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屌丝面试华尔街

(2013-01-20 12:11:32)
标签:

大数据

机器学习

知识图谱

华尔街

it

分类: 信马由缰

2013年1月19日晚,在新浪微博上,与人聊 Deep Learning。@张栋_机器学习 戏谑地说,最好把 Deep Learning 用作炒股票,立马赚大钱。很多网友来了劲儿,讨论怎么个搞法。

我的看法有三点。

1. 单纯玩算法,学术上有价值,但是在商业上,离钱太远。

   能识别猫脸和人脸,学术上很好玩,但是谈不上商业价值。

   如果随便给一张照片或者一段视频,能够自动发现里面谁是谁,穿的是什么品牌的衣服,外景在哪里拍的,室内陈列的家具在哪里可以买到,等等等等。这才是商业价值。

2. 把算法转为为商品,必须三位一体,算法+系统+产品。

   搜索引擎未来靠什么赚钱?靠卖知识赚钱!

   如果只有算法,只有一两条知识,那不是商品。能回答十万个为什么,那才是商品。

   要回答十万个为什么,不仅需要算法,还需要云计算系统,去处理大数据。针对机器学习的垂直的云,就是 Knowledge Graph。

   有了 Deep Learning + Knowledge Graph,就等于有了能力。但是有了能力,并不等于有了产品。从 DL+KG,到具体的产品形态和商业推动,只有完成这三位一体,才能实现商业价值。

3. DL+KG 的产品落地点的选择,至关重要,是生死存亡的问题。

   拿 DL+KG 做什么样的产品?从潜力上说,DL+KG 能做的事情非常多。但是开发产品,总要有先有后。

   预测证券市场,当然离钱很近,诱惑极大。但是证券市场建模很困难。Columbia CS 教授,D.E.Shaw 博士用机器学习的办法,去做投资。一时风生水起,但是近年来无声无息。

   选择 DL+KG 产品的落地点,以及具体的产品形态,是在枪林弹雨中拼杀。如果产品方向选择错误,搞不好会把公司拖垮。

   所以,理想的分工是,学界专注算法,探雷、开路。产业界构建系统,开发产品。美国领头搞基础研究,中国注重应用研究,狠抓落地点。


本来是很严肃的话题,不知道怎么着,大家转而聊 D.E.Shaw,聊华尔街投行。我一时兴起,随手写了一个段子系列,“屌丝面试华尔街”。

写到午夜,突然想起,晚上还没喂小猫。主人聊大天,小猫饿肚子,可怜的小猫咪,精神食粮填不饱肚子啊。

顾不得写完段子,立刻起身去喂猫。发现猫粮存货不多了,又赶紧上淘宝找猫粮。

这一折腾,文思断了,想不起来下面该说什么了。

想不起来,就不写了吧,索性睡觉去。于是留了一个没有结尾的故事。


-------------------------------------------


说个段子,CS 屌丝面试华尔街。

90年代互联网泡沫还没爆的时候,CS 工作很好找。仗着学校名气响,又有博士头衔,只要投简历,对方就会把酒店机票订好,恭候大驾光临去面试。于是屌丝们发现,这是一个免费旅游的好办法。

一屌丝想去纽约逛逛,就给华尔街二号投行递了简历。果然,没过几天,酒店机票都订好了。沐猴而冠,然后直飞纽约。

投行HR预先通知,下了飞机有专人接。屌丝下飞机后,四下张望,总也不见举牌的人。正在惶恐之际,有个穿制服的司机,凑上前来,说,“您是不是某吊?”

某吊说,“正是鄙人,刚才怎么没看见您?”

原来,穿制服的司机,开的是一辆豪华防弹车。某吊压根没留心防弹车,心想,“谁特么没事做,刺杀我这号屌丝货,不嫌浪费子弹么?”

司机说,“俺们那旮旯,是二号投行,得摆这个谱!”

豪华防弹车把某吊送到曼哈顿五星级酒店。某吊来美国这些年,只住过motel,那见过五星级酒店?眼见酒店金碧辉煌,浴室大理石地面,还有 spa,呵呵,今晚好好泡泡澡。

泡完了,出浴。那酒店是老欧洲制式,浴缸很高。某吊不适应,一脚踩空,结结实实摔了一个狗吃屎。

第二天一早,一瘸一拐来到投行。大堂挑高足有三层楼高,富丽堂皇,前台小姐性感妩媚,说话掐着声,犹如小猫叫春。

问明来意,小姐给楼上打电话,电话声音很大,很清楚地听得见对方的声音。“Let the asshole come in”。草,这称呼真尼玛亲切。

上楼,被引到 asshole的办公室。寒暄一阵,那人递过名片,PhD, Managing Director。某吊脸上堆起媚笑,仰慕地问,“请问您是哪个学校的 PhD? ... Wow,Cornell,常青藤呀。原来您也是 CS 出身,以后多指教呀...”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Dr. Asshole 脸上浮起了笑容。笑着说,“你来的正好,昨晚有个朋友,给我儿子出了一道智力测验题,折磨了我儿子好一阵。你也来玩玩?”

某吊心里咬牙切齿,“你妹呀,明明是考我,考就考呗,拉你儿子出场干嘛,存心矮化我是吧?你怎么不说,是你老爹做不出这道题呢?!”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弯腰。某吊只好谗着脸,迎合地说,“我特喜欢智力测验”。

Dr Asshole 于是出题。某吊一听,“嗨,此题以前做过”。

想了想,又顿了顿,说,“我现在很纠结。其实,这题我以前做过。刚才在想,是不是演场戏,假装痛苦地思考一阵,然后经过几次挫折,终于做出来了。 但是这样不诚实,而且,演戏毕竟是演戏,假的就是假的,瞒不过您老人家法眼呀。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坦白吧。要不,您换道题?”

Dr. Asshole 哈哈大笑,说,“这题太难,正常人是不可能在十几分钟内做出来的。所有假装做出来的人,都是在演戏,直接 kill 掉!”

某吊心里说,“你特么是 CS 博士,还是心理学博士?”

接着换了一道题,考算法。算法某吊在行,也用不着演戏,顺利过关。

谈了一个多小时,Dr Asshole 伸了一个懒腰,说,“该吃中饭了,我今天实在太忙,失陪了。下面你去和某某谈谈,记住,让他请你吃顿好的,别饶了他”。说完,还挤挤眼。

接着被引到另一个办公室,眼前这位,五大三粗。没谈几句正经工作,就去吃饭。饭桌上东拉西扯,主要是谈橄榄球。

三粗说,“你们城市那个钢铁工人队,其实很垃圾,blah-blah”。

某吊压住火,陪着笑脸说,“非常有道理,只是不知道我回去后,是否能传达?你知道,如果当着俺市市民的面,敢说 Steelers 一句坏话,后果很难设想呀”。

三粗放声大笑,声震寰宇。随手拍了某吊后背一巴掌,差点没把某吊的肺给崩出来。后来才知道,三粗在学校念书时,是橄榄球校队的四分卫。

过了几年,Steelers 得了超级碗冠军。某吊第一个冲动,就是给三粗打电话,质问,“当年你放什么屁来着?”

吃完饭,三粗让某吊在会议室坐一会儿。过了好一会儿,小姐踩着猫步就过来了,说,“下午大家都有事儿,要不您先回去。我们很快就会与您联系下一步的安排”。

某吊心里一沉,“完鸟!不知道哪一句说错了。”

虽然原本并不打算来华尔街混,只是免费旅游。但是被对方拒绝,心里总不好过。

灰溜溜回到学校。没想到第二天,就接到二投行的电话,让某吊再去一趟扭腰。

“你妹啊,去华尔街面试,每天得换不同的行头,屌丝哪来那么多钱呀?!”

去实验室一说,老美同学哈哈大笑,“许些小事,哪里能难得倒我等屌丝?”

方案一,去商场买一套行头,面试回来后退货。方案二,找个身高体型差不多的同学,互惠互利,彼此借着穿。

于是,换了一套行头,再赴扭腰。就这样,来来回回去扭腰五六次,每次只安排 2-3 个人谈,最多一次 4 个人。

这投行也是,你特么来个批处理行吗?一次把所有该谈的人,都谈完行吗?机票酒店不花钱是吧?

与某吊谈话的人,大多数是名校博士,什么专业都有,上至天体物理,下至地质考古,更不要说 EE、CS、Math。这尼玛投行,在做神马东西,是不是开博物馆的?

有个俄罗斯老哥,原先在 Stanford 研究 Big Bang。某吊问,“证券市场与大爆炸有什么关系么?”

俄罗斯大爆炸回答,“都特么 chaotic!”

俄罗斯大爆炸的经历很有意思。当年老哥在莫斯科空气动力学院学习,他的论文被 Stanford 的教授看中,让他来美国留学。

换了别人,还不立马屁颠屁颠去 Stanford?没想到,俄罗斯老哥回信,“来不了,因为没钱考托福GRE”。

90年代初,苏联崩溃,几十美金的托福GRE考试费用,对于俄国老百姓来说,是天文数字。

Stanford 教授二话没说,给俄罗斯大爆炸老哥寄了一张支票。

考完托福GRE,还剩几个子儿。于是老哥请了一个学妹,去大吃一顿。后来这妹纸就成了俄罗斯大爆炸老哥的老婆。

俄罗斯大爆炸老哥看了看某吊的简历,问,“中国的物理竞赛怎么个考法?”

某吊得意地讲了一大通。俄罗斯大爆炸老哥,很有兴趣很耐心地听完,问,“你得第几?”

某吊说,“二等奖”。

俄罗斯大爆炸说,“劳资当年是全苏物理第二名!”“名”这个词,咬音特别重。

“靠”,某吊心想,“难怪你丫听得这么专注这么耐心呢,原来是等着灭俺涅!”

后来又见到一位老中。老中一看简历,说,“原来是老乡呢”。立马把办公室门关上,拉起了家常。

老中是复旦物理系的,考 CUSPEA 去 Princeton 读博士。某吊吐吐舌头,说,“能在 Princeton 读物理,死了也心甘呐。干嘛转行搞金融?”

CUSPEA 惨淡地摇摇头,说,“物理学博士,找不到工作哟”。

小朋友们可能不知道 CUSPEA 是个什么东东。1979 年初中美建交,随后美国教育代表团访华。

美国教育代表团试探性地问,能否中美学界有所交流?不料,中方回复,不仅可以交流,还可以互派留学生。

老美大喜过望。于是,由李政道出面,搞了个中美联合培养物理类研究生计划,简称 CUSPEA。

CUSPEA 于 1979 年启动,到 1989 年结束。这十年中,送了九百多名学生出国深造。80 年代,自费留学还不流行,CUSPEA 是万众瞩目的出国渠道,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复旦这老哥,不仅强渡 CUSPEA 独木桥,而且去了 Princeton。着实牛鼻!

某吊又问 CUSPEA 老哥,“在投行做事有趣吗?”

CUSPEA 苦笑,“你当真以为有什么建模,有什么算法呀?说得天花乱坠,无非是忽悠客户。实际上无非是最小二乘、线性外插”。

某吊直了眼,最小二乘,这尼玛高中就会呀,用得着你们这些 Princeton、Stanford、Cornell 的大博士来弄么?

CUSPEA 大哥说,“不就是为了挣点钱,养家糊口么。你看那个 Cornell 的博士,初次见面,人模狗样的是吧?伪君子!平时整体骂骂咧咧,F 不离口。如果哪天不 F 了,见面客客气气,你倒是要小心了。搞不好隔天就裁员。你们学 CS 的,来华尔街受这份气干嘛,硅谷多好啊”。

… …

未完待续。

屌丝面试华尔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