才可能有空间不断拓展的感觉。巴赫的音乐,因此也才叫建筑。

这三位,一位波兰人,一位加拿大人,一位美国人,我觉得是殊途同归——最终都意识到,只有深入了每一乐句的“语法”,才可能重现巴赫的建构美。遗憾是,古尔德突发脑溢血,离世过早,但他的“哥德堡”,从1955年到1981年,横跨了26年,留下了一句句钻研其“语法”的记录。图雷克的“哥德堡”则更清晰记录了她穷尽一生的寻寻觅觅。她的“哥德堡”录音从1947年到最终的199850多年共留下了8个录音——

1947年,这个早期版本我没听过,不知是否EMI版?

图雷克的《哥德堡变奏曲》

   1957
年,收入Philips 的二十世纪钢琴家系列,图雷克的第二集,这是图雷克自己选的,无疑她自己很看重这个版本;

1978年,Sony的羽管键琴演奏版;

1980年,不清楚这个录音是哪个公司的;

图雷克的《哥德堡变奏曲》

1988
年,Troy图雷克75岁生日,图雷克在家中版;

图雷克的《哥德堡变奏曲》

  1988
年,VAi版;

1995VAi版圣彼得堡现场录音,VAi版;

图雷克的《哥德堡变奏曲》

  1998
DG

8个录音中究竟应该选择哪一个?1947年、19781980年版我都没听过,在我听过的版本中,首先是1957年版,1957年版其实比1998年版的速度还要慢,弹了整整95分多钟,是图雷克技术最好时段,又是弹得最安静与朴实的。这也是图雷克自己选择的版本。然后才是1988年图雷克在家中版,或者是VAi版,这两个版本,我仔细对比过,每个变奏的演奏时间都完全相同,一共弹了7446,很可能就是同一录音。

研究一下从19571988,再到1998,她在这首“哥德堡”每一个变奏表达上的不同变化是很有意思事。

巴赫这30个变奏,都建立在主题的低音线上,以其32个音符为基础;每三首为一组,每组中有一个自由变奏,两个严格变奏;每组都是一个抒情性格,一个炫技性格,最后是一首卡农。所谓卡农是声部在音程距离上的彼此模仿,从第3变奏的同度卡农,到第27变奏的九度卡农,逐步递增。这30个变奏大多数都是32小节(A16+B16),只有第392130变奏篇幅只有其一半,16小节(A8+B8),第16变奏是一首法国序曲风格的前奏曲与赋格,篇幅是47小节(A16+B31)。这样一个结构,你可以将它看作数学,其实,数学就是逻辑。也因此,巴赫的演奏家必然被它的结构所迷而走向破解其逻辑的漫漫长路。

巴赫的音乐魅力除了技术能力(对位的表现需要技术支持),更重要就是通过轻重关系、连音关系、装饰音来表现其内在结构,也就是每一乐句间关系的“语法”。“哥德堡”主题是一首温文尔雅,可令人浮想联翩的萨拉班德舞曲,充满抒情气质。这个主题,图雷克的1957年版舒展地弹了606,弹得非常安静晶莹缓慢,如一池凝碧慢慢化解,令人回味无穷。但到了1988年版,速度加快到446了,98年版基本维持这个速度:443。这是为什么?也许图雷克感到606弹得过于凝重了,所以1988年版明显轻灵了,且更注重连音与装饰的效果。换一个角度,也不如57年版安静与朴实了。

仔细对比5788年版,30年之遥,每一个变奏的处理,图雷克都处理得更流畅,且更注意反复乐段触键的变化。其中第15与第25变奏的差别尤其明显,第15变奏是五度卡农,第25变奏是一首自由的幻想曲,显然是30个变奏中的两根支柱。57年版,图雷克弹第15变奏用了533,弹第25变奏用了746,到88年版篇幅缩短了一半,分别是223411。相比较,57年版音与音之间关系表达得多少有点朴拙,到88年版就连接处理得洒脱了。究竟哪一种处理为好?说实在,我个人更喜欢57年版,原因就在它更朴实安静。当然,从均衡的角度,尤其是第25变奏,将近8分钟的篇幅,也太突出了。

我注意到,到98年版,图雷克的第15变奏弹回了454,第25变奏弹回722,看来她对88年版的处理也是有检讨的——虽然轻盈,但经过太草率,精微处逐渐幽深的感觉就不充分了。但98年老太太毕竟已经高龄,不是当年的朴拙也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触键不再灵敏,伴音部分也显黯淡。那么1988年版她为什么选择了大多数钢琴家所选择的70多分钟的演奏完全曲的速度?也许当年对她1957年版的速度也有颇多微词吧,尤其是以古尔德为标准流行之时。

巴赫的音乐,弹好不易。其实任何演奏大约都有漂亮的演奏与朴实的演奏之区别,我自己喜欢古尔德,就以他为“漂亮的演奏”,那些灵敏的触键与对位天才的层次感,都漂亮极了。图雷克的1957年版,就属“朴实的演奏”,那样慢的速度,许多变奏可能并不招人喜欢——很多人都喜欢古尔德那样洒脱地经过。

再想想巴赫当年的演奏会选择怎样的速度?以我自己的联想,可能祈祷的感觉或冥想的感觉更接近当年空寂的烛光下的感觉。

再说一句,图雷克1957年真适合在这样的深夜相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龙抬头
后一篇:杏花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龙抬头
    后一篇 >杏花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