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连载】我就电你个视的——混在电视圈(1)

(2011-07-08 15:54:41)
标签:

杂谈

1 做电视纯属偶然……中的必然

 

【连载】我就电你个视的——混在电视圈(1)

 

必须要感谢足球。生活不能假设,所以必须要感谢足球。

 

大概5年前,我曾经说过:迄今为止我全部财富的80%来自于从事与足球相关的工作所得。虽然这个比例在今天或许下降到了50%,但即使有一天这个比例下降到5%,也依然无法抹杀足球之于我生活的重要意义。

 

我从来没想过做电视节目主持人,骗人是孙子。1993年初在一张抱猪头肉、油渍麻花的《北京晚报》上看到一条通栏广告:北京广播电台交通台招聘业余节目主持人,我应聘了并且应聘上了,即便那个时候,也没想过有朝一日做电视节目主持人,我觉得如果一辈子能做一名广播节目主持人就算是一种极度的圆满了。

 

我还真不是一个有远虑的人,属于看着碗里的就吃碗里的,至于锅里的和我无关。 事实上,广播节目主持人和电视节目主持人之间没有什么不可逾越的鸿沟,比如白岩松、崔永元早前干的都是广播。当然,我开始做广播的时候,小白、小崔以及小三、小四什么的,我都闻所未闻。

 

那个时候,电视对我而言基本上只有两个功用——1,看各种足球转播;2,看春节联欢晚会。

 

第一次上电视是什么情况来着?

 

用力想了想,应该是1994年7月,具体说是美国世界杯期间。当时我被北京交通台开除之后转投了北京新闻台,主持一档名叫《足球一小时》的周播节目,聊世界杯。其间北京电视台新闻部一个节目组联系我,说他们正在做一个“中国人的世界杯生活”的专题,想采访我一下下。

 

就在建外北广传媒三层的直播间,我平生第一次面对电视台的摄像机,记者在一边提问,我哇啦哇啦说了大概有20分钟,后来我爸看了播出的节目,告诉我,我的镜头前后加起来应该有20秒钟,我感觉做电视太特么浪费了,说20分钟才用20秒钟,哪儿像我做广播,直播,说一个小时就用一个小时。

 

1994年因为做广播足球节目有了点小名气,这种名气在1995年有了一定程度的提升,主要原因是足球太火了,我近朱者赤。那时候在伟大首都的街头巷尾,如果你不聊点北京国安、不聊点高峰、曹限东,你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

 

我的长相比较特别,比如鼻子大得离谱,我的声音比我的长相更特别,典型的烟酒嗓,其实我滴酒不沾。1994年我在北京交通广播电台刚开始做主持人的时候,就因为这个嗓音,很多15-40岁的女性听众纷纷写来热情洋溢的信,信中纷纷猜测我的年龄和模样,大体是——40岁上下、微胖、戴眼镜,一中年男子。

 

显然她们猜的有点着急了,那是现在的我。 

 

1995年我上了两次电视,一次是北京电视台体育频道,一次是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其实都是一件事——球迷知识电视大奖赛;我作为球迷,参赛选手之一。

 

您想啊,足球火了,跟足球相关的节目肯定受欢迎。足协下属的一家公司举办了全国球迷知识电视大奖赛,在全国不是八个就是十个城市先进行预赛,北京电视台承办了北京地区的比赛。

 

当时北京电车公司有一支乙级队,公司也很重视足球这个项目,组队参赛的过程中请我做了“外援”,我和另外俩哥们组成电车队登上了北京电视台的荧屏,最终夺取了冠军;夺冠的第二天,电车公司一位女领导把我叫去,在一间小屋里趁四周无人塞给我一个信封,里面有3000元人民币。

 

那天晚上,我请全家吃了一顿大餐,花了大概100多块,那时候的物价真便宜。

 

一个月后我代表北京队又出现在了CCTV,总决赛比较惨烈,我指的是我们输得比较惨烈,最后只获得了第6名。那天的主持人是宋世雄老师,我是听着宋老师的解说长大的,现场我的感觉只有一个:宋老师解说是把好手,主持节目真不太灵光。

 

因为上了这两次电视,我的尊荣得到了史无前例的曝光,原来听广播知道董路的人,这回对上号了;原来压根不知道董路是谁的人,见着我觉得眼熟了。

 

偶尔,我打车的时候,的哥认出我,下车不要我车钱,或者在饭馆吃饭的时候,邻桌的人认出我,非给我点两瓶啤酒。

 

幸亏那时候我没车,不然,八成就成高晓松了。

 

1995年夏天的一次谈话,让我第一次意识到或许未来有一天我还真可能走上电视……【未完待续】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