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凉拌野苋

(2007-07-14 22:00:29)
分类: 考吃

  我实在羡慕老方的闲云野鹤状,一顶类似巴拿马凉帽,缩脖子,背手,身体前倾,悠哉悠哉向你走来。芒鞋是没有的,手杖倒是喜欢。尤喜山上弯曲野藤或畸形树干制成之杖,两手往上一拄,似乎就倘佯于烟霞水石间。老方有时会学黄宗洛的范儿,眉毛一扬,作口齿不清状,还真有那么股劲儿。他曾在福建一个树荫遮蔽下小院幽居十年,相聚尽是茶客,喝茶之余便是古陶古瓷。老婆孩子东西南北,各自浮云。悠闲者,凡事总慢一拍,前些日约好一起吃饭,两辆车一起走。走了一段发觉,车上都没他老兄,调头回去,他还在家里等着。

  世上本就没有需着急事;不忙、不慌,万事自然迎刃而解;心里不存事,自然悠然自得。我等之着急忙慌,十有八九是自找,忙了一圈也就是白忙。

  老方一直说,小区周边长满鲜嫩的野苋菜,雨后饱浸鲜绿,翠碧欲滴,不采都是罪过。昨日一身一脚泥水,采成满满一桶,送一半上门,均为嫩芽。苋菜本非珍物,因四处可见,茎高叶茂,能见而为“苋”,被称为“显”。现在馆子里的家苋多为紫苋,蒜茸一炒,漂亮在其颜色,那是一种艳丽红紫,是艳俗画家之钟爱。无论馆子还是在家里吃炒苋菜,一般都有老茎参杂之烦恼,那是因为一捆苋菜入锅,汁水横溢,茎叶委屈地团缩,只剩小小一团,自然是不可能只吃嫩芽。

  老方摘来则都是顶尖之娇嫩。野苋无人打理,长得自由自在,味觉比家苋,就好在自由的鲜活。沸水焯过,凉水激过,炸以花椒、辣椒油,滤去残渣,拌以香油、白醋、胡椒、盐、蒜末,五味杂陈,新鲜马上脱颖而出。一人一碗,清香鲜绿扑鼻,真能补充林洪《山家清供》中之佳肴。老方说,他以野苋为馅,包成饺子,在酷暑季节,比什么馅都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陈奇猷先生
后一篇:托莱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陈奇猷先生
    后一篇 >托莱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