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年祭祖的日子

(2015-02-12 07:05:54)
分类: 人生杂感

   小年祭祖的日子
    下乡后我第一次回家探亲与父亲,1970年

 

   腊月二十四了,父母还在的日子,每年这时已经回家了。

   在南方,腊月二十四起进入过年氛围,第一件事就是晚上祭祖。父亲改了祭祖的内容,变成请已经去世的亲人都回家过年。

   父亲在世时,最尽心于这仪式。他颤巍巍地认真摆好一个个碗盏、一双双筷子,先点上蜡烛,再点上六炷香,桌上香炉里插三炷,嘱咐小妹打开大门,另三炷插到大门口,然后一个个呼唤名字,请亲人们进屋入席。他们吃饭的时候,门是一直要大开着的。

   供桌的南向是香烛,烛影摇曳,香烟缭绕。桌上座位,正对香烛的是他和母亲的父母,我们的祖父、祖母、外公、外婆;桌子左边是他的哥嫂姐姐,我们的伯父伯母;母亲的弟弟,我们的舅舅;加上我哥哥,他的大儿子,挤得满满的。桌子右边则是宅祇,父亲说,他们是这个家的主人。故人都请来后,桌上先有水果干果,撤下后才开始一个个上菜。一共要上六道菜,先是红烧肉,然后是鱼,鸡,鸭,炒素,蔬菜,都是一碗碗热气腾腾。

   表面看,父亲脸上除了敬重,并不动感情。上菜后,他让我们每人都轮流往酒盅里斟酒,每人斟一点,千万注意别碰椅子,他说,让他们安心吃饭,这会惊动他们。我们斟酒,他就弓着腰默默在一旁站着。静静的灯光,照着静静的那些碗盏、筷子,我就想象那桌上的形象。那应该是父母年轻时一家团聚的情景,其中只有我哥哥一个小辈,他在1986年因车祸追嫂嫂而去,他应该是代表我们这一辈、代父亲伺候长辈的吧。

   母亲是从不参与这祭祀的,她吃完饭,早早就上了床。“人死了,就变成灰飞走了,不会再回来的。”她说。

   父亲则一脸虔诚地见到香快燃尽了就接上,待我们都斟完酒,就给每人都端上饭。最后是带我们鞠躬行礼,将每个椅子都稍稍挪动,以便他们可以起身离席。再在盆里燃上纸钱,然后将香炉里未燃尽的香插到门口,让他们带上钱,送他们出门。做完这一切,他才似乎如释重负。

   一年一度,这就是一种仪式。每年操办这仪式,应该都伴随着对过去时光的回顾。一个人,漫长地走过一辈子,曾经幸福的拥有,永久痛苦的失去,太多太多的岁月,大约都会在过年这一仪式中重现、重叠。活得长久,积累的感伤就多,积累的伤痛就多。

   这仪式是一种念想——相信亲人都会随时回来,相隔了时空,也会永远互相注视,会随时惦记、随时回来相聚。这相聚时候,仍然烛影摇红,满屋欢声笑语。小妹有时会说,她发现某双筷子动过了,有一次她还认真地说,她发现走油蹄膀真的少了一块。

  父母去世后,难得小妹每年还都在延续父亲当年这祭祀仪式。每年清明,父母的忌日,她都会精心地准备饭菜,祭奠父母。过小年时就请亲人们都回家。她告诉我,现在香烛对面坐着的是父母,但舅舅、哥嫂、姐夫,人太多了,筷子与酒杯都摆不下了,她就按父亲告诉她的,拿一个大碗,碗里放酒杯,让不断的斟酒满到碗里,边上放一大把筷子。

  这个仪式联系着过去的那个大家,是不断延续的传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