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醒龙
刘醒龙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9,679
  • 关注人气:3,9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用胸膛行走的高原

(2010-04-20 20:52:39)
标签:

文化

分类: 天佑诗情

(这是九八年写的一首关于青藏高原的诗,再次将其贴出来,唯表我对青海玉树最深的爱——刘醒龙)

仰望的时候

七月的阳光竟如此温馨

青稞穗上晃荡着酒的醇香

我不想醉

我真的不想醉

可谁能拦阻自天而泻的豪饮

恨不能将一湖水举成一只银杯

 

最清洁的天叫蓝天

最清洁的地叫草原

最清洁的山叫雪山

最清洁的阳光还是阳光

最清洁的月亮还是月亮

最清洁的水却不是心泪

心泪洗过湖泊才是想往

 

如果转经筒转不动一颗心

就让圣湖边的白马引领灵魂

去六字真言镶嵌的天边放牧

那些没有翅膀的飘落

不再有想象中痛苦

投入深情的水

生命更加茂盛

 

沿着口传,沿着心授

朝圣者用自己的胸膛

在高原上行走

戈壁草原中泥团滚滚

冰川大阪上黑衣颤颤

一切渴望都是生命之舟

在圣心里抵达圣殿的距离从来不远

 

步履从容,情怀放纵

站在长满骆驼刺的荒原

心扉依然庄重

大岭高悬沟壑低幽

草棵石窝里都有灵魂的感觉

和血肉之躯和烙印

这样的伫立让爱漫天荡漾

 

由于一万重的圣洁

天和地在伫望中走到一起

挂着哈达的冰山

用吉祥飘扬。不是仿佛

它们本来就有共同的胸膛

高原挺起来,苍穹垂下来

为了相守冰雪才千年不化

 

天的高原,地的高原

多少个一万年才修炼成这般

季节的罡风削瘦

岁月的雷暴沉重

用大山垒起雄峻的躯体

哪怕草不发芽树不扎根

哪管如瀑的泪水滴滴留痕

 

生的高原,死的高原

与寂寞相望的日子还有多少万年

太阳与月亮频频相会

七月与八月年年相连

用雪水淌作血液的脉搏

纵然鱼似美人鸟同凤凰

也不肯爆发那深藏的熔岩

 

高原之心是铁铸的

铁一样的情怀惟有铁血能懂

知心的雪莲在雪线开一朵白

骆驼刺在裸岭上举起一瓣蓝

格桑花从不迟到地诉说灿烂

天下妩媚无数却不属于高原

有花的日子太短太短还是太短

 

从尘风滚滚中超脱出来

深达旷世的孤独并不好受

我是否会一直久久不语

就像面对大智大悲的圣贤

让目光里祥云升起来吧

山若有灵,这是与人之间

惟一彼此懂得的语言

 

当我拥有如此多的白云

也就拥有了快乐灵魂

只要启开心扉

那高贵的音韵便扑面而来

云朵没有涂彩被歌唱得更美

笑意倚天,涕泪依地

任何他乡也无法给白云以根

 

连白云都不再漂泊

沿着雅鲁藏布峭壁

一次次地我翘首相望

冈底斯山巅峰何在

云朵有根不肯让路

我扬起五彩经幡高蹈

心性不再只是景仰高山之上

 

躯体量过的地方就是天路

上苍若是膜拜高原

我愿用柔软的胸膛

在那铺满肉身烙印的大地上

添几道肋骨的嶙峋之痕

有蹄小兽早已同青草留下来了

我只好做一片最后的苔藓

 

总是逆流而上

溯水寻源的时光中总有定数

走向归宿之旅

怨恨忧愤都是过眼云烟

半座山乘风而下时路会中断

蓝色花标定的终点不会改变

悲凉的是山脉自此永远伤残

 

江上无渡条条经幡横空

扯起意志的旗帜

山口无人堆堆嘛呢独立

垒起心性的界碑

无言的黄土岭古堡虬虬

残垣断壁上仍守望着

许许多多过往的眼睛

 

当陌生雪域迸出刻骨的熟悉

那就意味着旅途结束了

永恒的长度并非无法丈量

情感超长,爱意精密

只是另一端给谁作为基准

生命的能量让我蓄满期望

也许有株骆驼刺和它的小花就行

 

任无数雄峰紧压也要扭头回望

才使雅鲁藏布奔流不息

用身躯汹涌滚动八方翻腾

寂寞的戈壁砂砾其实也有生命

一切有形无形有声无声都有祈盼

譬如昨夜风雨掩去来历的那条小路

譬如大漠无孤烟时独坐的黑衣人

 

肃静的脸上黄昏十分漫长

四方中沦陷了三方

日落已深,落日更深

西去的目光仍然一派明亮

很遗憾我没有黑衣

假若没有遗憾

我会黑衣披身与高原彻夜对饮

 

青棵酒盛在最小的杯中

也会豪情壮烈

不曾品尝心已化作琼浆

让我记得是哪一年的雪

化作冰水流入哪座湖

又在哪一年劈山凿岭流入哪条河

岁月脉动才酿成酒的醇厚颜色

 

有酒的高原从来不醉

醉倒的总是心中的梦

七月青翠八月金黄

雪的鹅毛漫过九月铺满十月

牛粪青烟黑帐篷里没有诺言

从无春意的座座雪峰全都知道

我的七月将年年如期而至

 

等候太阳高高升起的日子

对月亮的追忆更加深沉

那不是光明留下的影子

而是关于此刻忧郁的回照

暗夜的眸子里爬满红色皱纹

茫茫苍苍的光阴到来时

高原已准备用浑身洁白来充实灵魂

 

雪暴!雪暴正在来临

白昼也会难以分辩窒息般黄昏

我看见攀援在心上的朝圣之路

依旧是七月的安详八月的安宁

心光会照耀

心神会护佑

只要给我一丝光明就行

 

苍鹰用胸膛走进空谷

白云用胸膛走进高坡

鸥鸟用胸膛走进圣湖

山脉用胸膛走进高原

在离拉萨最远的路上

朝向它的每个胸膛都知道

布达拉是胸膛中的胸膛

 

行走的胸膛笨拙迟缓

那是仰仗心律才发动的旅程

一次次仰望长空怀抱长空

一次次倾进厚土怀抱厚土

所有的虚情与矫情

全被剥成阵阵滚石坠入深渊

留下虔诚隆起更加坚韧

 

高原是一种境界

当胸膛上生出茧花

就不再有什么高不可攀

那些时刻是最美的

虽然还有悲怆透骨

骨髓中的人生还会疼

疼痛时灵魂的额头正叩着门槛

 

只要七月再来

会歌唱的寂寞就会再上高原

用我的胸膛走向神圣的胸膛

伤情时也有如水破石的力量

不曾相约也不相邀

我用朝圣者的心来相信

七月辉煌七月会更辉煌

 

这是珍藏和珍惜独上高原

这是寻获和收获独上高原

这是歌吟和歌颂独上高原

这是快乐和欢乐独上高原

这是诞生和诞辰独上高原

这是造化和造就独上高原

这是拥抱和拥有独上高原

 

如同怀着大海就懂得喜玛拉雅

如同承载孤独是享受深痛的赞美

倾听无言是最深的倾诉

领悟沉默最终会领悟呼唤

高原高原

高原中的高原

我的用胸膛行走的高原

 

1998年8月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