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人的音乐节?

(2007-09-30 14:10:26)
标签:

随笔/感悟

分类: 杂碎

   有多家媒体找我,希望谈谈今年的音乐节。我对今年音乐节的态度是:惊诧。大约也只有在今日之中国,才可能一个音乐节变成一个人的放肆表演,世界各地的二三流乐队都可以花钱请来,为这一个人捧场。

   这让我想起著名大提琴演奏家与因他而在法国普拉德小镇举办的普拉德艺术节。1939年起,卡萨尔斯因抗议他祖国执政的佛朗哥政府,隐居临近西班牙边境的普拉德。因他个人魅力,世界各地优秀演奏家与歌唱家都走到他的普拉德,通过举办一个音乐节,来向他的人格致敬。而现在的郎朗中心,却因他所代表的中国符号,不仅作为商业品牌广告营销需要,跨国公司愿意花钱请人来捧场;而且作为形象符号,国家也愿意鼎力支持。商业与国家就这样合谋,说不清是跨国公司需求,还是国家形象需求,成就了郎朗这个所谓艺术家。在我看来,这样的表演实在与艺术无关。如果音乐节是为此目的,谁应该去捧场呢?

   令我不解是,钢琴这样伟大的一件乐器,为什么就制不住郎朗的轻佻?那样的摇头晃脑,不能自制,全身肢体夸张的大幅度表演,让我想起参观一支农民管乐队的感觉。艺术与文化的重力按说可以使一个人更有重心。郎朗的《黄河》现在成为民族精神象征了,听听当年殷承宗是怎样弹《黄河》的吧。《黄河》是一种沉着的感情迸发,非此,黄河也不会沉淀那么多的黄沙,不会浑浊推涌着像时刻都要被凝固。

   郎朗是新时期艺术商业的象征。我们这个民族曾诞生过那么多伟大的艺术家,如果他成了高雅艺术象征,那多少对高雅艺术是个亵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搬家与新刊
后一篇:李清照浅想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搬家与新刊
    后一篇 >李清照浅想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