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波佩
波佩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8,663
  • 关注人气:2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国际诗集:告别存在的虚无(阿赫玛托娃诗集)

(2017-07-05 08:14:14)
标签:

国际诗集

红岩

分类: 读书生活

告别存在的虚无

波佩

 

重庆渝中区学田湾的一条支马路上,夏雨说来就来,雨水把四周的景象淋成有倒影的水彩画,瞬息的虚幻之感,刷新和凸现了更深入的存在感。我和诗人柏桦撑开一把折叠伞,前往此地最为著名的一家小面馆用餐,并将对柏桦刚刚于上一期《红岩》刊发的长诗《竹笑:与芥川龙之介东游》的探讨,延伸一路,其间尚与远在东瀛的武继平教授,于网络社交平台私信沟通,文学话题的切入,使得周遭的市声静谧了。那一刻在我看来,柏桦诗歌的诞生地重庆市中区学田湾,也可以是芥川龙之介于东京中央区银座拥有的某条小巷,可以是武继平的九州和福冈,也可以是马尔克斯的马孔多小镇,是阿赫玛托娃的皇村……,又或者,学田湾就是人类的学田湾。正在如斯遐想之时,接到诗人翻译家王家新的电话,电话中的话题,转瞬将我拉入俄罗斯文学的白银时代。

王家新近期翻译的《没有英雄的叙事诗》,是阿赫玛托娃最重要的诗歌作品,也是迄今译介至国内最完整的读本,没有之一。但是准确地说,《没有英雄的叙事诗》并非创作于时间上的白银时代,而是一个白银时代的代表性诗人,创作于她的后白银时期。在我看来,基于西欧现代主义对俄罗斯白银时代的影响,和阿赫玛托娃对十九世纪俄罗斯文学之文脉的承袭,阿赫玛托娃将两者融汇,且在诗歌中引入戏剧的现在时,和叙事的现在时,获取准确的历史视角,创造出一种全新的诗歌精神,收获了作为“历史风景画大师”之美誉。这样寻思着《没有英雄的叙事诗》,使我想起希腊神话对“人的时代”的划分:希腊神话里先有神的时代,后有人类时代,由此人类历史被分成了黄金、白银、英雄、青铜、黑铁这五个时代。但追求自由的人,尤其是诗人,总是以自身对历史的感知,来判断自己的时代,而区别于神给出的归纳。这样一联想,阿赫玛托娃“没有英雄”的叙事诗凸现意味。

曼德尔施塔姆曾在《致安娜·阿赫玛托娃》一诗中写道:“没有人会走出加农炮的射程之外 / 除非他手中拿着一首诗”,指出了阿赫玛托娃与她自己的时代的关系,同时也是诗歌与时代的关系。经历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十月革命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等重大历史,即便是在遭遇前苏联作协十多年的封杀过程中,不管命运如何安排,阿赫玛托娃一直都未曾放下手中的笔,这恰好也促成了她用长达二十年的时间跨度,来完成一生中最为重要的作品《没有英雄的叙事诗》,成就了她作为一个大师级诗人的代表作品之一。直至于1965年生命即将接近尾声,诗人在自述中说道:“我从未停止写诗。诗中有我与时代的联系,与我国人民的新生活的联系。我写诗时,是以我国英雄的历史中的旋律为节奏的。我能生活在这些岁月中,并阅历了这些年代无与伦比的事件,我感到幸福。”

阿赫玛托娃,俄罗斯文学白银时代的代表性人物,和二十世纪俄罗斯诗坛屈指可数的诗人之一,在各个历史节点,总是率先指认出“新时代”之特质,并在新的历史诗篇中发出声音,“我们告别存在的虚无”,就在“我们决定降生的时候”。由此,我们总能在她的诗歌中领略到“历史的现在时存在”,是因为“我们做出了血的祭献—— / 我忘记,而他——忘记。”


  ———————————————————
  国际诗集﹒2017

  告别存在的虚无(前言)/ 波佩
  阿赫玛托娃诗集 / 【俄罗斯】安娜•阿赫玛托娃 王家新 译
  1941年夏天的火星
    —— 关于《没有英雄的叙事诗》 / 王家新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