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土摩托其人

(2008-01-04 12:07:41)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关品质

   袁越自称土摩托,这“摩托”就是他撅着屁股在寒风呼啸中费力骑的那辆自行车。他是真正的环保人士,绝对不成为空气污染分子。

   作为一个流行音乐爱好者,他从一个撰稿人2005年到周刊,因体质突出,成为周刊最能吃苦者。分配他最主要的工作,是到那些不易去的地方,体验不易体验到的风景。我们经常是谈一个包断的价钱,他就走了。我总想象他是背着那种高高的行囊去走天下,可以睡帐篷,可以过土著一样的生活,这种旅游体会相对现在大多数人的游玩方式,其实是另一种奢侈。他脸上总留着风霜吹过的痕迹,无论多苦,回来从来都省略了自己的辛劳。遗憾的是他的照相术,否则,除文字,他还会提供出很多有诱惑力的照片。

   他喜欢系着花头巾来参加选题会,但绝不像阿加西那种范儿。有时跟他对话,他会有短暂反应不过来的茫然,其实灵敏不一定是一种长处。他我行我素,但憨厚地很注意倾听他人,于是编辑部人觉得他的交流界面特别友好。他让大家感动的是,脚做了手术,有一两次拄着拐就来参加选题会,而且是将拐架到车上,骑车而来。由此让我觉得,一个人的体质,其实不仅决定了他的体力能量。

  他是个生物学博士,从生物学到体育到流行音乐,是个杂交过的人才。我发觉,杂交越繁复,往往就越具潜力。就周刊人才而言,比如老邢,地理专业,现在研究宏观经济;比如鸿谷,体育专业,现在孜孜于新闻理念;比如鲁伊,法律专业,现在变成科学主笔。

   周刊其实很早就想寻找能用新观念,传播营养学、伦理学、心理学知识的人才。但杂交之才不好找,学理工的人难有好文字,学文科的人易知识老化。与他探讨写“生命八卦”,就想让他把几个学科杂交成自己趣味。现在看,这个专栏是越来越显价值了。刚刚发稿的今年第二期,他写辣椒可测量的辣度,写辣椒与鸟的关系,这是学文科的人难想到的角度。尽管辣椒与人体机能,辣椒具备怎样的刺激功能,他其实也没能真正写清楚。今天又收到他一篇稿子,谈气候变化与糖尿病,这正是我喜欢的题目——我们的认知,往往被捆绑在某种定势上,换一个角度,另开一扇窗户,新鲜才扑面而来。

   杂交是对定势的一种改造,所以有优势。它怎么形成?我想是源于好奇心构成的离心力。没有好奇心,就坠在自己定势里,好奇心是脱离自己体重而轻盈欲展翅飞去,它其实是一种生命的原动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行歌负薪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行歌负薪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