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厦门老柯
厦门老柯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6,024
  • 关注人气:1,3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改教时期(一)马丁路德

(2006-09-12 13:30:10)
分类: 文史
宗教改革时期开始与马丁路德(1517-1555)
 
中世纪教会非常强调罪及罪的刑罚。当时教会和今日天主教均认为炼狱是在人死后上天堂前,灵魂被火炼净的地方。根据罗马天主教的规定,有四个圣礼是有关赦罪、除罪及免刑的。它们是洗礼、圣餐礼、告解礼,和临终抹油礼。
 
告解礼是当时教会最重要的圣礼。这项圣礼的重点在于神甫的宣赦,包括罪的赦免及永恒罪刑的解脱。犯罪之人若要得赦罪,必须做三件事:(1)痛悔、(2)向神甫认罪、(3)因功补罪。神甫看见悔罪者的痛悔又亲听他的认罪后,就可以宣赦。然后,神甫就要决定悔罪者当行之善功,以期能“因功补罪”。善功的方式很广,也看所犯之罪的大小而定。大体上善功包括:念诵数遍祷告文、禁食、捐项、朝圣、参加十字军及苦刑。经过一段时期后,告解制度有了新的发展。教会开始准许悔罪者以偿付款项的方式来代替苦刑或善功。教会则开出一张声明书,宣告该悔罪者已藉付款方式从刑罚中释放。这就是“赎罪券”的由来。
 
马丁路德于公元1483年生在德国埃斯勒本城(Eisleben)。公元1505年,他在耳弗特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半年后,他不顾父亲的强烈反对与愤怒,突然放弃学业,进入耳弗特奥古斯丁修道院。此后他改攻神学。公元1507年被按立为神甫;第二年,被派到威登堡大学担任教师。在那儿,他拿到第一个神学学位——圣经学士。一年以后,路德又调回耳弗特大学。在那儿,他拿到第二个神学学位——修辞学硕士。以后,他被派教授当时的神学标准课本《彼得伦巴的句语》(Sentences)。这样,路德廿六岁时就在神学界占据重要地位。
 
路德生长在基督教环境中,他对自己灵魂的得救极其关切。根据教会的教导,他得到的结论是:人要得救的最佳途径是逃避这个世界。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会如此不顾父亲的忿怒与忧伤,毅然埋进修道院的原因。在修道院中,他过着最严格的禁欲生活。他竭尽己力,为了赚取灵魂的得救。他乐意承担最卑下的工作,祷告、禁食、鞭打自己,甚至超过修道院最严格院规的要求,使他看起来形同一副骷髅。就是在最冷的寒冬,他的斗室也不设暖气,他经常彻夜不眠,偶然或在席子上睡一下。他被自己极度的罪恶感及失丧的情况所压,时常落入最深的幽暗和失望之中。不管作怎样努力,他总觉得还赚不到自己的救恩。公元1512年年底,他坐在威登堡的斗室中看到罗马书1章17节“义人必因信得生”时,他一边读,一边揣摩、深思。突然间,一股无法言喻的喜乐,充满他的心中,灵魂的重担刹那间完全脱落。在这以前,他一直努力行善,想赚取救恩,却始终没有“做够”的感觉,现在,神亲自告诉他:“人得救非藉善行,乃藉信心。”罗马书1章17节成为路德的“天堂之门”。
 
1517年,帖次勒——这位教皇的赎罪卷总代理到了威登堡附近的城来卖赎罪卷,引起了路德及其同僚极大的反感。当年10月31日路德将著名的“九十五条主张”贴在威登堡教堂门上,攻击赎罪卷系统并邀人与他辩论。公元1518年四月,所有奥古斯丁派修道院,在海得堡召开年会与路德进行辩论。在会中,路德发现反对的势力比他预期的要强得多。路德所做的事,实际上打击到教皇的两个要害:他的权威和他的钱包。他所摇动的,正是当日教会的错误根基。
 
公元1519年7月,路德与教皇代表厄克在莱比锡激辩后,正式宣告和罗马天主教的圣品阶级一刀两断。从此以后,路德和罗马教会之间的冲突,进入了生死攸关的局面。公元1520年6月15日,教皇利奥十世革除了路德的教籍。12月10日,路德当众将教皇的诏告烧毁。教皇发现用宗教权势无法奈何路德时,就动用了世俗权势的力量。1521年4月,路德到沃木斯在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与国会面前受审。路德宣告除非有人能用圣经或正当的理由指明他的错误,否则他不能收回他的主张。路德处身于极度危险之中。为了保护路德,在他回程的路上,他的朋友撒克逊选候腓特烈偷偷安排人将他绑架,藏在瓦特堡直到次年3月。
 
路德于1522年回到威登堡,领导改教运动。许多重大改革被逐步地带进教会:教皇制被弃绝,圣职人员和平信徒之间的差别也被摒除。路德宣称:“所有信徒都是祭司;圣礼只有两个,而非七个;圣礼不是得救的必要条件。”就这样,路德敲响了罗马天主教体系的丧钟,他折断了数世纪来罗马加给信徒的重轭,而恢复了基督徒的自由。这份自由对当日基督徒的意义,是我们今天这些从未负过“罗马之轭”的人所无法了解的。他们不再向圣徒及马利亚祷告,也弃绝了拜偶像、遗物、朝圣、宗教游行、圣水、外表禁欲、修道、为死人祈祷及相信炼狱等事。
 
路德似乎同时拥有激进与保守的特质,这导致了他后来的不少错误,也导致了改教派的分裂。1524年开始,他先是与人文主义者如伊拉斯母意见不合。伊拉斯母主张除了恩典,人也要用自由意志来决定归向神。1525年路德写《论意志的捆绑》逐条反驳前书,自此大半的人文主义者与路德分离。1525年受封建主压迫的农民将路德以圣经为权威的原则用到他们的社会及经济的处境中,提出十二条要求以改善农民的生活。起初路德鼓励两方和解,但当他推断此社会运动将会造成支援改教的地区失序而危及改教运动时,他却用粗暴的语言写了一篇《反打劫杀人的农民暴徒》,敦促各国诸侯加以镇压。结果有将近十万农民惨遭杀戮。德国南部的农民或因此而仍回到天主教中。路德与慈运理同为宗教改革的领袖,一在德北,一在瑞士,若能合作,当能产生更大的改革成果。可惜1529年,他们因对圣餐的理解不同,在马尔堡(Marburg)会谈破裂,两者所带领的运动终无法合流。
 
公元1525年6月13日,路德又获得一位最独特的助手。因为在那天,路德与凯瑟琳结婚。她本是一位修女,而路德原为一名修士。有三百年之久,根据罗马教会的条例,神甫是不许结婚的。在一个人当修士或修女之前,必须先发誓永不结婚,这就是所谓的“圣品人员独身制”。当路德结婚后,许多祭司、修士、修女都照他的榜样而行,成为改教运动中,脱离罗马天主教的另一步。
 
德法战争在1529年结束后,皇帝终于有余力来对付路德。国会开会规定帝国内只可以信天主教。支援路德的六位王侯及十四个自由市的代表在会中宣读了一篇名为《抗议》的文件。自此他们被称为抗议派,更正教被称为抗议宗从此开始。1530年国会开会在奥斯堡。墨兰顿在路德的同意下拟俱了奥斯堡信仰告白在国会上提出。此文件成为抗议宗的正式信条。支援路德的王侯在1531年组成了施马加登同盟以对抗皇帝可能的攻击,幸而1532-1542年间,皇帝又与土耳其人及法国打仗,抗议派又得喘息机会。
 
路德晚年受到腓力之重婚事件所困扰。腓力是支援路德的王侯之一。路德体恤他的处境而同意他于1540年悄悄重婚。结果事情宣扬出去,成了皇帝攻击路德派的一个借口。路德在抗议宗大受威胁的情势下于1546年病逝,宗教改革大业由墨兰顿继承。这时皇帝也终于准备好要攻打抗议宗王侯了。战争从1546年打到1552年,双方订定和约,约定三年后的国会中商定解决办法。1555年国会在奥斯堡开会,签定奥斯堡和约,规定帝国内所有抗议宗与天主教享平等待遇。每个诸侯可决定其领土内的宗教,境内不同信仰者可自由移民他地。但天主教领袖若改信抗议宗,他必须放弃他所管与所有的,如此规定是为了防止更多的德国诸侯加入抗议宗。至此抗议宗在德国合法的地位已得建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