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陈奇猷先生

(2007-07-11 23:44:11)
分类: 杂碎

  今天买陈奇猷先生《韩非子新校注》一套两册,此为先生2000年在1958年版基础上校重注出版的第二版。第一版印了3000册,这第二版印1300册,92万字,定价74元。先生已于去年故去,他的《吕氏春秋》校释我是去年买的,真正受用无穷。

  读先生完成此书重校后撰写的前言,真正感慨万千。感慨在:

  1.  先生之所以决心作子书注,是因其先生教诲,先生说:“治学莫若注释古籍,注释古籍最宜于促使学业增进。”于是他从1938年起注《韩非子》,1958年出版,为时20年,跨越两个时代。1938年他应该刚过20岁,到1958年,已经40有余。之后再以25年注释《吕氏春秋》,一生就是两部书。如今,我们能读英文、法文、德文者越来越多,读古文者越来越少。不要说以注释来促使学业,即使放着这样的注释成果都懒于、不屑、鄙视去读。都情愿阅读不做认真辨析的词义、可能是完全错误的蹩脚翻译,或者不读原著就可洋洋洒洒,口若悬河,自欺欺人。这种注释本其实是真正进入古籍的最好途径——用二十年持续心血,就是提供尽量丰富的原著旁证。不读旁证,你怎么可能真正理解当时情景呢?

  2.  此书1958年出版后,到1964年,6年重印5次。1974年批林批孔,印量达10万册。当然那是特殊政治斗争的原因,但就以文革前的5次重印,与重注后的6年一次可怜的重印相比,我们是倒退了吗?

  3.  如今大学教授都不屑“促使学业增进”了,古文经典阅读与引用都被认为下等工夫,大家都可以小说、电视剧、似是而非的讲座为经典,那所谓文化遗产还在哪里呢?古籍出版社都不出没有商业价值的书了,真正我们自己的文化承袭又怎么办。

  一个没有了自己文化筋骨支撑的民族,纷纷以骚首弄姿为时尚,是如何的令人叹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