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思想是什么?

(2007-06-26 23:19:47)
分类: 杂碎

  10天没写博,实在就因为心情。10天前老母亲终于摔倒,手腕与股骨折,所谓风烛残年。九十多岁的人了,既然不可能做手术,就再不可能站起来了。

  我是犹豫再三,还是没有回去。买一张机票,其实马上就能走的,但我就是一天天地觉得茫然——短暂象征性地回去,又能做什么呢?

  这几天想到最多的是伯格曼《野草莓》最后的那个结尾——那对老年最终就像年轻时在明亮的、永不衰老的阳光中那个样子。想近3年前,父亲临终,我坐飞机赶回去,在机场就曾很痛切地感觉到,以后,真正欢乐的日子大约是没有了。为什么?父母年轻时候,我们是被他们依偎、呵护着的。父母老去,这种真正温暖的依靠也就永远地没有了。

  人生就这样,一代又一代无情地翻过去。于是晚上闭上眼,就是父母年轻时那个样子,那时的云朵是那样白得刺目,那时的阳光是温煦到那样的不真实。时光当然是无可能倒转的。

  这是闲话。今天写博是为回应读者对周刊的批评,其实想说的也还都是老话。

  第一,周刊的质量,我们是一期都不敢懈怠。如果不那样认真对待质量,周刊也不可能走到今天,读者也不可能那样地给予我们厚爱。当然杂志的周期,决定了每个记者都不可能保证每期都能写出读者满意的稿件,杂志总在一个时间段中寻找相对可能的表现力。但我们确实每期都在努力,不断在改进我们的刊物。这种努力与苛刻,周刊记者最有感受,也相信多数读者都能体会。

  第二,以我自己陋见,一本杂志最重要的作用是给读者提供尽可能丰富的信息。杂志杂志,首先是“杂”,其次才是“志”,这个“志”是志向、志气,也是志趣。作为主编,我一直强调,我的第一位工作是把周刊各等不同人的趣味调动起来,使杂志成为尽可能的丰富集合体,使不同趣味读者能读到不同内容,而这当然又建立在我自己对“志”的理解上。这是一个主编作用力的两个方面。我希望这本刊物不以一种简单结论来作判断,其实结论是容易的,但结论往往是一个角度的结果。站在另一个角度,这结论往往就是井底之蛙的自以为是——其实不是你拥有的叫“思想”,别人拥有的就不叫“思想”。于是我希望周刊记者去考察生态,尽可能表现这种生态的复杂性,有些问题我希望从历史中去寻找现状,我不认为这是消解尖锐性。另外,我也确实希望周刊记者不是“愤青”,不是“斗士”,应有更多的知识面,更多的趣味性。多读书才能知道自己所知微薄,多读书才能知道自己有太多未知的盲区,多读书才能知道别人的天地也有别人的道理,多读书才能时时惊醒而有敬畏感。也许有读者不满的是我这种观点的结果?那我觉得许多感悟都需要时间。

  不管怎么,多读书总比不读书好。我们总是太多热闹的主义,这话已经说了多少年了,但大家还是喜欢闹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