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答记者问

(2007-12-15 09:09:38)
标签:

文学/原创

问答

采访

新闻

记者

分类: 杂记
 

         “逄”观者清,另类观“星”

——访山东《大众日报》记者兼评论员逄春阶

赵金钿  石艳鸿  赖晓媛  谭真珍

 

                     (一)

   小逄仰首观星久矣,总以为众星在天,不沾人间烟火。近距离冷眼旁观,方窥见落地之星,与我等无异,有些星爷星妹素质甚至不敢恭维。遂把观感写出,请读者评判。栏名含旁观之意,行文不求周全,但求活泼。

——2004317《小逄观星》开栏话

 

   记者(以下简称记):《小逄观星》这个栏目当初是怎么诞生的?是根据您量身定做的吗?那为什么会用您的名字来命名一个栏目?

   逄春阶(以下简称逄):  2004年3月《大众日报》实行新一轮改扩版,决定增设“娱乐新闻”版,商量在版上开个评论专栏。我3月15日在北京采访刘震云,编辑宫梅打电话找我,说评论专栏要周二见报,要我写好传来。我当时就写了《刘震云这小子》。晚上,宫梅又打电话,说要给栏目起个名字,叫“逄观明星”“春阶观星”等等,都觉得不满意,最后宫梅大姐说:“小逄观星,怎么样?”她这一说,我觉得也不错。跟领导汇报,就这样定下来。本来是周二见报,因为突然插了广告,版面紧张,就改成周三见报了。栏目名字也就成了“小逄观星·周三有约”。看来周三比周二要好些。这个栏目,可以说是为我量身定做的,已经连续开设了近4年,每周一篇,除节假日外没有停止过,差不多有200篇了吧。

    也有人问,为什么叫小逄观星,你不小了呀,装嫩呀。是我不小了,著名画家丁聪八十多岁了,还叫小丁。当时叫“小”,不是强调年龄小,而是强调我个子矮小,见识小,文章的篇幅小。还有,小,有活泼之意,弄个“老逄观星”,就不顽皮了。

    记:您当初为什么想要做这个专栏?想要达到一种什么样的影响力?

    :当初没想到能开设这么长时间,我觉得顶多坚持一年半载,也没想到要达到什么影响力。就是写着玩儿。

   记:“小逄观星,周三有约”,每周三的评论文章写什么是您自己自主决定的还是编辑部指定选题和评论方向?您写作的自主性有多大?

   :我是这个栏目的皇帝,我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从来没有人干涉我。我们的总编在一次会上讲,希望编辑保护作者个人风格,希望评论有战斗性,要泼辣,要干脆利落。

   记:在做专栏的过程中,在选题、观点等问题上,有没有与编辑部、上级领导矛盾的时候?您都是怎么处理的?

   :从来没有,总编非常宽容,我最担心的是写不好,让读者厌烦。

   记:做《小逄观星》栏目这么久了,您肯定评论了不少“星”了,有没有觉得自己是在得罪人?以至于韩石山先生说您是“比他还狠毒的人,多少的学者和歌星被您糟蹋得不成样子了”,您觉得呢?想澄清一下吗?

   :没有。我曾经在《人间星话》的封底写过这么一段话:“谈不上一针见血,成不了一家之言,做不到一言九鼎,充其量是展一己之私,露一己之见,说一面之辞。回头看竟一片茫然,一脸无奈,一塌糊涂。目的无他,以口舌开心,以借明星自嘲为乐耳。”回头看看我写的东西,我这人确实挺坏,坏得都让人喜欢了。明星生气是暂时的,可当沉下心来,他们该感激我。我和韩石山先生是朋友,骂他是骂得狠了点儿。

    记:那针对文艺娱乐界发生的一些现象,可以概括谈谈您现在看到的现实的文艺娱乐界是怎样的吗?
    :现在的文艺娱乐界已经没有了过去艺人的激情,是人情多于激情,重形而轻魂,浮躁多于扎实。害怕孤独,喜欢喧嚣。还有为了自己成名,无耻的手段越来越多了。

记:您认为,面对现实的文艺娱乐界,部分新闻媒介在报道和做出评论时是否存在误区?
    逄: 也不能这么说,任何人都可以说话,评论,其实就是说出自己的观点。当然,有些报道倾向性太明显,比如为了某种利益什么的。

    记:您提出,进行娱乐评论,要通俗而不庸俗,同时要注重深度和新意。那面对现今众多的一般性娱乐报道,您这样推陈出新的评论是如何找到这种平衡点的?
    逄:比如观察一个明星,可以远观,可以近瞧,总有一个点是最佳角度,是最美的,或最丑的,当他或她的某一点触发了我,我会用我觉得合适的语言表达出来。

 

(二)

 

    “这世上最狠毒的是什么?先前我以为,狠莫若狮虎,毒莫若蛇蝎,近来看了一位年轻人的文章,觉得自己还是太不晓事了。狮虎蛇蝎不过是比喻,比喻人的,真要和狠毒的人比起来,动物们还是差了些。


    这个人就是大众日报社的
逢春阶。

……

   细细品读,小逄文章的独到之处,还是让我摸索到了一些。一是大处着眼而小处入手,有缝隙要人,没缝隙砸个缝隙也要入。二是文章虽短,绝不干枯,预设埋伏,四面合围,不管怎样的调度,定要让它丰盈饱满,枝叶葳蕤。三是机警幽默,涉笔成趣。这个趣,每每出于常人的料想。四我真不想说这个四,却又不能不说,这小子还是有点学问的,你看他,不管评价什么人,跳踉笑骂之外,总要引用那么一两句古文辞古诗词,且是那样的切当。这本是咱老韩的绝活儿,不意这小子用起来竟是这样的娴熟,几乎在咱家之上。”    

——摘自韩石山《一个比我还要狠毒的人》

  记:作家韩石山为您的作品《人间星话》作序中用“狠”来形容您的行文风格,很多人也用“痛快淋漓”来形容您的文章,您怎么看待这种评价?这种风格是如何形成的?

   逄:我生活中其实一点也不狠,过去在农村,有人让我杀鸡,我把刀架在鸡脖子上,看到鸡朝我眨眼,我就把它放了。
     韩先生说我狠,那是夸我,有调侃的意思。至于“痛快淋漓”,这个境界我还没达到。

  :您的文章很多都是率性而为的,用您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全凭个人好恶,带有明显的主观性”,这用现代的一个词儿来说就是一种个性的张扬,那你是怎么认为的呢?这种个性的张扬面对现实的情况是否存在妥协而出现"点到为止"的现象呢?

  :是啊,有些更刺激的东西,我没写,写出来对明星不好,当然,我也怕他们告我。于是,我就变的狡猾一些。

  记:我们都知道,比较喜欢喝酒的人,性格都比较豪放。而您似乎也是一个比较喜欢喝酒的人,那您觉得您的这种性格和您的写作风格有没有什么联系?
  :哈哈。我是比较喜欢喝酒,喝酒后对自己是一次解放。因为平时让社会的许多规范捆绑着,酒可以暂时给你松绑。可是,喝醉了,就失态了,这样不好。有时我也喝醉,得罪了人,第二天再厚着脸皮道歉。哎呀,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醉其实是罪》,喝多了自己受罪,得罪了人还得赔罪,家人比如我的母亲还得陪着我受罪。伺候我水呀,糖呀什么的。
     我老想戒酒,戒不了。因为朋友太多,又耳根子软。
     我觉得写作,就是要天马行空,就是要破格。隔靴瘙痒赞何益,入木三分骂亦精。我们不要做隔靴瘙痒的事,就是要入木三分,即使入不了三分,二分也行;就是要一针见血,不能两针,更不能三针。要不,两针的时候,读者就跑了。

 

( )

    作为一名在山东供职多年的记者和评论员,逄春阶已经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新闻观念和新闻操作方法,也对新闻行业有了一些从业感受,让我们来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记:您曾说自己是"爱挑毛病的人",这或许对于写评论是个好习惯,但是对于客观的新闻报道呢?您如何去避免自己太多主观色彩介入的呢?
  :评论和新闻报道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体裁。在西方的报纸,专门有评论版块,有新闻版块,分的是很清楚的。评论,又评又论,是主观的,新闻报道以真实为最高原则,要客观,尽量不搀杂主观的东西,但是至于怎么取舍,也有自己的立场,所以,也不能说纯客观。

记:您既是记者,又是评论员,您平时是如何很好地区分这两种不同的职业角色的?那您本人又比较喜欢哪一种角色呢?
   逄:记者就跟蜜蜂一样到处采,很辛苦。而评论员需要梳理观点,透过现象来把握本质。新闻记者偏重于感性,而评论员,偏重于理性。比较而言,写评论更过瘾一些。

记:那么,作为一名专栏评论员,写了这么多的评论文章,您会不会觉得有时候思维会模式化?在这种情况下,怎样克服已形成的评论写作与角度的固定思维模式?

  逄:确实有思维上的模式化,这也是我感到痛苦的,每一篇,写起来都很不轻松,总想写出花样,但是往往事与愿违。现在我又很忙,我有好多文章需要写,要采访,写评论仅仅每周占用大半天时间吧。平时,靠读书来调整自己,突破自己,可是近几年记忆力下降,老记不住。

写了这么多年,有点累。我的体会可以用宋代杨万里《过上湖岭望招贤江南北山》的诗句来概括:“岭下看山似伏涛,见人上岭旋争豪;一登一陟一回顾,我脚高时他更高。” 写东西真如登山。写一次,就逼迫你思考一次。当回头看的时候,即使没有登到山巅,但也能看到山下的风景,会把所有的汗水让山风吹干,内心里充满快乐。

 记:您的很多文章叙述的内容和评价多是与山东有关的,除去了地域性的关系,那其中是否还有“齐鲁情结”?
 逄:因为我们是一家省报,要考虑到跟读者的贴近性,所以经常会找明星与山东的关联点。至于齐鲁情结,大概有吧。

 记:齐鲁大地是一片文化之地。近年来,山东的发展也不断地打出文化品牌。作为山东省委机关报《大众日报》的一名知名记者,您认为传承地方文化,助推本地文化产业发展,是否应成为地方媒体的媒体义务之一?
  逄:我不是知名记者,我们《大众日报》好多人写得比我好。我为成为《大众日报》的一名记者而自豪,我们《大众日报》在解放前牺牲了300多个战地记者,翻看过去发黄的报纸,看到先辈们一手拿笔,一手拿枪,没有颓唐,没有丧气,只有激情和忘我的精神状态,那叫朝气,我现在觉得自己身上已经缺乏朝气了。
     作为报纸,传承地方文化,助推本地文化产业发展,当然应成为地方媒体的媒体义务。我刚刚从河南省采访回来,就是去采访河南的文化产业发展,看人家怎么干的,我们怎么借鉴。

 记:回顾这么多年的从业经历,您觉得这份职业给您带来了什么?

 :我知道了人生的艰难,我知道了别人也如我一样的艰难。但我往往自己的笔写不出这种艰难。所以有时很痛苦。
     我知道了世界之大,其实我很渺小,如蚂蚁一样在地上爬。常常期待着远方也有一只蚂蚁朝我这个方向爬,到跟前,打声招呼。
     我知道了我不能改变一切,我知道我永远不能抵达别人的心,只是接近。
     我知道了闪光的文字都是心血所擦亮的。

 

    除了大众日报的记者和评论员身份外,逄春阶还是新浪网上的一名博友。

  :我们看您的博客“逄观者清”,看得出您对博客“建设”很积极,页面很不错简洁美观,内容也很丰富及时,坚持写了2年多了吧,您为什么会建博客呢?是以文会友?为点击率?还是单纯写写玩玩的?或其他?

逄:建博客纯是偶然。2005年10月17日晚,获悉巴金先生去世的消息,我就组织纪念文章,先是约请山东省作协主席张炜写了一篇,接着又约请在北京的作家矫健写了一篇。忙完已经是深夜,在新浪网上闲逛,就随便申请了个博客。

   我自己申请博客就是为了储藏自己文字,这是我的网上的仓库。这个空间很大。当然朋友来看看,我也很喜欢。不看呢,我也不埋怨,大家都忙。

  :通过您的博客,知道您前一阵在学英语,还报名参加了一个山师的辅导班,您怎么会去学英语呢?对于有人建议说“年纪不小了,把精力用在该用的地方去”您怎么看?

  逄:是为了评职称。不过,学学英语能改变自己的思维方式。可惜老学不好。年纪不小了,把精力用在该用的地方是个善意的提醒,确实有道理。

  记:看了您博客上对《色戒》的评论——“我看到炒作最多的是,《色·戒》被删掉了色情镜头多少分钟,故事情节不连贯了,李安好多的艺术手法没展开等等。删镜头这种炒作,有营销上的考虑。大家都好像有个期待,而这个期待又模糊着。好像被剪了的电影,还残留着一些什么,让人产生一些想象。这就好比‘去势’了的动物,好奇的人总要看看它们被‘去’后的表现。”——我也很赞同您的观点,您对当前的中国电影怎样看?

  逄:中国电影缺乏悲天悯人的元素。导演多是冷血动物。

  记:对《色戒》的评论中,您提到自己“爱挑毛病”的职业病,努力压制不对《色戒》偏见,那在生活中其他事情上,这种“爱挑毛病”有没有影响到您?有没有让您显得“愤青”?

  逄:没有。我爱挑毛病,但在嘴上不表现出来。如果整天看什么都不顺眼,那样的话,别人还不得骂死你呀。

 :最后,用您“爱挑毛病”的习惯,给我们的采访挑挑毛病,给我们初出茅庐的新闻系学生挑挑毛病。

  逄:你们都很好,比我们这一代人学习环境要好,老师水平也高。我们那一代人就业压力小,而你们现在就业压力太大,反而影响了学习,这很遗憾。

   你问的问题也很好。记者这个职业应该不错,就是苦点儿,累点儿。

最后,非常感谢你们几位记者,你们的采访,是对我的提醒,也是逼迫我梳理自己,认识自己。

 

 

   记者后记刚开始我们是以邮件和逄老师进行联系的,但是在只收到一封答应采访的回邮之后我们就没有收到任何的回复了,在焦急的情况下,我们这群初出茅庐的记者小学徒一天一封地进行“密集式邮件轰炸”,最后几经波折我们才知道是因为邮件收发问题所致,我们才没有收到逄老师的回复,也就知道了老师不但没有因为公事繁忙而不给与回复,而是每天耐心的一封又一封的给我们回信了。

    然而缘悭一面,最后因为逄老师长时间的出差,我们始终没有能亲自采访到他,但是在收到最后的邮件采访回复后,我们都深受感动。

   那是因为,这是一份在省外出差采访了一周多,已经疲惫不堪的逄老师在深夜将近一点钟给我们发回来的详尽采访回复。

                                   (2007年12月6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