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纪念我的父亲杨海寿

(2013-10-11 23:08:22)

纪念我的父亲杨海寿

 

今天, 2013年的10月7日,我们在这里怀念我们敬爱的父亲,丈夫和祖父,杨海寿教授。他于2013年10月6日晚 21:30 在美国德州休仕顿的德州大学医院去世,享年86岁。


父亲在1927年出生于中国云南省的石屏县。在他年幼的时候,他的母亲给了他极大的母爱和影响,并以家里微薄的财力供他上学。在云南大学附中上学的期间,正值二战时期, 他以很好天份成为一名优秀的学生,并参与很多种救国行动。在这里,他广交朋友, 进行多方面的学习。 他的朋友包括美国第十四航空队(飞虎队)的飞行员,并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勇敢,善良的品格。 之后, 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清华大学物理系,并受教于当时的一些中国伟大的思想家和教育家。在大学期间,他加入了天文学俱乐部,其后于1950年代早期追随他的导师戴文赛先生到北京大学数力系担任讲师,建立天体物理专业。


在北大,父亲领导了太阳物理学的研究以及其他一些开创性的科研项目, 他的许多学生也成为了中国现代天文学和天体物理学领域的骨干。也是在这里, 他遇到了我的母亲李秀英,并于1956年结婚。从1950年代到1980年代,父亲忍受了许多难以想象的艰辛,坚持追求自己的理想, 进行科学研究。 他出版了许多科学书籍和文章,帮助奠定了中国天文学的基础。在那些动荡的岁月中,他勇敢地接受命运的困扰,做过一个简单的农民,工人,小学教师,和厨师。在1980年代早期,他访问了美国基德峰国家天文台和其他许多天体物理中心,又于北大退休后,来到美国先后在科罗拉多州和密西西比州的几个大学教授物理学。


记得我还很小的时候, 有一天父亲来北大幼儿园看我。  我当时已经有很久没有见到他了,因为他和妈妈四清出差很久。 他推着一辆自行车远远地走过来。我站在小朋友的队伍里, 默默地看着他, 觉得有些陌生。他走过来,抱抱我, 又骑车走了。 他走时候的身影,我还记得。 就像今天我们在和他告别。


父亲很早就分享给我们教育和研究的乐趣。 他有一次对我说:做科研就像进入一个大花园, 那里繁花盛开,你可以任意地采摘,挑一朵你最喜欢的花。 他也经常给我们讲他崇拜的科学家。 有一次,他听说某个科学家在想问题的时候, 要做一个鬼脸,并以那个样子固定很久。 后来很长一段, 我进到他的房间, 常常看到他做着一个鬼脸不动的样子, 就知道他又在想问题了。


父亲对我们的教育是各方面的。 他有一次给我讲对人和工作的态度, 他说到他的一个老师, 曾经给他讲过一个古代的故事。 后来, 我还专门去查了那个故事, 发现他的记忆非常准确。 这个故事讲的是王羲之的儿子王子猷. 有一天, 大雪:“命酌酒,四望皎然”, 想到朋友戴在剡, 便乘小舟前往。快到时,天已微白,到门前时,忽然决定不去了。“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还,何必见戴?”  〈世说新语〉里讲述的这个故事, 是那时的人们所想往的旷达境界与对人生的顿悟,也是他一直追求的那种境界。


父亲的一生, 也经历了难以想象的风雨飘摇。在狂热躁动的年代, 父亲宁可做一个世外之人, 也不去随波逐流。 父亲的同学们曾经忆起他在那时说过的一句话,‘我只管天上事,不管人间事。’  他也因此受到牵连。那时他经常带着我们去北京西郊的运河,把一张鱼网从运河的一边拉到另一边,然后就坐在岸边给我们讲西游记的故事。 有时也会哼一曲京剧。《朝霞映在阳澄湖上》 是他最喜欢的一首。 因为在当时,里面所描述的捕鱼捉蟹也是他能够向往的理想境界了。还有一天, 天晚了。 爸爸说:我们去颐和园散步吧。 在昆明湖的岸边,落日的余光在湖水上荡漾, 他一句一句地教我唱《黄水谣》。


父亲的一生为他的儿女和孙儿女们树立了一个很好的榜样。他那永不休止的的热爱科学探索的头脑,幽默豁达的天性和对大自然的热爱,感染着他周围的每一个人。我们深深地,永远地怀念他。

Wikipedia:(http://zh.wikipedia.org/wiki/杨海寿) 链接 

杨强, 2013年10月7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