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被流放的文艺犯
被流放的文艺犯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424
  • 关注人气: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2016年度书单

(2017-01-14 15:43:55)
标签:

杂谈


虚构类:

1.《德米安:彷徨少年时》

《德米安》


点评:自我的觉醒,人格的独立,可以视为精神成熟的开始。而此前的人生,如太阳升起前的晨雾,朦胧而迷茫。这种迷茫的状态,充盈人生中年少的时光。德国著名作家赫尔曼·黑塞在他的小说《德米安》中,以回忆的形式、第一人称的视角,细腻描述了少年辛克莱寻找自我的艰难征途。小说中,辛克莱领悟到一个成熟的人的职责:寻找自己,坚定地成为自己,不论走向何方,都往前探索自己的路。而不要为了适应内心的恐惧,想要逃回群体的样板中去,做一辈子习俗的奴隶,正如赫尔曼·黑塞被美国几代年轻人奉为座右铭的名言:Do your own thing。

书评:《谁的青春不迷茫》(发表于2016年2月16日《语文周报》)


2.《审判》

《审判》

点评:写作是卡夫卡的业余事业,但他对自己的作品充满责任感,谨慎持重,追求完美。他经常挖坑,又频繁弃坑,只因自己不甚满意,所以他留下来的作品很多属于残稿,《审判》就是如此。《审判》的手稿中存在一些尚未完成的篇章,1925年初版时舍弃了这些部分,使整部小说看上去显得完整。但这些卡夫卡弃过的坑,或许保存着解读这部晦涩作品的蛛丝马迹。但是即便收录了卡夫卡《审判》中的残稿,也只能丰富而不能穷尽对这部小说的理解。加缪说:“卡夫卡的全部艺术在于迫使读者一读再读。……但硬想把卡夫卡作品的细节全部解释清楚,恐怕就不对了。”这就告诫读者不要试图探卡夫卡的底,他挖的坑都是无底深渊,《审判》也是!

书评:《卡夫卡的坑都是无底的》


3.《巨人的陨落》

《巨人的陨落》

点评:《巨人的陨落》以一战为背景,用明晰的经纬将几个国家不同阶层的年轻人的命运编织在一起。在小说的情节安排上,福莱特运用戏剧化的手法,如街头的偶遇,如旅行的意外等,将小说中那些主角的人生轨迹不断交叉一起;他又像一个出人意料的月老,为相隔海角天涯的人安排缘分。这颇有点中国旧小说“无巧不成书”的意思。情节中的这些偶然性,不断推进故事的发展,使其节奏明快。小说在结构的安排上像电影中的蒙太奇,多头并进,不断切换场景,所以虽是皇皇三部,但并不觉得繁冗拖沓,尽显通俗小说的魅力。

书评:《郑重其事的一战演义》


4.《钓鱼的男孩》

《钓鱼的男孩》

点评:《圣经》故事里,人类才繁衍至第二代,就发生了兄弟相残的悲剧,该隐杀掉弟弟亚伯,受到神的诅咒。现世中此类故事也时有发生,这可能是人类祖先集体无意识的传递。出生于尼日利亚的80后作家奇戈希•奥比奥玛,在其小说《钓鱼的男孩》中也呈现了类似情节。小说以作者的家乡阿库雷为背景,叙述几位少年兄弟相爱相杀,充满血腥和悲剧的成长历程。小说的叙述广泛采用插叙手法,如芝麻开花,节外生枝。通过追忆的方式,将少年成长的过往作共时性的展现,在勾连往复中将情节铺展开去,颇具张力。

书评:《少年,迷失在成长的歧路》


非虚构类:

1.《金子》

《金子》

点评:中国有句俗滥的古话,叫作“书中自有黄金屋”。《聊斋志异》中有个书痴,竟把它当作寻宝的密语,在乱卷中翻寻金子。大部分书里有的不过是白纸黑字,打开《金子:一部社会史》一书,满眼中洋溢的金光,倒让人产生书里确有黄金的幻觉,但那只是有关金子的精美插图。此书为大英博物馆的苏珊·拉·尼斯(Suan La Niece)所著,这位在冶金及鉴宝方面术业有专攻的学者,从最早可考的黄金发现讲起,细数黄金开采、加工和应用的历史,讲述黄金与权力、财富、荣耀之间赤裸裸的关系。

书评:《纸上的金色幻梦》


2.《味言道》

《味言道》

点评:文人多吃货,极端的例子如金圣叹,死到临头还在传授“花生与豆腐干同吃有火腿味”的秘诀。诗人、散文家车前子也是吃货,来到北京更是和吃界名流、著名收藏家王世襄厮混一起,到处吃馆子。写饮食文章也算文人的雅癖。不过像吴承恩写《西游记》,每逢唐僧师徒吃大餐,他就像岳云鹏“报菜名”,把些面筋、木耳之类的罗列一通,显得索然无味。相比之下,还是曹雪芹写茄鲞那一段更高一筹。写饮食文章的高手,在后来者中,要数上周作人和汪曾祺。车前子赓续了前辈文人的雅癖,在其散文集《味言道》里,铺排了近乎一个席面的吃食,读起来相当开胃。

书评:《油腔滑调的饮食文章》


3.《儒家精神取向的当代价值》

《儒家精神取向的当代价值》

点评:儒家学说虽由春秋时期孔丘总结阐发,并且有一个所谓传承的“道统”,但是后世儒家学者并不一味信守旧说,在应对他们所处的时代时,对儒家精神都有新的诠释,所以儒家精神虽是陈旧的,也是常新的。在近现代以来,儒家学说属于摧枯拉朽的对象,受到不小的打击。新的时期,提倡从传统文化中汲取有益的营养,来重塑文化自信。作为传统文化中不能忽视的精神元素,儒家精神亟待重新审视和厘定。杜维明作为儒家学说的研究者,在《儒家精神取向的当代价值》中,就如何从陈旧的儒家学说中分解出有益的精神成分,以便应对当代社会面临的各种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这部集子的篇目大都属于访谈内容,有问答,有对谈,可以看着是二十世纪的儒学争鸣。

书评:《老树生花的儒家精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