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春分节气

(2015-03-21 08:56:20)
标签:

杂谈

分类: 读书随感

今日春分。春分是一年中最美的节气。按说,春分与秋分都是寒暑平而昼夜均,最舒适的气候。但春分是暖意演漾,阳气氤氲,溶溶养花的天气,联结着繁春与一个盛夏;秋分则是金风袭袭,凄凉意重了,冷露无声湿桂花虽美,但它之后,却是萧瑟深秋与一个严冬。一种青葱与浅粉的基调,是青春韶华;另一种则是金黄饱满后冷峻的钢蓝、苍寒,韶华不为少年留,此时已经人不见、水东流了。

   春分是春半,令人想到最有名的句子是张若虚《春江花月夜》中的“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但其实此时即使南方,也还是袅袅垂柳风,吹过点点回塘雨,清明未至,还远未到烟雨落花时节。堕絮飞花,舞烟眠雨,那是阳春三月的惜春景象。二月春风似剪刀,春犹浅,青犹短,北方干渴还处处都是土黄,但阳光已经温热了。在温热的阳光逼迫下,那些枯燥了一冬的繁枝之上,已布满层层叠叠的红与烟气淋漓的白,淡烟粉紫参杂,春色于是处处燃烧起来。春水绿波,红蓼花夹,山晻霭,草蒙茸,到了一年中色调最绚烂的季节。喜欢黄庭坚简约的描写:“小桃灼灼柳鬖鬖,山泼黛,水挼蓝,翠相搀”,“天气更醺甜”。难有比他更简洁的概括,鬖鬖是发垂之美。

春分的分由此是早寒与温暖的分界。春分之前,杨柳风虽已青绿,却仍带着寒意;鸽哨声散落的空中还显寂寥;塘中虽已蒲芽参差,縠纹却仍是淡青色,东风无力,欲皱还休。到了春分,杨柳风就换成了桃李风,草色带朝雨,卷帘花万重,那温风似乎都被染成了红粉色,淡粉飘处,杏花烟迷,桃花雾浓,红深红浅之间,春色烘衣暖了。春色满园关不住,乱分春色到人家,这春色,杜甫是称“无赖”的。老杜不是风情中人,他吟道:“眼见客愁愁不醒,无赖春色到江亭。即遣花开深造次,便觉莺语太丁宁。”

间关莺语花间滑,流莺是春分的使者。与它争鸣的是黄鹂,春燕只是呢喃,而百舌饶舌,是为和声。应该是黄鹂展啭早于流莺间关,是黄鹂唤来流莺——黄鹂何处故飞来,点破野云白。两个黄鹂鸣翠柳,日长飞絮轻了。而流莺啼慰,则声声都是恳切,在它的恳切声中,衔泥的燕子就归家了。燕子归来深院悄,杨柳行间燕子轻,彻底苏醒的大地就散发出酥泥的芳香了。百舌饶舌,是专唤“海棠睡”的:“绿杨堤,青草渡,花片水流去。百舌声中,唤起海棠睡。”这是辛弃疾词。莺莺燕燕,摇荡着醉人花气,孕育着睏人天气,塑造出春光懒。

花露重,草烟低,青梅如豆柳如眉,人家帘幕垂。因春暄而春睏,因春睏而春慵,日高春睡,唤起懒装束,本质是因为此时阳春气息浓厚,所谓春女感阳气而思男,秋士感阴气而思女,春分对应花朝,秋分对应月夕,春思因此成为此时动人的主题。张若虚《春江花月夜》中的名句“月照花林皆似霰”,其实出自梁元帝萧绎的“昆明夜月光如练,上林朝花色如霰”,而这首诗的下句“花朝月夜动春心,谁忍相思不相见?”则成了不仅张若虚,而且之后无数雅士描写的摹本。这些摹本多数俗,相比较晏几道这首《南乡子》就显得雅气:“渌水带青潮。水上朱阑小渡桥。桥上女儿双笑靥,倚着阑干弄柳条,月夜落花朝。减字偷声按玉箫。柳外行人回首处,迢迢。若比银河路更遥。”减字是为寻新声,含蓄,更牵人心。

春思无托,世情如絮,此时寻春,最美意境必在王维的“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万木皆睡,百花皆寂,月隙林稀,空影婆娑,鸟惊涧鸣皆如鸣玉。这是花朝月夜的另一种美。而夜静之前最好的意境,我以为是史达祖的“烟梢月树,一涓春水点黄昏。”一切皆暗,仅一涓春水点亮着黄昏,它的下句是,“便没顿,相思处”。

这样的清寂与阳光里的人面桃花、繁花似锦形成了极好的对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