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闲说惊蛰

(2015-03-06 07:58:06)
标签:

杂谈

分类: 读书随感

惊蛰的蛰是藏,“虫土闭而蛰,鱼渊潜而处藏”,藏是为“存身”,藏是静,所以,《说文》解释“蛰”是藏,《尔雅》解释“蛰”是静。我更喜欢冬蛰安静的说法。

那么,蛰字为何是执与虫的组合?这个执包含两层意思:第一层,天地关系而言,是拘系,这就是马王堆帛书中“正名修刑,执虫不出”的意思。另一层,生物自身而言,是守持,守持才能护生、存生,这也是生存之本。所以,守持的概念对于生命而言非常重要。我喜欢《中庸》中这个说法:“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没有执着,精诚何有?

这样来理解“蛰”字才有意思。

以干支纪年,古人称岁在辰为“执徐”。这个“执徐”其实也是对“惊蛰”的解释——执为蛰,徐为舒,舒是蛰物皆敷舒而出。古人是一直注意天地关系的,这个“敷舒”的“敷”是施予,在被大自然施予的前提下舒展。东风吹来,大地解冻,春雨如膏,都是施予。这样来理解“启蛰”或“惊蛰”,又有意思了。

其实,《夏小正》中,本来就叫“启蛰”,《夏小正》说“正月启蛰”。“启蛰”作为节气,本在雨水之前,到汉代才改在雨水之后,变成二月的节气了。我觉得“启蛰”比“惊蛰”好,一是因为春乃青鸟司启,二是因为“启”字更能表达“敷舒”的意思。

汉代改“启蛰”为“惊蛰”,将其挪至雨水节气之后,惊蛰变成农历二月节(今年特殊,因闰月的关系,它还在正月),一是调节了物候关系,进入仲春,经过孟春之酝酿,莺飞草长,仲春进入竞春期,万木葱笼,桃杏争华。到清明三月节,就到了暮春、伤春时节了。二是整理了时令与天文、《周易》的关系,改自然的“启蛰”为以春雷“惊蛰”,是将《周易》中的解卦与震卦对时令作了解读。解卦是“天地解而雷电作”,天与地、与万物的关系改变了——天以雷霆苏蛰气,正月不可能有春雷发生。将雷震与解蛰联系在一起,是将《周易》与时节认识作了重要的嫁接。天以雷霆苏蛰气,不是“蛰物皆敷舒而出”中在风雨施予中那种温和的舒解、舒展了,天变成高踞之上,蛰要“惊”,“惊蛰”,有了一种威严。

《周易》解卦说:“天地解而雷电作”,雷雨作解,在天地人关系中,君子就要面对左右一切的天庭,“以赦过宥罪”了。震卦象传强调的也是,“君子以恐惧修省”,天地万物变成君臣关系,天高高在上了。

我想说的是,古人对天地人关系的认识论其实是经过儒家修正的,《周易》的面貌也因此而改变了,它原来的认识系统与后来被修正的认识系统是不同的。儒家将天居高临下后,就强调了天子的绝对权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元宵节
后一篇:条风布暖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元宵节
    后一篇 >条风布暖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