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绿叶红花两相宜

(2013-01-29 12:45:16)
标签:

文化

 


读张者的《同学会》

             

                         曹雨河


读作家张者小说《同学会》先是笑声不断,读到后半部不由地泪流满面,读完又陷入沉思,这就是张者的魔力。小说以当下生活为幕景,以同学聚会为契机,以发黄的纸条为引线,将思绪牵向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学校园:青春斑斓的色彩和跳跃的鼓点,情窦初开的纯真,男孩们的君子风范与仗义,女孩们心灵密码的微妙,以及无意中的伤害……愉快的阅读得到沉甸甸的收获。

《同学会》中的主要人物之一王旭,因现实生活的种种失意,翻出记忆中的日记本和夹在其中的一张纸条,勾起他过往的恋情,为了见到三十年前钟情的美女班长,别有用心地组织了同学会。于是,大家在对现实生活的抱怨声中追忆三十年前的中学生活:高三某班两名德智体全优的好哥们喻言和王旭以打赌的方式明确美女班长杨琳的归属权。浪漫美丽的角逐中,钟情美女班长的王旭落空了,因虚荣心参与角逐的喻言拿到了归属权。可喻言对女班长没多少感觉,他的心另属于文静含蓄的胡月令。胡月令家里出了变故,喻言愈觉她可怜可爱,他与杨琳的关系就慢慢走向低谷。杨琳忽然给了王旭一张署名yl的纸条:“如果我死去,你你会为我哭泣吗?”yl显然是“杨琳”拼音的声母,这让本来就钟情杨琳的王旭高兴得天旋地转晕了好几天,待清醒了又觉不妥:和喻言是哥们,愿赌服输杨琳是喻言的,朋友之妻不可欺呀!他就把纸条拿给了喻言处理。喻言羞、妒、恨,决定让王旭把纸条交给老师,于是老师在班里上纲上线地渲染了一通。事后传来胡月令割腕自杀的噩耗。原来杨琳给王旭的纸条yl是“月令”的拼音声母,胡月令心属王旭。她的死因有家庭变故有心上人的“出卖”,也有老师的羞辱。这不是“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土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吗?如此阴错阳差多姿多彩。

《同学会》是一部意蕴丰富的作品。随着一波三折的青春故事展开,君子风范的王旭,沉稳含蓄颇具风韵胡月令,活跃爱出风头的杨琳等一个个鲜活地走来,或低吟或高歌各自的心曲,展示各自青春的色彩与纯真,一根五分钱的冰棒能让恋人甜得连心都融化了,这在驳杂奢靡的现实生活幕景映衬下愈显亮丽、珍贵和分量。情窦初开暖风抚蕊芳香氤氲一片,心灵频道的错位而明珠投暗,导致三十年的思念,甚至终生遗憾和不可弥补的伤害。青春期,谁是谁的爱谁是谁是恨,这太让人困扰了。在这看似青春故事的曲径却通向心灵幽微,探讨的是心灵的密码情感的暗道,小说对心灵情感的书写进入相当深的层次。再就是胡月令的死,是没有坏人的悲剧。胡月令的爸爸是坏人吗?深爱月令的喻言有错吗?交给老师纸条的王旭有错吗?老师教导学生自重自爱自强有错吗?在一片好人中,一位文静风韵的妙龄女孩胡月令被逼死了!胡月令因家庭变故带来的压力很大,情绪极度低落,她的好友杨琳想帮助她走出情绪的低谷,问她喜欢哪个男生;她就写一张纸条让杨琳交给王旭。这就是王旭喻言误以为杨琳写的那张纸条。这求助的纸条谁曾想成了她命归黄泉的勾命鬼呢?没有坏人的悲剧是许多经典作品试图达到的深度,《红楼梦》里贾宝玉和林黛玉的悲剧就是没有坏人的悲剧。

张者的《同学会》延续了他一贯的艺术风格:寓庄于谐,用轻松幽默的话语来述说沉重的话题,读来赏心悦目,是一种享受;读后又令人沉思、往往有意外收获。就这部中篇来说,无论是切入现实生活的调侃,还是同学聚会中的插科打诨,和追忆当年青春期的“愿赌服输”、错位的情窦初开以及“纸条”解谜,都引人入胜爱不释卷;丝毫没有沉闷倦怠烦躁的感觉。这种貌似没有品味而品位自隐其中,貌似不求意蕴而意蕴摆在那儿。这种既令人悦读又使人收获深思的艺术效果是许多大作家追求不得的目标。

好读的作品没含量,有含量的作品不好读,这似乎形成了一个标准。而张者的作品颠覆了这个标准,他的作品既好读又富有内涵,这给纯文学带来巨大的活力,开拓了纯文学读者的疆域。这种创造性的贡献还有待于进一部的认识,其艺术价值还有待于进一步的阐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