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辉耀:加拿大如何争夺经济实用型人才

(2019-03-04 15:08:37)
标签:

移民

人才

加拿大

王辉耀:加拿大如何争夺经济实用型人才

《人才战争 2.0》 |  王辉耀、苗绿 著

加拿大需要新鲜血液;……我们没有足够多的新生儿,因此只能指望更多的移民来补充社会的劳动力 。
——加拿大原公民与移民部部长
约翰•麦家廉(John McCallum)


20世纪80年代,我从纽约转机到加拿大留学,成为所在大学的第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攻读MBA和工商管理博士留学生。如今,在加国到处可以听见说普通话的人,吃到中国的地方风味,与三十多年前已不可同日而共语。2015年加拿大接受的移民存量为783.6万,占本国人口的21.8%,其中华人最多,约71万人,相当于每吸收十个移民中就有一个是中国人。

王辉耀:加拿大如何争夺经济实用型人才

  日渐增多的移民,与加拿大的人才战略不无关系。加国地广人稀,人口老龄化严重,二战后“婴儿潮”世代 的人步入退休年龄,加之近四十年来出生率又低,本地出生人口满足不了劳动力市场需求。因此1962年颁布了新的《移民法》,规定,任何人,不管种族、肤色及来源国,只要他们拥有适当的资格并且能够在找到工作之前有足够的钱养活他们自己,都可以移民加拿大,,以在世界范围内吸收本国所需的人才。

  2015年,加拿大自由党领袖小特鲁多(Justin Trudeau)担任总理后,强调“自由党就是移民的党”,要让加拿大重新成为欢迎且对移民开放的国家,配套措施是增加加拿大移民配额、增设签证中心、降低移民门槛等,力图吸引更多高质量人才移民加拿大,其中仅2016年就计划吸纳28~30万海外移民。 这背后是2015年加国人口仅有0.9%增长的现实,假如不引入移民而仅靠国民分娩,20年内老龄人口将远超青壮年。

  Bloomberg Benchmark的分析师也指出,“(2016年)加拿大人口已经达到一个分界点,如果没有年轻的移民人口,就不会出现增长”。加拿大统计局的就业数据也显示,2015年移民的就业数字增加,而本地出生的人士就业率下降。这并不是“移民偷走了加拿大人的工作”,而是加拿大人年龄渐增退出职场所致。新移民的失业率仍然较高,抵加不到5年的高达11.6%。 失业背后是移民家庭的不幸故事,典型案例是2006年44岁的华裔博士蒋国兵从多伦多一座高速公路立交桥跳下自杀身亡。蒋是清华硕士、美国核物理学博士,移民加国后却只能在一家油漆厂打工,再进入多伦多大学读博士并做博士后研究后仍找不到专业工作,面临必须放弃专业做蓝领的局面,他最终忧郁成疾自杀。这是人才流动中造成“人才浪费”以及“三输”局面的典型案例,耐人深思。

  因此,政府在人才战争中必须思考一个重要问题:引进人才必须与使用人才、国家实际需求相结合。

  加拿大政府移民网站上说得很清楚:即使符合技术移民资格,也并不意味着来到加拿大一定能找到合适的工作,拥有高学历也不能确保获得高水平工作的机会。加拿大对于工程师、程序员的需求,远低于对餐饮工、水电工、木工、清洁工、建筑工、司机等蓝领的需求。有研究者表示,加拿大更需要的是能从事本地公民不愿做的职业的低级劳动者以及拥有大量资金的投资移民,“他们之所以喜欢高学历的移民,是因为认为高学历人的后代犯罪率比较低,而不是有合适的位置给高学历者”。因此,高技能人才、投资人士、外国留学生方是加拿大政府移民政策的优先考虑对象。

  值得关注的是,加拿大是全球首个实行积分制移民制度的国家,并根据各个省的情况采取省提名移民计划,还会根据国内劳动力市场需求变化不断地更新移民政策,以更好地满足国内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需要。这套移民制度有效地引进了符合国家发展需要的人才,先后被澳大利亚、新西兰和英国等所效仿。

  2013年,加拿大又在全球首创“创业移民签证”(Start-up Visa Programme),延揽海外高端精英人才、高科技人才和企业家,鼓励他们赴加创办高科技企业,这被视为加国企业家移民制度的重大改革。

  吸引外国留学生,也是加拿大既补充人才又创汇的重要战略。加拿大是全球第七大留学生接收国,留学性价比较好,中国则是头号生源国,2015年在加留学生约8.7万人,占加国吸引留学生总数的32.5%。加拿大前移民部长肯尼(Jason Kenney)曾坦言:“我们吸纳的外国留学生还不够多。”他承认各所大学都很欢迎留学生,因为留学生每年支付高昂学费,是他们的“收入来源”。 与之相应的配套政策则是进一步放宽在读留学生打工范围,调整工作政策甚至调整积分评估等移民政策促进留学生在加就业。

  吸引移民的同时,加拿大也在对抗人才外流。20世纪90年代是人才流失高峰期,1994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签署后,每1名美国技术人才移民到加拿大,会有3~6名加拿大技术人才移民到美国,“脑力外流”十分严重。然而,1999年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 Canada)的报告显示:加拿大虽有人才流失到美国,但每流失1名人才的同时也从其他国家获得了4名人才进行补充——中国,正是补充人才的重要来源国!2015年约128万加拿大人生活在海外,占公民总数的3.45%,与吸引来的移民数量相差6倍多,可见引才战绩优异。

  2017年1月艾哈迈德·胡赛因(Ahmed Hussen)宣誓就职加拿大的移民、难民和公民部长。他很年轻,40岁,口才好,平易近人。胡赛因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出生和长大,后来索马里内战加剧,他跟家人逃到了肯尼亚,16岁时又辗转以难民身份来到加拿大,在这儿读书,当律师,又踏上从政道路。 无独有偶,华人伍冰枝祖籍广东台山,以难民抵达加拿大,后来成为加拿大历史上第二位女性、第一位非白人和第一位没有政治或军事背景的总督。从中可见,加拿大给移民提供了参政议政和治理国家的发挥空间,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加国的移民融入工作值得借鉴。

  加拿大自由党在移民政策上比保守党更为开放。小特鲁多上任后,下令联邦移民部进一步降低移民门槛,具体包括:“将依亲子女移民的年龄上限由19岁恢复至22岁”“申请入籍时,以留学生身份在加国居住的时间可以重新‘折半计算’成移民后的居住时间”“撤销本国政府剥夺双国籍人士的加国公民身份的权利”等。透过这些移民新政,我们不难发现,加国正在将目光投向世界各地的年轻力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