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家的树

(2015-03-12 07:55:41)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碎

 

今天是植树节,又到一年一度的植树时节。每年此时,勾起的都是有关树的感伤了。

当初选择舍弃城中的居所,到郊区生活,就为梦想中有一个自己的院子。选址时,吸引我的首先是树。按开发商的承诺,这个小区里会有一条栽满各种美树的花街,我家院外就是一片红枫林。当然,等到最终交房时候,红枫肯定是没有的,那块地上栽的是几棵小小的桃树。每家倒是送一棵树栽在院里,是榆树。

那就自己种。种什么呢?丁香是我自己想好的,我向往满院的丁香雪。院中的紫藤架也是不能少的,“密叶隐歌鸟,香风留美人”太美了。其它呢?杏花桃花,过雨小桃红未透,雨余芳草斜阳,杏花零落燕泥香,这都是诱人的场景。再其它?向当时在周刊写专栏的清华学建筑的林鹤请教。她说,西府海棠,花开自有晚唐景象;合欢树,“上舞双栖鸟,中秀合欢枝”,开花红茸茸一片。当然还有“紫薇花对紫微郎”的紫薇花,院篱她建议用木槿,槿艳繁花满树红。

于是,小小的院子,哪一种都不能少。

我跟太太说,正是初春栽树季节,我们先栽树后装修吧。于是就到处去找树。在苗圃找到一棵本来静候在墙角,开一树繁花的大丁香,硬是租了起重机,把它移进了院。却不知移大树难活,残春过后,到五月北京漫天黄土风尘,眼见这棵树上的嫩叶就开始一点点焦枯。以为是简单的缺水,给它狠灌了一次水,却开始慢慢掉叶了。望着它日益憔悴,心情也就随之焦虑,专跑去请教专家,终也无计可施,未能挽救它其实本已经很苍老的生命。第二年开春祈祷它能发出新芽,奇迹却未能发生。现在的这棵丁香是第二年补移的。其实,一棵树从他处移此处,要在此处扎下根是多么地不易。我眼看它第一年一直是蔫蔫稀疏的叶,第二年终于开出了稀稀孤寂的花,到第三年花多些却仍忧郁着,第四年才好像真正骄傲地成为了我家的成员,繁茂欢快成了香雪海,那花香就淹了四邻。

栽种的木槿与紫薇倒是当年就开了花。但以槿花为篱,其实只是一种浪漫想象。当它们密集在一起,密不透风时,就成了滋生蚊虫之地,一到夜幕降临,蚊子便一团团从中飞出。此时再问林鹤,她笑说,夏天走过槿丛,蚊子一丛丛倒是真的。槿花其实是需要孤傲地独立,在浴满阳光中才开出好花的,而我家的阳面给了西府海棠、石榴与紫薇,再加上一个紫藤架,西墙下的槿篱自然就叶密花少,更患虫害。于是,拔去槿篱就成为第一次对院落布局的检讨。槿篱换成铁栅后,通风了,透亮了,绿篱紫花当然也就没有了。她令我想起儿时爬在老宅院墙上的那枝老蔷薇,她花开时,探出满墙粉红,走进小巷的人就都会被它所感染,在巷里来往人注目中,攀上梯子剪花就成为特荣耀事。但花开毕竟短暂,花谢后总是虫害泛滥,母亲就每年都将它剪秃。到后来,它就不开花了,只剩下了一截待人拔去的老藤。

——浪漫其实是要代价的。

院里随我们搬迁移种的树,我最心疼还是那棵紫薇。我家最早在苗圃买的那棵紫薇是粉色,此花灿烂于盛夏酷暑,花能持续百日,因此而称“百日红”,阳光越炽热开花愈盛。树干又怕痒,只要摸了她,满树都会颤抖,因此也叫“痒痒花”。这棵紫薇到我家院里,每年都似拼着命在争一树的繁荣,每到盛夏便淡粉如帐,暴雨肆虐过后,青砖地上就落红似苔,让人生出众多的怜悯。开花的树,除了丁香,几乎每一种都会因花而招虫害。我家紫薇,有一年因虫害,筋疲力尽花过之后,枝干就开始染黑,到开春整个似蜡制的树干都变黑,以为它捱不过去了,没想到,将树冠全部剪尽,在光秃秃树干上施药后,入夏她竟能重新枝叶繁茂,开满款款之花。

当时却真不知这棵树其实是以这一树最灿烂的花来向我们告别的。那年夏天,她开成燃烧一般,比哪年都盛。可怜是,入冬前,树叶还未掉完,老天就无情地下了第一场雪,被冰雪裹了满树。而我们竟不知给她保暖,待第二年开春,刚萌芽又下雪冰冻,雪上加霜,我们眼见如此残酷而无计可施。那一年被冻死的,除了这棵紫薇,还有石榴,那棵石榴树本来是每年都结很大很大的石榴的。

——每一棵树只要是移种到你家里,其实是都需要呵护的,呵护不到,她们就早夭了。

现在我家长得最好的树,除了丁香,就是合欢、桃树、紫藤与西府海棠了。杏树本也有一棵,委屈在墙角,得不到阳光,早春虽也开满娇羞的花朵,但虫害太多,是最早移走的。西府海棠原来种了四棵,太密,移走两棵,枝条才在风光中摇曳开来。这才使我们意识到,每棵树都需要自己的成长空间。

紫藤本也是紫藤架两头一边一棵,结果发现,移走了一棵也还必须不断修剪才能健康地,紫盈盈挂满满架。紫藤花的清香是最含情脉脉的。

这些树里,最省事是丁香,因为她不招虫子,其他树,一旦花开,就变成虫儿狂欢之地。桃树上是腻虫,合欢花开则会掉粘液,地上会粘粘地一层,招来苍蝇。想我家植树之失败,很大原因是不顾及每棵树对阳光、清风的需求——植树时候,意识不到,栽一棵树就移植了一个生命;意识不到,对每一个生命都要负责的,就像养宠物一样。

认真检讨,我家适合于让树健康生长的朝阳、通风的空间其实并不多。而当时布局时,只想到观赏之好,竟在西墙边种了桃、杏,又一气种了四棵合欢。杏移走了,桃靠近紫藤架,只能与紫藤争侧光与侧风。合欢则只能加速生长,长到高到屋顶才能去够那阳光,她们艰难地长,盛夏里竟也能开满层层叠叠的花,感染所有在花街上来往的人。但她们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近了,枝叶层层交集,彼此争阳光清风,虫害越演越烈。最终没办法,只能割舍其中的两棵。可她们已经长成了大树,无法移走了,于是只能将她们踞断,留 一米高的一个树桩,丢卒保车,保其余两棵的健康。合欢树的生命力是顽强的,踞断的树桩上第二年开春就发芽成枝,枝成了展开的伞状,现在成了两个“盆景”。我知道开花是不易的,那就观叶。 

造成这种种后果,其实真都是在植树时自己的草率所致。如果意识到了每棵树都有自己的尊严,都有自己生长的需求;认识到她们都是生命体,她们的生命可能会远远超过我们的生命,她们会成为我们的历史的见证的,大约就不会有这样的代价了。

当然,现在意识到并不晚,无论哪一种树,只要她们已经落户到了我家院里,那就已经成为了我家的成员。现在我知道了:美丽的树只有成为被呵护的生命后,认真为她们剪枝,施肥,浇水,保暖,才能健康快乐地以一年年的好花与一年年的枝繁叶茂回报我们。一个更重要认知是,我们真需要以尊重为前提,首先是看自己有没有条件养好她们,然后是通过自己的付出,真的认真、身体力行地去呵护一个个生命,通过这一个个生命而去营造一块块的生态。——有了健康、骄傲的树,就会有越来越多在绿叶间歌唱的鸟。如果每人都能有意识呵护好自己能呵护好的那一块生态,大的生态体系大约才会有希望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条风布暖
后一篇:迎春腌笃鲜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条风布暖
    后一篇 >迎春腌笃鲜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