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介末花花
介末花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969
  • 关注人气: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血色子午线中文版002

(2010-12-18 21:30:15)
标签:

科马克·麦卡锡

血色子午线

中文版

译文

介末文章

文化

分类: 译望无际

血色子午线中文版002

——标题——

血色子午线

                   又名

                         西部晚红

         科马克•麦卡锡

 

——介绍与题献——

 

    科马克•麦卡锡著有《果园守护人》、《外围黑暗》、《神之子》、《沙崔》、《血色子午线》以及曾获美国国家图书奖和全国批评家协会奖的《《骏马》。

 

    感谢林德赫斯特基金会、古根海姆基金会和麦克阿瑟基金会,并对自己二十年来的编辑艾伯特•厄斯金深表谢意。


——书前引文——

 

 

    你念头可怕,可内心懦弱。你的行为虽心怀怜悯却残暴无比,实为荒谬,但罪行已不冷静地犯下,仿佛不可抗拒。最后,你对流血越来越恐惧。但时间不止,流血不息。

——保尔•瓦雷里[]出自作者1895年写于甲午战争时期的《写在鸭绿江》。保尔·瓦雷里(18711945),法国著名的象征派诗人。作品集有《旧诗稿》、《年轻的命运女神》、《幻美集》等。其中《海滨墓园》广为人知。)

 

莫视磨难为生命之漆暗,且失落其中仿若深陷悲痛。此非悲痛。因悲痛乃为死亡所吞噬,死亡与垂死方乃真正生命之漆暗。

——雅各布•伯麦[] 雅各布·伯麦(15751624),中世纪时期德意志神秘主义哲学家,黑格尔誉之为“德国第一哲学家”。)

 

去年曾率队赴北埃塞俄比亚阿法尔人居住区考察的克拉克,和他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大学的同事蒂姆•D•怀特,都声称,在对一块30万年前的头骨化石所进行的重新考察中,意外地在同一地区发现了更早的被剥取过头皮的证据。

——《尤马太阳日报》, 1982613

 

 

——正文开始————

 

第一章

 

田纳西的童年时光——离家出走——新奥尔良——打架斗殴——中弹——去加尔维斯敦——纳科多奇斯——格林牧师——霍尔登法官——殴斗——托德温——酒店之火——逃脱

 

看这个孩子,苍白瘦弱,身上的亚麻衬衫,单薄褴褛。他在灶下添着火。屋外正在漆暗下来的大地,残雪斑驳,港湾远处是更加漆暗的森林,尚有几只野狼仍在盘桓。人们都以为他们只是底层的劳苦家庭[]原文字面义为劈柴挑水的人,语出《圣经·旧约·约书亚记》),其实他的父亲一直是名教师。此时他正醉卧着诵起佚名诗人们的诗句。这孩子蹲伏在灶火旁,凝望着他。

尔生之夜,三十三年方一遇。壮哉纷坠,狮子座降流星雨。暗空寻望,天堂洞开。北斗熊熊炉火急。[] 18331112日夜,北美洲出现流星雨,9小时内流过约24万颗。1834年被命名为狮子座流星雨,周期33.59年。)

这十四年来,自孩子的母亲因腹中孕育着的这个小东西丧失生命之后,父亲再未提过她的名字,这孩子也无从知晓。在这世上,他还有一个无望再见的姐姐。

他守护在灶火旁,苍颜垢面。对于读书写字,他一窍不通,但血统里却滋长着对野蛮暴力的爱好。看一个人,观其面容,可知其过往;察其少时,可知其将来。[] the child the father of the man为英国诗人威廉·华兹华斯的《我心雀跃》中的诗句。)

    十四岁这年,他离家出逃了。他不愿再看到笼罩在拂晓黑暗中的冰冷厨房,那木柴,那脸盆。他漫无目的地向西流浪,一直到了孟菲斯。那里人烟稀少,满目田园风光。田地上的黑人们,体瘦背弯,他们的手指在棉铃之中像蜘蛛似的伸开。果园里笼罩着苦痛的阴影。那些倾斜的身形迎着落日,穿过天地间淡薄的轮廓线,在缓缓流逝的黄昏里移动。一个孤独的黑人农夫赶着骡子拖着犁耙,沿着雨水冲积的洼地走向夜色。

    一年之后,他流浪到圣路易斯,在那里搭上一艘开往新奥尔良的平底船,航行了四十二天。在夜里,那些灯光闪亮的汽船,就像一座座漂移的城市,笛声呜咽,艰难地穿过暗淡的河水。停船后,他们上岸去销售木材。他走入街巷,听到的是闻所未闻的各种语言。他住的房间可以俯瞰到旅馆后面的院子。到了晚上,他就像某些神话书里的野兽,出来和那些水手们打架斗殴。他除了腕粗手大却尚未长成,两肩还没长开。但面部神情居然很奇异地未受脸上疤痕的影响,眼睛里竟是古怪的清纯。他们打起架来挥拳头,上脚,砸瓶子或者动刀子。不管什么种族,什么血统,那些说起话来像兽言鸟语的人们,那些来自山遥水远、稀奇古怪国度的人们,只要他傲立在那,俯视着他们躺在烂泥地上流血,就能体验到人类尊严得到维护的感觉。
    一天晚上,一个马耳他水手长用小手枪射中了他的后背。他转过身来要对付那个人,结果再次被射中,就在心脏下面一点点。那个人逃走了,他倚靠在酒吧里,血正从衬衣里往外流。其他人都不忍再看。但不一会儿,他从地上坐了起来。
    他在楼上房间的小床上躺了两周。旅店老板娘照顾着他,给他送餐饭,替他倒污水。这个女人目光冰冷,身材瘦硬,仿若男人。待康复时,他已无钱偿付。于是当夜潜逃,睡到河边。后来他搭上一艘驶往德克萨斯的船。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