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天晒网不打鱼
天天晒网不打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3,231
  • 关注人气: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译文:远离世间混乱的情绪

(2010-11-18 17:35:06)
标签:

巴赫

哥德堡变奏曲

科罗廖夫

分类: My译文

远离世间混乱的情绪

 

 

    尤金尼•科罗廖夫一九四九年出生于莫斯科,他是我们这个时代世界上首屈一指的钢琴演奏家。他用充满理性的智慧来表现他对音乐诠释,绝无矫揉造作或装腔作势之嫌,并且在演奏这些作品中展现出的多彩的钢琴天赋以及对音乐的理解来说服听众。他特别钟爱巴赫的音乐,并经常演奏这位托马斯教堂乐长的伟大的键盘乐曲,其中包括曾经录制过的《赋格的艺术》。乔治•李盖蒂(Gyorgy Ligeti)曾对这张唱片有过这样的评价:“若只让我带一张唱片上荒岛,我一定会带上科罗廖夫的巴赫。因为,即便是饿死或渴死,我都会一直不断地聆听这张唱片,直到我咽下最后一口气。”科罗廖夫的足迹遍布欧洲主要的音乐中心,包括萨尔斯堡音乐节,甚至远渡重洋去了日本。萨尔斯堡新闻报曾这样评价他的《哥德堡变奏曲》:“他演奏时表现出令人惊诧的专注力是源于他对待艺术谦卑的态度以及完全自然而精湛的技巧”。

 

 

    作品起始于一个开放空旷的八度音。两个音线由此自由地分散开来,缓慢而庄严。这两个庄严肃穆的音线暗示着一种萨拉班德的味道。低音线是整个乐曲坚实的基础,如歌般的旋律环绕着这个低音线,时而嬉戏般地离走,却也始终跟随着平静而规整的低音线条。随着音符不断地叠加,从长音符中裂变出令人眩惑的哥特式的华丽,然而平稳掌控的节拍却筑成了一道防波堤,对抗着极为温柔的犹如枕边细语般的致命诱惑。尤金尼•科罗廖夫指尖流淌出的旋律随着音量的增减闪耀着神韵,控制力超好。该作品的起始部分,这位钢琴家将旋律线条弹奏得隐含不露,从而启迪了更加深层次的内容。我们在此听到的咏叹调(Aria,或译歌咏曲)不仅是加花那么简单。随后的三十个变奏,即使我们聆赏了音乐的整体之后,仍然对其延展性不甚了解。最后,咏叹调再次呈现,无复奏部分,此处宛若感觉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结尾处那个小小的回音唤起遥远的记忆,彷佛意在将乐曲的首尾相连从而能让时间静止。

 

 

    这个曲子真的是为伯爵消磨黑夜里失眠的时光而谱写的吗?学者们对约翰•尼克劳斯•福克尔记录下的这个轶事的真实性长久以来一直持有怀疑态度,该说法记录在福克尔的巴赫传记中,该传记是汤玛斯教堂音乐辞世五十多年后写就的。按照福克尔的书中描述,“哥德堡变奏曲”是应俄国在德累斯顿的公使,赫尔曼•卡尔•冯•凯瑟琳伯爵的要求而创作的。作品的名称是因一位键盘技艺精湛的年轻人而命名,他在伯爵无法入睡的夜晚为其弹奏该曲目。然而事实上,并无任何佐证材料能够证明这个故事的真伪。乐谱上的签名找不到献给凯瑟琳或者哥德堡的字样。然而巴赫自己对作品的描述仅仅是“为两个键盘的大键琴而创作的咏叹调及其不同的变奏曲”,该作品作为巴赫键盘乐的第四部分于一七四一年发表的。那时,这位十四岁的哥德堡在几年前就已成为巴赫的学生。

 

 

    尤金尼-科罗廖夫开始喜欢巴赫音乐的时侯并不比哥德堡大几岁。一次采访中被问及对他影响最大的音乐家,他提到了格兰•古尔德,一九五七年在莫斯科科罗廖夫现场听过他的演奏, 富有传奇色彩的玛丽亚•尤金娜,以及斯维亚托斯拉夫里赫特。三位艺术家共同之处在于他们能够将巴赫对位音乐作品中音律变化的结构和质地表现出来。假若听者无法听到所有的音线,他说他会感到非常内疚。听科罗廖夫的弹奏,听者会意识到清澈透明度所能产生出的活力和美感,声音密度的效果,光亮度与张力。

 

 

    什么作曲家能用这种克制的语言成功地揭示生命中如此丰富的色彩呢?巴赫在创作这套伟大的变奏曲时,一如既往地,置身于他自己设定的严格而精确的作曲守则中,在其中挑战自己的作曲技巧并点燃他的音乐想象力。咏叹调以及随后的三十首变奏曲由一个共同的低音主题相连,在系统分类管理下形成一种循环而自成一体:每三个变奏后跟随一首卡农,这个形式可以称为是在一种更加紧凑的局限上做出相同的拷贝,其作用就好似一个容易辨认的路标一样,并由此产生出非常具有不同个性的九组卡农。每首变奏曲均设有自己的表现语言,然而越来越多的形式和声音在熟悉的低音线条上不断地展开。即便如此巴赫似乎仍不满足,他走得更远,甚至有时候会将低音线条隐藏起来:例如变奏三,他玩了一个小把戏,卡农同度音程(canon at the unison)仅用单手演奏,在变奏六,卡农第二音程(canon at the second)低音线被隐藏在十六分音符之中。在变奏七中,低音终于变成为一个将其交付给高音的独立的音线。这是一首吉格曲,还是一首西西里舞曲?因为有一种原稿中标记了“吉格曲速度(al tempo di Giga)”,而其它的原稿则没有这个标识。

 

    科罗廖夫采用的是吉格舞曲速度,间隙,颤音以及如珍珠般色泽的四音符滑奏的地方呈现出高雅而轻亮的感觉。如此处理的结果不再是将舞曲的特性或嬉戏的中和平衡的演奏毫无内容的强迫让听者接受。在张力与压力之间,渐快与渐慢之间以及强度与密度之间的相互作用下,科罗廖夫创建了一种艺术表演方式。这种表演方式展现出了作品内在的顺序,而并非是数值的关系。戏剧性的高潮出现在变奏曲二十五,不是刻意而为,而是途中不断变换的景色所致。至此,咏叹调得到了最大的升华与精炼:中间声部和低音表现出悲哀的情绪,随着第二部分的复奏之前的末尾小节中的不和谐音以及急转掉入深渊的感觉,让人感到旋律线渐行渐远。

 

 

    当演奏家,无论男女,在弹奏的时候,我们是否应该观看他们?预备给他录制《哥德堡变奏曲》时,科罗廖夫则有些犹豫。平静而含蓄是他一贯的作风。他对自己要为作品所负的责任心知肚明,他绝不能容忍在他与音乐之间,音乐与观众之间有任何的障碍,甚至曲谱也不能直立摆放在音乐架上。毫无疑问,他早就将摄像机抛在脑后。

 

 

    他的慢板表现得深刻沉厚,接下来是一首萨拉班德舞曲,其旋律隐藏在哥特式的华丽织体以及宽泛的音程之中,在这里不需要太多的特别处理,钢琴家意在确定他的听众能够听到这个旋律线。随后是最后一首卡农,然而低音没有陪伴着卡农的两条声线行走:quodlibet替代了第十个卡农,咏叹调的低音由两首巴赫熟悉的民歌组成:“很久没与你相处,亲近我,亲近我吧!”以及“胡萝卜和白菜驱使我离家出走。”

"Ich bin so lange nicht bei dir gewest, ruck her, ruck her" and "Kraut und Ruben hasben mich vetrieben")。科罗廖夫演绎的这首变奏曲就如同完全无需言表而自明一样,巴赫宏大的键盘作品似乎本该由民歌来结尾。他的弹奏充满了带着敬畏的幽默感和莫扎特式的聪慧,二者相加足以让人远离世间混乱的情绪。

 

 

 

文/Johanna Andrea Wolter; 译/Jonnie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