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厦门老柯
厦门老柯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6,469
  • 关注人气:1,3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世纪教会(四)教会分裂与自由斗争

(2006-08-02 16:42:27)
分类: 文史
教会分裂、修道主义和教会的自由斗争(1054—1077)
 
西罗马帝国虽亡,西方教会却历劫而存,且继续增长。教会在西北欧地区迭有进展,南部却被回教势力吞噬,损失惨重。当时在西方,教会已在意大利、法国、荷兰、英格兰。德国、奥国、丹麦、挪威、瑞典、爱尔兰、苏格兰及俄国奠立了稳固基础。其中俄国的基督化归功于君士坦丁堡的宣教士,他们在俄国建立了东正教会。日耳曼人渐渐成为西方教会的大部份。教会原属于说拉丁文的罗马人,现在却慢慢转移到原为外族的日耳曼人手中。日耳曼人没有自己的文化,由于教会的努力,罗马将拉丁语言、文学与文明传给了日耳曼人。因此,西方教会的成员虽然大部份是日耳曼人,却仍称为“拉丁教会”。教会日耳曼化成为教会历史的转折点,因为由这许多不同因素组成的教会,免不了会产生发酵作用。经过几世纪的发酵,必然会造成很大的后果。

东方的情形则与西方完全不同。东罗马帝国虽曾经历日耳曼蛮族的打击,却仍屹立不动,而且维持了一千年国运。当然我们没忘记帝国东部的叙利亚、巴勒斯坦及埃及都已经落入回教徒手中,这些地区的教会极其衰弱。然而帝国所余的省份,即小亚细亚与巴尔干半岛一带,教会仍然蓬勃。这些东方教会所采用的语言是希腊文。东西方的差异,使教会来到了分叉路口。到教皇利奥九世在位时,东西方教会正式决裂。这事是由于利奥九世与君士坦丁堡主教长瑟如拉留Michael Cerularius)之间的不睦。公元1054年,教皇利奥九世的代表拿着教皇革除瑟如拉留教籍的诏谕,放在君士坦丁堡圣苏菲亚教堂的圣坛上。瑟如拉留盛怒之下,一报还一报,也革除了教皇利奥九世的教籍。过去一千年,教会一直是个整体。到了公元1054年,教会分裂为二,成为希腊东方教会与拉丁西方教会。

东方教会曾出过不少伟大的神学家,如亚历山大的革利免、亚他那修和俄利根。还有值得一提的大马士革的约翰,在他的巨著《知识之源》(The Fountain of Knowledge)中,他把整个东方教会的神学发展,以简洁平易的手法归纳出来,这本书被译成拉丁文,传到西方拉丁教会。但是到公元十一世纪时,东方教会在伊斯兰世界的围困中变得止步不前,几乎不见踪影。因此,我们回顾的历史也将集中在西方拉丁教会。西方教会恰和东方教会相反:它的成员是年轻、强健的日耳曼人,在中世纪时代,他们不但充满活力,而且是片常因飓风掀起狂浪的大海。
 
初期教会时修道主义即产生和发展。到中世纪,教会的光景更加低落,促使人们迫切寻求属灵的满足。这种情形本可以导致属灵的复兴,不幸却发展成一种病态:人们没有回到纯正圣经的教导,反而转向禁欲主义。西方教会则发展成为修道院。修士和修女过禁欲生活;他们弃绝世上的财物;饮食绝不超过最低需要量,每日仅以白水及面包度日,而且经常禁食;他们也用鞭子鞭打自己、刑罚自己;修士和修女绝不结婚;在禁欲生活中,他们专心祈祷、读经及默想。修道主义发展到最后一个阶段,是修道会的成立。几间修道院联合在一起,制订一套规条,治理统一,便成为一个修道会。

中世纪修士对西欧文明有极大的贡献。当蛮族涌进帝国时,这些修道院变成了避难所,同时又是当时农业与文化的中心。可惜修道主义本身奠基在错误的观念上。当时在教会中,有所谓的高级与低级的灵性。一个基督徒若要成为“高级”的信徒,就必须做修士或修女。修士和修女被一般人尊为“敬虔者”。这种把灵性人为地分成高级与低级的看法是错误的。甚至今天,罗马天主教的神甫也有分别:在教会中事奉的神甫是住在俗界的,称为“教区神甫”,进入修道院的神甫则称为“敬虔神甫”。修道主义认为,本性罪恶的人可以藉着逃避世界而达到圣洁的地步。
 
不管怎样,每个时代都有真基督徒,甚至在最黑暗的第十世纪也不例外。他们看到教会的腐化,心中忧伤。其中有一位是亚奎丹公爵、教虔者威廉;他于公元910年在法国东部的克吕尼创立一所新的修道院。该院严格执行禁欲生活,于是“克吕尼运动”广传到其它修道院。其后的两百年中,克吕尼革新运动成为改善教会属灵光景的强大力量。修道主义的原则及方法虽然错误,但它的动机却是真诚的;克吕尼运动的方式虽然错误,但确唤起当代属灵的觉醒。克吕尼修道院在最兴盛的时期,统管了二千多所修道院。这运动塑造出伟大的希尔得布兰,后来成为教皇贵格利七世;因他的缘故,克吕尼修道院对教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克吕尼运动”的目的在于革新圣职人员、修道士及教皇制。大家是否记得三位教皇同时在位、互相攻击的事?其中以本尼狄克九世最坏、最无耻,他竟然将教皇职位出售。为了结束这种混乱局面并维护健全的教皇制,克吕尼运动的改革家们决定向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德国的亨利三世求援。亨利三世是一位虔诚的信徒,非常赞赏克吕尼运动。于是在他的领导下,开了一次宗教会议,把西维斯特三世革职,同时逼贵格利六世辞职,并将他放逐到德国。他又召开另一次会议,将本尼狄克九世革职。教皇座位本来就不能容三人同坐。现在,这三位竞争者相继被摔下了宝座。

为了避免再卷入罗马的腐败,亨利三世另选一位德国主教就任教皇职,就是教皇革利免二世。然而这个教皇与继任的教皇都很短命,在位不久就去世。亨利便指派自己的表兄弟、土尔主教为教皇,是为利奥九世。他是克吕尼运动的强力支持者,正因为他有改革的热诚,才被皇帝指派为教皇。新教皇不遗余力地推动革新,他强调三件事:(一)神甫绝对禁止结婚。(二)不得实行圣职买卖。(三)非经圣职人员及会众选举,没有人可担任教会职务。

教皇利奥九世去世后,克吕尼改革家们面临难关:教皇制虽然已脱离罗马贵族的控制,然而还是藉德皇之助而维持的,事实上,教皇制不过是换个主人而已。到目前为止,有两个原因使克吕尼改革家们容忍皇室对教皇的控制:(一)这是教皇制摆脱罗马贵族的唯一之路。(二)虽然德皇亨利三世也像罗马贵族一样垄断教皇制,但他对革新运动非常赞同,罗马贵族则完全反对。因此,克吕尼改革家们宁可站在皇室这一边。如今这位能干的皇帝去世了,即位的亨利四世只是一个六岁孩童,当权的是他软弱的母后爱格妮。因此,克吕尼改革家们深信,这是教皇制摆脱皇室控制的最佳时机。
 
克吕尼改革家授意罗马圣职人员选出了一位新教皇司提反十世。这件事完全没有经过皇室的决定或影响,甚至根本没有咨询太后爱格妮的意见。但司提反十世没有让矛盾表象化。司提反十世去世后,罗马贵族就选了一个自己人为教皇,是为本尼狄克十世。于是,那些在改革运动中新选出的红衣主教必须离开罗马逃命。这对克吕尼改革家而言是个黑暗时期,似乎教皇本尼狄克九世时代的腐败又卷土重来,然而,他们却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中得到帮助。

原来在教皇贵格利六世被放逐到德国时,有一位名叫希尔得布兰的年轻人伴他同往。亨利三世指派利奥九世为教皇,他赴罗马就职时,从德国带希尔得布兰同往。抵罗马后,利奥九世给他副执事的职位,专管教皇的经济事务。这一位在利奥九世时代完全不被人注意的希尔得布兰,在当前艰困的时期中挺身而出,成为黑暗时代的救星。首先他注意观察,要找到一位赞同克吕尼运动的好教皇;于是,佛罗伦斯主教成为他的人选;接着,他联合塔斯卡尼公爵及一部份罗马人支持这位人选;然后,他得到爱格妮的认可;最后,他召回那批逃命的红衣主教,他们便选举了希尔得布兰所提出的候选人为继任教皇,这位新教皇的称号是尼古拉二世。公元1073年,希尔得布兰被选为教皇,他以贵格利七世为称号,表达他对贵格利六世的感激和纪念。希尔得布兰,也就是贵格利七世,是教会历史中最杰出的人物之一。
 
教会和政府变成两个平行的组织,因此便产生了“教会与政府”关系的问题。解决之道有三种可能性:(1)教会与政府地位同等。(2)政府高于教会。(3)教会高于政府。东方的教会采用第二种方法。皇帝全权控制教会。在西方,这个问题造成严重的冲突。有许多人主张政府高于教会,也有许多人主张教会高于政府,只有少数人赞成教会与政府地位同等。也因此,东方教会的历史平淡乏味;而西方教会为了和政府互争领导地位,教会历史发展充满曲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