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日知的惭愧

(2008-02-27 23:02:47)
标签:

文化

分类: 杂碎

   一连又是几天未写。周六听纽约爱乐,本应周日就写出来,可周日到周一连续两天发稿,最后一篇稿子改完又是周一晚上近十点。周二上午一上午三联书店的会,下午又是一下午定下周选题,好不容易晚上才把周日内容写下来。今天上午检查身体,下午又是一下午会。这周连续一整天无法推卸的会,从容的状态就没有了。

   由此我真很佩服我们周刊的王小峰,能够那样每天认真地写博客,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持之以衡。这是一种坚持,周刊其他人还都做不到雷打不动。当然,他晚上失眠,也有足够时间每天去写。我不失眠,每天一沾上枕头,不到5分钟就睡着,于是就比他少了很多时间。其实我一直想,如果每天比平时早起半小时,再忙,博客当成工作一部分,大约也就能坚持了。但现在这种精神真是大不如以前。原来每天不到6点起床了,上班前必须工作一小时,现在这一小时常常就懒过去了,除非周一早上必须起来发稿。人的本性是惰性。

   鲁伊从美国回来,真感谢她有心,帮我从波士顿找到了Solomon弹的莫扎特第15、23、24三首协奏曲。她告诉我,你不要抱怨北京找不到,在美国也不好找。这就是古典音乐的现状。Solomon的莫扎特,我急切地听过两遍后,感觉还是不如他处理的贝多芬。也许他那种轻灵快速的触键在贝多芬的表现上更具特色吧。如果对比,我还是喜欢Edwin Fischer的莫扎特。

   这两天连续听英国作曲家Malcolm Arnold,忽然越听越喜欢。这个作曲家完全因Lyrita公司他那张太有名的苏格兰、英格兰舞曲的发烧盘,我在国外买它足花了20多欧元。这张舞曲中的节奏也确实漂亮。这个阿诺德是桂河大桥的配乐,去年去英国,因好奇,曾专门买了EMI公司他自己指挥他的第一、第二和第五3首交响曲及另一些小品的一个小双张,买回来扔在那儿却未顾及听。这两天对他的好奇心起来,一听出乎意料地让人兴奋,那种配器的色彩真的很出色。

   古典音乐真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大海,我们未知的好东西真是太多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