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卡拉斯令天下男人反省

(2007-09-05 22:16:02)
分类: 音乐笔记

  今年是“歌剧女皇”卡拉斯逝世30年,连续几乎听完了家里收藏的她所有唱片,使家里、车里天天是她疯狂到颤抖的高音的轰炸,家人几乎被这疯狂逼迫得透不过气来。

  我一直认为,卡拉斯的魅力甚至不能用所有关于歌剧的标准来衡量。她太疯狂太强烈,以致所有漂亮的女高音在她面前都显得孱弱。我一直觉得她的符号很具象征性:希腊人加美国人,希腊人的基因为本质,希腊的英雄气慨与悲剧气质,加上美国环境,才能诞生她那样耀目的情感。这情感浓到凝聚成一种合金,连刀都会因割不开而卷刃。她火化后骨灰撒到爱琴海,据说带来的是暴风骤雨、惊涛骇浪。

  她的希腊气质应该说最浓烈体现在美狄亚的塑造上,巨大的悲愤凝聚成强悍的仇恨,美狄亚最后是烧死情敌,血刃了自己的孩子后才壮烈地升天。卡拉斯的声音感染来自她太强烈的情感感染,那是一种神经质的歇斯底里,无论什么角色的悲剧性都被她内在的悲剧气质放大成让你无法承受,无论是欢愉还是悲伤。这样一个女人恐怕任何一个男人都承担不起,于是我们就只能被她的声音所恐惧。

  卡拉斯于是成为全世界悲情女性代表,她拼着命撕心裂肺,撕裂着自己的酥胸,以疯狂的悲诉与悲愤控诉与鄙视全世界轻薄的男性,由此才构成了超越歌剧的力量,她的声音强度足以使每个男人惊心动魄。与她的声音作对比的斯苔芳诺,那是音色最优雅漂亮的男高音类型——从发声、咬字到高音的余地,都令人倾倒。但他只能作为卡拉斯声音的衬托。卡拉斯让我们充分意识到,一个强悍女人内蕴的生命力可以达到那样强烈的地步,她先把男人烧毁,然后再将自己自焚。

  由于卡拉斯塑造的人物都比正常尺码大不止一号,所以,即使《蝴蝶夫人》中乔乔桑、《茶花女》中薇奥列塔这样的角色,她也唱到别人无法达到的强度。于是,从声音效果,听她的高音,能获得别的女高音不可能达到那种宣泄的过瘾,她是一个太让人忘乎所以的容器。但从深入体会女性角度,反而她唱得最弱的《艺术家生涯》中的咪咪与《梦游女》中的爱米娜,那种尽量唱弱的凄凉凄清更令人怜悯,更促使我们男人反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