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过年的心气儿

(2015-02-17 17:29:28)
标签:

情感

分类: 人生杂感

  

   父母在时,过年的心气儿是父母营造的,你就像远飞的鸟儿,到了年末就到了归巢的时候。拎着大包小包回家,过年是家的牵系,是父母的牵系,父母弓着他们让辛劳压弯的老腰在那里招手。等父母走了,那个巢便空了,那根牵系的绳便断了。这时你才意识到,这过年的心气儿要你自己来营造了,你自己已经成了家的支柱。家的温馨其实都需要辛劳去营造的,这就是一根根辛劳衔来的草才搭起的温暖的巢。没有了繁琐的辛劳与彼此付出所构成的温暖,也就没有了家。没有家的人,徘徊在寂寞的灯影下寒冷的冬夜里,是可怜的。

   从小年起酝酿,到破五而结束,过年其实是为一年辛劳后营造的一个欢乐的结尾,不仅是对一年辛劳的犒赏,还有一年辛苦后如释重负,在所营造的欢乐中嘘出一口长气的感觉。这口气嘘出,就像树木,就又添了一圈年轮。现在是越来越多人选择远走天涯海角去辞旧迎新了——既然过年所有的吃平日都可以吃到,似乎最对得起一年辛苦之犒赏,最高的欢乐价值就是沉甸甸地投入一次激情洋溢的远游。越来越多人看重“我去过”那种将足迹插遍世界地图的优越感,渐渐就将每年对异国他乡拜访的累积当成最重要的人生履历财富了。但是,去加拿大赏冰雪,到马尔代夫深蓝处潜水,或者享有更浪漫大溪地媚人的阳光,即使住在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里,到除夕那一天,你还是会惦记在暖锅的热气中父母满眼都挤在一起的笑纹,惦记那些叮叮当当美妙碰撞在一起的亲人的酒杯,惦记午夜争先恐后迎新在突然间爆发成一片的震天动地的爆竹声—— 许多东西你走到哪里都挣脱不了的,除非你的心是麻木的。所以,无论在何处,惆怅心起的时候,你就会意识到:与亲人欢聚的日子才是最值得珍惜的。

   在我看,沉浸在阖家温馨中才不是漂浮的欢乐,因此,过年营造的阖家的心气儿才比一切都重要。过去,买香烛,买年画,剪窗花,贴门神,贴春联,挂灯笼,是以一种繁红对应暖景溶溶——在新糊的窗纸上贴窗花,点红烛而阖户辞岁,窗外是瑞雪纷纷,喜兆丰年。这意境远过今日。如今,令春兰吐舌,水仙凌波,将大小花瓶插上各色鲜花,在窗明几净中体会春色烘衣,则是也算另一种春暖溶溶了。

   辞旧迎新,精心筹备全家欢聚的那顿年夜饭是心意凝聚的焦点。当今很多人家确实已按照自己的能力,选择某家酒店提前订下了一桌,免除了自己的辛苦。但没有了一趟趟喜气洋洋的采买,没有了厨房灯光下弥漫的有些粘稠的蒸汽与煎炸油烟混杂的肉香鱼香笋干香,这顿饭就像是普通日子进了一次饭馆,没了情浓于水,亦就必然难有真味。在我看,年夜饭其实是以殷勤之心全心全意投入的那么一个过程——哪里的饭都没自家的饭香,就因为这种心意的投入:挑一只白条好鸡做白斩鸡,皮要鲜黄盈油,肉要嫩而不柴;挑一条满身乌青的好鱼,片雪白的鱼片糟溜,剔雪白的鱼茸汆成鱼圆,鱼段则爆足鲜汁;鲜虾剥出虾仁,藕孔塞进糯米,最后的暖锅要调配各种色调,焖年饭不忘撒进几颗黄豆;这一切都是精诚所为。再好的酒店,端上什么样的菜也不会有这样的心意传递。

   因此,深入一些或者矫情一些说,过年其实是这样一个庄严的仪式,一年年、一代代,就在这样温馨的庄严传递中以血脉相传。年夜饭后全家围坐,剥花生,嗑瓜子而茶话,到午夜孩子点好了灯笼,大人备好了爆竹,而那孩子原就是童年的我们。岁月荏苒,过去的我们与现在的我们就会一起融进迎新的烟花鞭炮齐放,叹岁月流逝。在持续爆竹声中,北方的饺子,南方的馄饨,嗤溜嗤溜,热气遮了泪眼,便又是一年。

   一年年过去了的,就不再回来,只会成为告别的怀念。人生其实就是在这样,一根根旧烛燃到了尽头,就有一根根新烛重新耀亮。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CD与黑胶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CD与黑胶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