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轮回(1)

(2006-07-02 15:48:43)
分类: 原创文字--点滴浪漫
        事先声明:这小说是100%假的,杜撰,能不能写完不一定,看心情,期望有结果的,就等吧,我都写了很多没有结尾的小说了



        要是问和小莫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具体的日子肯定是不清楚了,那应该是秋天的事情,因为北京的秋天是很短的,所以我总是忘不掉那个季节,应该是校园活动吧,才有一些印象,那时候我还是一个牛逼哄哄的会长呢,小莫是同胞,凡是提到同胞,必然是台湾人士,确实,小莫那时候已经在北京呆了两年,所以我在后来抱着小莫在学校的宿舍缠绵的时候,我就对她说,其实上天安排你在北京呆了两年才和我交往,完全是让你好好熟悉熟悉周边环境......


        小莫说话一点也不嗲,身材修长,常常被误认为是哈尔滨那边的人,我会沾沾自喜,因为我也是东北的,我觉得和她在一起绝对是上天的安排,偏偏在自习室就要关门的时候,偏偏就剩下我们两个人,偏偏她的隐形眼镜掉地上了,偏偏那天灯光昏暗我他妈的居然还不近视,于是我们就认识了,开始我以为她是内地人,误认为是老乡,后来放假的时候偷偷看看她的机票,要绕那么些弯穿过一片狭长的海峡,然后就到了她的家,台中市,于是我思考这种关系是否需要向党委汇报一下,反过来考虑一下恋爱自由,便不去管,自顾着抱起她的脸蛋狂啃,我想向她表达,东北爷们就是在分别的时候这么不要命的傻气,哪怕只是37天的分别。


        小莫不在的时候我很难过的,和哥们吃饭没有活气儿,他们说我被狐狸精迷了心窍,我说不是,我总觉得我们是有点那什么特殊的地方,哥们说:操,啥都别说了,这都是缘份。
我想想也是,那么迷信有个屁用,两个人开心就行了。


       感情可以不迷信,但是有些东西不得不迷信,人说老人过年命弱,我真想拿片刀砍死说这话的人,刚过了初五,奶奶病危了........


        奶奶是最疼我的人,爷爷曾经是军队的要人,在文革的时候就被折磨的不是人型,落下瘫痪,奶奶照顾他,又照顾一家4口人,爷爷94年去世,到了2005年,我上研究生,老老小小可算是个圆满,就在享福的时候,她老人家去了,我半夜蒙着被子大哭,当然不能让我爸妈知道。


        我是个倔命鬼,奶奶去世后,我决定搬到他的屋子去,顺便整理一下她的异物,要知道父母那时工作很忙,我从小学到初中都是接送,冬季的东北,一个老人佝偻的身影,在校门外等待,想起来我就想哭了。


       东西整理差不多了,心也稳了很多,,奶奶好多东西都是解放前的,你们可能还没看过以前的枕头,就像古罗马宫殿的大圆柱子横躺着一样,我前几天不太习惯,现在好多了。


       烧头七那天(东北习惯,老人逝世七天后要烧头七),我又受不了伤悲和想念,回家抱着枕头哭,眼泪湿润了枕头,粘粘稠稠的,晚上睡觉的时候总觉得有一些突起,早上脖子好疼。看看枕头,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下午的时候,我找了剪刀,把枕头小心的拆看,里面除了老旧的棉絮,居然还有一个用牛皮纸包着个的手掌大的东西,不过外面的牛皮纸已经破碎,搂出来一个金属,拿出来一看,是四个不知道什么年代的弹壳,不过还很光鲜,上面还有字,蝇头小楷

戎马生涯难常回
西窗倩影烛成泪
帐外弦月洗吾愁
身死沙场魂盼归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