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刘翔应该走完110米

(2008-08-18 12:05:41)
标签:

体育

伤的究竟是脚跟还是心灵,不可知也不重要;可以肯定的是,伤无法让刘翔以正常的状态完成比赛。

 

 刘翔退出比赛的消息从广播中猝然传来的时候,鸟巢现场9万名观众异口同声发出的那声“啊?!”听来让人毛骨悚然,我以为地球行将毁灭之时人的反应也不过如此。
 
 
这当然是一个难以接受的结局,但在难以接受之前是难以改变;改变不了你只能接受,接受不了你可以忍受,忍受不了你可以难受……坦白讲,我很难受。 
  
就在刘翔退出比赛之前半小时左右,我在北京卫视《光荣与梦想》直播节目中谈及刘翔时这样表达—— “不论刘翔在本届奥运会上最终结果如何,不可改变的两个事实是:一,刘翔作为一位伟大的110米跨栏选手曾经为中国赢得了巨大的荣誉;二,罗伯斯相比刘翔拥有着更多一些的跨栏天赋。 ” 
  
 
  
 事实上,一个26岁的大男孩多年以来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准确说都“不敢有”,这很不人性,很残酷,也很悲哀。 悲哀共同属于过去的刘翔以及许多的我们——如果真的一个人肩负着13亿人的重望,悲哀的总人数是“13亿+1”。 
  
我们为什么不能把所有对胜利、荣誉、骄傲、自豪的期望寄托在我们自己身上?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把所有对胜利、荣誉、骄傲、自豪的期望全然寄托在同一个“他”身上? 
  
 再直白点说:4年前刘翔在雅典奥运会赢得金牌的喜悦心情或许我们还记忆犹新,但过去的4年中,我们中又有多少人的生活因刘翔的金牌而发生了什么实质性的改变吗?
 
  没有,除了我们在电视的广告中实现了与刘翔的“天天见”。 真正发生实质性改变的只有一个人:刘翔。(其家人乃至教练可以忽略不计) 于是,让我们放过刘翔吧,甚至忘记都可以,4年前刘翔的金牌和今天
  刘翔的退出,对于你我而言,认真想来都没什么,生活还要继续,生活永远继续。 我有着这样的体会:生活中,许多的幸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幸福;许多的痛苦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痛苦。
 
  不必过度解释,不必过度渲染,不必过度愤怒,更不必过度悲伤。 我说过面对刘翔的退出有点难受;我难受的不是他的退出而是他退出的方式:我以为他至少应该在撤离赛场前和9万现场观众挥手道别,当然,如果是我,我宁愿坚持走完110米,在规则允许的情况下,慢慢地将10个栏一一推倒,直到走过终点。
 
  “推倒重来”,实际上是每一个人的一生都需要做的一件事情,区别只在于有没有这样的勇气。 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上坦桑尼亚马拉松选手阿赫瓦里的故事广为流传,他留下的那句名言感人至深:“我的祖国把我从7000英里之外的地方送到这里,不是让我开始比赛,而是让我完成比赛。”
 
  祖国把刘翔从7公里之外的地方送到奥运会,同样不是让他开始比赛,而是让他完成比赛。 很遗憾,今天的刘翔不是40年前的阿赫瓦里。 拜托了,CCTV的记者,你面如死灰、语气沉重、泪水涟涟的现场报道可以结束了,请不要让我们感觉置身于第29届夏季奥林匹克**好吗?
 
  我们什么也没有失去,此时,我们的家人、朋友、同事都很平安健康.健康.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