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为什么用老肖的协奏曲纪念老罗?

(2007-04-29 11:38:58)
分类: 音乐笔记

  老罗从40年代成为大提琴演奏家,60多年生涯,留下很多录音。如果从欣赏角度,当然是他的柴科夫斯基“洛可可变奏曲”与德沃夏克协奏曲、海顿协奏曲最有诗意,最好听。但我还是以为,作为大提琴演奏家,他最伟大的作品是肖斯塔科维奇。为什么?原因有三:

  1.  大提琴这乐器,是雄厚的男低音的歌唱,从歌唱性角度,它是一种浓郁情感的沉缓抒发,在这种沉沉流动中使你的情感沉淀,懂得沉着的情感不知要比轻浮的情感珍贵多少倍。如果从传统抒情角度,低沉的柔美就足以打动人心。但大提琴还有一种力量的表现,所以,我以为,光有浓重情感就没有那种坚硬的石头的感觉。卡萨尔斯为何伟大?就因为他能将贝多芬奏鸣曲拉成咆哮,能将巴赫的无伴奏组曲拉成滤干了水分。老罗的老肖也是这样,老罗说,老肖是提供了大提琴非常态的音域,我听到的也是挤干水分之后那种纯粹精神的磨砺。在表现这样的磨砺中,大提琴变成一种冷酷中的凄厉的哀婉。这种精神力度中的美丽要比德沃夏克浓重情感软弱地倾诉的美丽更震撼人心。老肖的这两首协奏曲,一首作于1959,一首作于1966,能看出他越来越对挣扎、撕裂的低音感兴趣。我以为老罗在其中充分表现了一种人格的坚毅,这才是大提琴所应表现的强悍、坚硬、坚韧、凛然不可侵犯的男人意志。这种精神之力中的抒情是高境界。

  2.  在老肖的作品中,我更能体会到老罗的精神意志。在前苏联音乐家中,他不仅在老肖遭精神压力时,坚定地以传播他的作品为己任,而且在索尔仁尼琴因《癌病房》遭政治迫害无家可归时收留他,站出来以公开抗议的方式表现自己的独立人格,直至他被前苏联开除国籍。他的音乐中,我听到的当然不是政治,而是作为一个人凛然的独立人格与对独立人格受到欺凌的一种雄厚悲悯。听他的大提琴,因他自己之精神博大,就会有一种被他的琴声环抱的温暖,就像冬天被厚厚的雪被包裹的温暖。这是男人感人的伟大承担——甘以自己身躯去护卫弱者,你是为这种伟大承担而感动。

  3.  老罗是俄罗斯演奏家的典型代表,浓郁的情感,浓郁的抒情,就如俄罗斯大地。这种素质最适合表现情感浓重倾诉的作品,所以他对俄罗斯作曲家的理解要远胜于德奥作曲家的理解。俄罗斯作曲家中,老肖的作品无论情感、技巧还是人格力量,都提供了他表现的最广阔空间。没有伟大人格蕴涵的音乐可以美丽,但总是单薄而孱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