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波佩
波佩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8,696
  • 关注人气:2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诗人的文化遭遇和气血质的养成

(2019-01-02 11:46:11)
标签:

国际诗集

红岩

分类: 读书生活
诗人的文化遭遇和气血质的养成
波佩


关于一个人是怎样成为一个诗人的问题,成为一个怎样的诗人的问题,大多数读者并没有足够的兴趣,在完成一件作品的阅读之余,去了解作者在这之前发生过什么,一个人在成为这样一个诗人的进程中究竟经历了些什么,经历了什么样的传统和什么样的新一轮的传统,因此,不同的阅读者对同一诗人的印象和评判各有不同。事实上,对文本的解读亦能形成对作者的大致印象,只不过那只是主观的一厢情愿,抑或读者自身乐意收获的印象罢了。更有甚者,遵从于某种神秘性的召唤,不再愿意去触碰那个躲在文本背后的人,冒着与创作者一道分担苦难的风险,而宁愿信任自己的直觉。由此我们看到的是,对于兰波或是洛特雷阿蒙的读者而言,从普遍的阅读中得出认知成为一种默许,人们乐意接受的认可是“他是一个天才”。个体生命的际遇,和与多重文化的遭遇被忽略不计,读者更愿意直接收获阅读的喜悦,收获这不同血型和气质的创作者,带给阅读或刺激或愉快的享乐。因此,如果以“一件作品是由作者和读者共同来完成的”为前提,或许我们的阅读并不是完整的。

勃莱曾说,“当一位美国诗人比当一位爱尔兰诗人更困难”,因为“我和美国许多其他诗人的起点一样,完全没有传统”。殊不知若干年过去,勃莱一代的“没有传统”,已然成为美国现代诗的别一种传统,在新一代诗人那里,更年轻一代诗人那里,成为他们自身诗性的一部分,甚至是源头。然而,当一个流淌着别国文化血脉的异乡人,甚至是曾经的“敌国”越南的后裔,一个流亡者二代,一个因为战争的缘故,自两岁来到美国,直到十岁才学会使用英文读写的外来者,对于这样的他来说,打小现代西方文化的冲击和熏陶,却并未能冲刷掉越裔的血统,因此,当他以一个“敌国”后裔的诗歌形象出现在诗坛,将作者形象和作品形象合二为一,并一举拿下英语世界最著名的年度诗歌奖“艾略特奖”,从而使得诸如《纽约客》一样的媒体惊呼,看“一个叫海洋的诗人怎样修理我们的英语”!然而除了对国籍、种族和个人的迷思,现实世界里诗人之父的缺失,如同今次推送的另一位诗人高桥睦郎一样,代际因果赫然体现在他们的作品之中,并成为诗人别一种的骨血,成为作品的显要气质。

相对于“流二代”诗人王海洋,一直生活在祖国日本然而同样难逃幼年不幸的著名诗人高桥睦郎,则被更多读者所知。“国际诗集”栏目创办之初,也曾收到译家田原先生的一组译作,后因故未能刊发,直到旅日学者武继平先生将高桥睦郎历年诗集交到编者手中,一个完整的、系统的高桥睦郎,现代诗中的高桥睦郎形象,才得以更加明晰和鲜活起来。如今80岁的高桥,竟与30岁的王海洋有着对等的令人唏嘘的童年境况,同样是在一个缺失父辈的环境中长大,并且,这种个体成长中之关键抚养人的缺位,和当时代整个国家命运竟至巧合般地同时压在一个诗人的幼年之身,迫使一个人在变身诗人的进程中,对生与死有了最极端同时也是最直接的开悟。与王海洋不一样的是,虽然同是置身于西方现代诗的影响之中,一个是被动接受,另一个是主动靠近,一个是中断了对祖国的直接联系而转入更深层的血缘关系,一个则从未脱离母语的滋养,在引入西方现代主义文学观的同时,将日本传统中的和歌、俳句等定型诗歌之骨血,与现代自由诗气质行以混血,从一个日本诗人而变身为国际诗人。


  —————————————————————
  国际诗集·2019
  诗人的文化遭遇和气血质的养成(前言)/ 波佩
  高桥睦郎诗集 / [日本]高桥睦郎 武继平
  高桥睦郎:写诗是一种真实自我的释放 / 武继平
  王海洋诗集 / [美国]王海洋 远洋
  “有一天我会爱上王海洋”
    —— 王海洋诗歌译介 / 远洋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