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若荷
若荷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0,153
  • 关注人气:28,4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海边,夏日之诗

(2013-09-06 18:26:20)
标签:

文化

分类: 掬泉拾韵(人在旅图)

                   

 海边,夏日之诗

 

                        若 荷

                         一
  在我看见大海之前,以为世上凡是与水有关的事物,唯有雪花最美。曾在下雪的时候,迎着从天而降的雪花,用手接于掌心,观察它们晶莹的花瓣,直到化成手心里的温度,变成微小的水珠消弭而去。那不规则的六角形,没有一枚不是形态精致,也绝无一枚重复,不由令人慨叹,雪花是这样的美,美得无与伦比。
  来到大海之后,我才知道浪花也是这样美,像一簇簇白雪,在起伏不平的海面上层层叠叠。只是白雪是静止的,浪花则一浪浪不停地翻涌。难怪杨朔当年在海边采风,能信笔写出散文《雪浪花》,以优美的笔触写出对大海的认识和感受,从而成为一个时期的文学经典。
  深不可测的海水,呈天蓝色,波涛承载着浪花,在广阔的水域里自由来去。海浪静止的时候,海水也是流动的,海水激荡的时候,才有雪浪在簇成一束束浪花,海面前赴后涌。就像一群调皮的顽童,那一声声哗然呼啸,就为逗弄一下你的裙裾,舔一下埋在细沙里的脚踝,然后倏忽退去,将坑洼不平的沙滩抹平,只留下细沙如金,唯美晶莹。
  在日照金沙滩海滨浴场,我站在海边浅水里,潜流自脚心簌簌暗动。沙滩,人群,任浪花拍打着,享受着海风的潇洒。大海透着清澈,却冲刷着无尽的污浊,与河流相比,我知晓了海水的坚硬,也更懂得了河水的温软。咸腥的海,让我体验到了两者之间的差异,感受到它的执着与坚实。
  海燕是与大海同生的鸟类之一,以不惧怕惊涛骇浪而著称。在日照石臼港口,到处可见这种鸟儿,贴着地面低飞,它的叫声被欢腾的人声浪声淹没了,几乎听不见它的声音,但它们那矫健的身影,却在海边随时随刻地出现。海是百鸟栖住的领域,鸟类是大海美丽的陪伴,是这些灵动的鸟儿,让博大的海洋生动起来,充满了生命的韵味。
                    
                        二

  
  在海边,最具吸引力的活动,叫赶海。海的富有,养育了海洋的生物,也养育了海边的人们。无论大人小孩,都可以前去赶海。赶海需要固定的时辰,晨曦中,暮色里,到处可见赶海的人们。挽着篮儿向海滩走去,挖取或捡取新鲜的海贝、蛤蜊等等。它们是海中繁衍的生物,寄生在沙滩和礁石上面。它们随着大海的潮汐出现,又随着海水的退却而去,深入细软的海沙里了。滩涂上,茫茫远方,是弯弯的海岸线。
  不大的渔村里,竖着几行赶海的标志。问询当地的渔家,指引我们来到赶海地方。海上的飞鸟在这里盘旋,似乎在寻找属于鸟类的美味。有趣的是,一种螺蛳一样的小不点,人称“海瓜籽”,也在浅水里爬来爬去。渔人告诉我们说,蛤蜊分三种,一种是白蛤,一种是花蛤,还有一种是纹蛤。其中纹蛤最好,一只纹蛤,可以炖出一盘鲜美的蛋羹。恰巧,我们当中就有一位有经验的营养师,他也点头证实了这点,大家为挖出纹蛤而跃跃欲试。

采挖伊始,大家都没有经验,在沙滩上里找了半天,收获不大。游人不断从岸上下来,进入刚退潮的浅水。新来的游客带来了经验:贝类不光在海水里生存,它还钻入细沙之中。我们用带来的工具,经过几分钟的翻沙深挖,就把几只海蛤挖出来了。清洗之后看去,洁白的贝叶,略带些暗影,问之,说这是白蛤,我们第一份收成。

 

                        三 

 
  我不知道,如果自己也换上那样一身泳装,是否也会现出不规则的身体,弯的凸的,暴露无遗?在海边跳跃一番,以证实身体还比较轻捷,不致和身边的人一样笨拙。 
  在海水浴场,孩子们玩得很好,比起刚才的赶海,他们在水里玩得更有兴味。扑打是孩子玩水的一种方式,用赶海的小铲子挖沙,再填向海里,五六岁大的孩子都在这么浪费着体力。我看得发笑,想起填海的精卫鸟。面对大海,这些孩子,竟是不知疲倦的,无数次的往返、填充。大海吞噬了他们手中的沙子,并且无所谓地,让浪花在沙滩上掀来卷去,舔着他们脚踝,可就是不告诉他们,这种行为,是多么徒劳无功。

  徒劳亦是欢欣的,笑声惊扰着沙滩上的燕子。操着各种方言的游人,撑了蘑菇一样的花伞,裹着海风立于海边。情侣们坐在沙滩上,相互撩拨着沙子,或沉醉,或陶然,或喧闹嬉戏。想起一首浪漫的诗歌:因为我爱你,所以在沙滩上写下你的名字,只是浪花瞬间把它们抚平……

沙滩上写下的名字,很美好,也很悲凉。在爱情的细雨纷飞中,灵魂找不到缺口,唯有在沙滩上写下对方的名字,以此排解相思之苦。爱情有时是那么短暂,心灵有时是那么脆弱。得到时,誓言凿凿,失去后,了无痕迹。再多的碎片,也难以凑得完整。
  不为爱情所动的人们,大都下海了,在离海滩几十米远的地方冲浪。等海浪一波一层地打过来,再奋力跃起,冲出水面,躲过浪头的拍打。不识水性的人,是不知这个规律的。依托腰间的救生圈,极力保住身体的平衡。一个浪头打来,把他们卷入浪涡之中,几经沉浮,呛几口水,也是常情。

初进大海,大概没有几人不呛几口海水的。来到海边,如若不感受一番海水的咸涩,也是一份遗憾。为此,我看到同行的女伴,抓起一把海水蘸上舌尖,品一品,立刻皱着眉头吐出,笑着说,好咸啊!海水的咸涩之味,如岁月里的人生,不好好品咂,是品不出真味的。 
  海浪盛开的八月,海岸边上,各地涌来的游客达到了顶峰。不同的衣服、装饰、阳伞,在海滩上花色斑驳地汇成一片。我站在蔚蓝的海水里,望着茫茫的大海和热浪滚滚的天空,真想把自己投进去,和海中游鱼一样恣意漂游,只是苦于胆小,只敢在浅水中留连。

在海水浴场拍了许多照片,泳装,这是唯一一张与众不同的照片,身后,浪花滔滔,很有北国夏日之气势。离开海水浴场之后,我们驶向一座跨海大桥,从这里俯瞰望去,海水浴场里的人群拥挤如蚊。难以相信,自己曾在那样拥挤的人群中站立,并且观察着每一个冲浪和不冲浪的人。

 

                        四

  
  到日照,问起美食,总有人推荐文心蒸包、水晶蒸饼、煎饼合子、松香脆金鳞等,更为得意的自然是吃海鲜。可巧与我一起去的同伴中,品尝过一家餐馆的家常豆腐,即豆汁、豆乳、豆腐煎包,于是热心地介绍给我们。从海水浴场出来,我们径直赶往那家餐馆。
  当地餐馆很多,大街上比比皆是,然经营豆腐并且最为令人称道的,仅坐落在迎宾路上的“岚山渔家”。街灯点燃黄昏的时候,终于来到这家餐馆。马路南边的方向,有个不大的四合小院。红瓦粉墙,看去十分平常。进入餐馆的大门,三面房屋通连,东西两厢的房子是餐厅,里面一排是厨房。院中间有株硕大的女贞树,一堆海螺在树下环绕着,像特意摆放的花坛的裙边。

  想拍照时,天色已不容许。看看灯火四起,匆忙各自入座。此时桌上已摆好了杯中的豆汁,大家举杯深呷一口,顿时被一股浓香震摄了,这哪里是豆汁,明明就是一杯上好的饮品。它有些甜,有些香,还有一种浓而沾唇的感觉,据说是由于配料十足的缘故。朋友说,这正是此家豆汁的妙处。

抬头看,餐厅的墙上有一幅图,图上有字,清晰明了。顺序依次是:淘洗,泡豆,磨汁,挤浆,点卤,压成豆腐。最后一幅图是一顽皮小儿,端了一只平整的盘子,上面摆着一块四角分明的豆腐,图文并茂,情趣盎然。透过图画,足以看到豆腐制作工艺之古老,令人生出许多的联想。
  这家餐馆还有一种绝佳小吃,那就是面煎饼,它入口酥脆,瞬间变软,咀嚼后唇齿生香,香有豆香、米香、面香,另外就是芝麻香味。也许根本就没有放芝麻,只是那种隐隐的感觉,类似于芝麻的香,令我们大开胃口。

到海边游玩,却不谈鱼吃鱼,有违常理。可有这样美味可口的豆汁与煎饼,谁还在乎菜肴的多少呢?

 


  大海,我来了——我在乘车赶往海边的时候,教孩子们这么说,离开时,不用我教,孩子们就开始自由发挥了,诵唱般地对着大海,对着沿途的海岸,反复喊:“大海,我来了!”“大海,我走了!”车窗摇下来,清脆的童声扩散开去,如同银铃摇响,浪花拍岸。海浪,总是伴着童真的。此刻,海浪的啸声,也似乎在身后遥遥响应。海风真的像迎宾的使者那样,迎我们而来,又送我们而去,路途舒展,车流匆匆。
  是啊,大海,我来了,大海,我又走了。背对着海风,背对着海浪,背对着五彩缤纷的欢乐,我们又将投入新的生活,新的工作和日程。这是我和孩子们的故事,是我们的夏日之诗,它簇成了岁月里的浪花,成为生命里珍贵的记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