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国家大剧院听纽约爱乐乐团

(2008-02-26 07:17:48)
标签:

文化

分类: 音乐笔记

   上次是进剧院,这次进音乐厅,感觉要好于剧院很多。首先,椅子总算有了淡雅色,不再朱红到让人浮躁。其次,前排椅子的距离总算不那么紧迫。第三,这个围绕着乐池,虽然还偏大,但毕竟与乐团有了亲切感。第四,面对那架大型管风琴,还是有一种庄严感。

   纽约爱乐乐团已经到北京来过三次,先是梅塔,马泽尔当总监后,也已是第二次,对这个乐团的期待其实已经没有。

   在我看,这实在是典型的美国化乐团——这典型美国化的意味是杂交。经过伯恩斯坦所谓酒神风格对它的长期训练,到梅塔再到马舒尔、现在的马泽尔,要说传统,实在是五味杂陈。马舒尔以德式严谨的古典趣味对它重塑,努力想改变伯恩斯坦的无节制对它的烙印,但在我看,这支乐团本质的兴奋点仍在对节奏的迷恋。

   马泽尔对中国的友好不消说,但他最擅长的指挥似乎就是戏剧化,这是他屡屡出台新年音乐会的原因。上周六听他的门德尔松《意大利交响曲》,这样纤细,在效果处理上容易吃力不讨好的作品,他只能用舞曲的方式处理,结尾的第四乐章处理得戏剧化十足,已经不是希特勒要消灭的那个门德尔松。老柴《悲怆》中的撕裂感与那种伤痕累累的沉痛,马泽尔也是很难体会的,不仅马泽尔这样的第二代美国人,连欧洲指挥也很难深切体会,于是亮点就只能在第三乐章兴致勃勃的节奏。从节奏的角度,返场小品,反而更适合马泽尔。

   马泽尔已经是近八十的老人,他能给一支乐队带来什么呢?从这次巡演曲目看,他还是希望在浪漫主义的古典中寻找他最后的建树,但说实在,就我听过的唱片,还真说不出他已经真正建树了什么。对于一支老牌乐队而言,也许年轻的,充满魄力的指挥家用重力可以改变他们的惰性,完成一种重塑,比如我听到的哈丁对伦敦交响。老人指挥家与乐队关系,也就是一种演出关系而言,很可能不用指挥棒,乐队也能按他们的程式演下去。

   听保利的李南说,五月他们要策划费城交响乐团重到北京,萨洛宁要来,或许对他还能有所期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