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病房里的人生课(上)

(2015-01-25 09:25:40)
标签:

杂谈

分类: 人生杂感

   眼科大约是最干净,最安静,也是周转最快的病房。

   第一次入院,我的病房是三人间。挨着我的是长我几岁,黑龙江望奎的老王,他开口便是“嗯哪”,令我感觉亲切。他吃糖尿病餐,老说医院里饭“啥味没有”。我问他退休前做什么?他说在企业。我问他什么企业呢?“屠夫。”他转过脸,“看我像屠夫不?”

   老王是高血压、糖尿病导致视网膜出了问题,手术后只能头朝下趴着。换个姿势,就只能屁股撅着,头顶在被子上。一个姿势坚持不了多久。他老儿子从长沙赶来,他趁儿子不注意,就把脑袋侧过来了。儿子就说,“爸,你看你,医生让趴着你就老不趴着。你要是听医生的,身体也不会变成这样。”老王就说,“人这一辈子,真是啥罪都得遭,就歇一会,歇一会。”做视网膜手术后难受无疑,我第二次入院,对门山西长治的病友,先是脑门顶着一卷手纸趴着,后来跪在沙发上,头抵着沙发靠背,又让老婆把枕头垫在屁股上。总之,难受。

   听他儿子和女儿说,老王的病就都是吃出来的。

   病房里靠窗的另一位,湖北荆门的小伙子,姓江,已双目失明。他说,儿时就失明了,“那时候不知道赶紧治,也没有钱,耽误了。现在视网膜都拧成麻花了。”但他还是一家家医院跑,看“有没有最后的希望”。他的手术做了两个多小时,回来问他,他说,“打坏了几个激光头,医生说,实在是打不开。”又一次希望落空,但他似乎不沮丧,“还有你们上海没去,我想再试试。要是不行,就等2017年。美国已经研发了一种眼镜,不通过视网膜,凭感觉神经就能把画面投射在眼镜上。那就不用手术了。”他不像老王那样折腾,手术后就安静地趴在枕头上,听广播小说,语速调快了三四倍,所有语气停顿都被省略了。“我最多可以听快七倍的,”他说,“网络小说,170章,我听了90多章了。”

   他这还不长的人生中,有过多少痛苦呢?就都在这样的默默中容纳了罢?

   他是一位盲人医生,在荆门有一个诊所,找他看病的人不少。他说他的电脑都是自己装的。我好奇——眼睛看不见怎么装?他说,他把每一步程序都背下来。“我背书的能力强,所有中医的理论我都把它背下来。“他还让我听手机上他自己配乐演唱的歌,”伴奏都是我自己配的。“他说。我说,你真该去参加”好声音“这样的节目,他说,”在我们市里,我参加比赛,拿过名次的。“

  虽然双目失明,但我感觉他眼前似乎并没有任何的障碍。人这一生,关键还是怎么活吧。

  三人的病房,加上两位陪住,晚上熄灯后,听各种生命气息的交杂是有趣事。住院的好处是,你不用担心睡不着觉,睡不着你就躺着,反正有的是时间,你不怕睡不着,就可以在鼾声的峡谷里自在地穿行。夜晚的走廊显得孤独,偶尔有一个疲倦的电话铃声,顺着那些长长短短的生命气息,你能感知到一个个的生命状态:舒展的,蜷曲的,萎靡的,无以抑制的......由此还真留恋医院之夜,他让我回到了集体生活,那时在东北,都挤在一铺炕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