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佛教翻译的一篇旧文章

(2015-11-19 22:18:36)
标签:

佛教

翻译

现代化

自由

西方

分类: 文心影踪


一佛千面  随缘应化

One BuddhaA Thousand Faces

——2013年10月龙泉寺译员交流发言

(原创版权,转载请联系~QQ:389971469, 邮件: jhsbook@126.com

今天很荣幸有机会和大家一起探讨一些关于对外文化传播、文化翻译与佛教精神的个人化思考。我个人一直关注着佛教在中国文化中的重要地位,佛教在净化人心、推动公益、服务世界文明方面的重要作用,以及佛教与中文语言、英文语言等等不同文化圈受众的互动中产生的种种形态。我特别注意到,在佛教的翻译、中国传统文化的翻译以及世界文化交流的领域中,自由的态度、人文的态度、对话的态度至关重要。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似乎可以用一种liberal Buddhist,或者说“现代佛教”信仰者的思维方式来体认世界,开展工作。因此,我想在今天交流的过程中,着重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对于佛教精神中“自由”、“开放”、“变化”等内涵的粗浅思考,不当之处,请大家多多指教。

 

“诸善奉行,诸恶不作,自净其意,是诸佛教”。已传入中国一千多年的佛教,是中国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也是很多人生命中关键与核心的部分。而任何文化都离不开与其他文化的交流、对话与翻译。我们每个人各自的成长中就会遇到大小不一的文化圈,如国家、地区、民族、信仰、语言等大的文化圈、性别、年龄、职业、兴趣等小的文化圈等,在不同的文化圈之间,永远都会有差异和矛盾,有交融也有排斥。我个人最感兴趣和关注的,正是如何用创意性的解决方案来寻求不同文化间矛盾的沟通与解决,形成每个人自身独特的文化品格和体系。而我个人的本职工作宗旨,也正是推动世界文化的建设性的深层对话。我相信我们正处在人类历史上空前的时代,不同文化正在进行前所未有的深入对话和交流,对人类文化与文明多样性、丰富性的保护、赞赏和互助将成为世界主流。在这样一个环境下,佛教的翻译、传播与文化对话,不但恰逢其时,而且十分重要。

 

下面说说我个人对当代世界里,佛教传播与翻译的国际环境的分析。我个人认为当代佛教翻译与传播的环境,与整个中国或者东方式的传统文化在世界上翻译与传播的环境是相似的。当代东方式的传统生活实际上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如果说东方式的传统生活就是带有一定封建色彩的生活方式的话,它是具有一定共性的,比如在一些现代阿拉伯国家依然存在政教合一的君主制。这种生活特点在于社会相对稳定,大家都比较克制,每个人都有很多约束,个体权利让位于集体意志,整个国家的管理模式是自上而下的。而相比之下,西方式的现代生活则已经极大的冲击和改变了这种传统生活方式,文艺复兴和西方宗教改革以来,贸易、科技、启蒙解放运动此起彼伏,推动了一次次的工业革命,导致全世界基本形成了一种新的现代生活方式。这种生活特点是社会变动不拘,每个人生活都以消费和个人意志和权利、价值的实现为核心,人和人之间关系较为平等,整个社会管理模式更倾向于自下而上的公民管理、公共舆论等。由于整个世界发生了这样一种现代化的转型,全世界几大主流宗教的思想文化流派也在发生变化。对于我们学过一些基本的文化批评和传播学理论知识的人来说,我们看到的是,全世界的主流受众、读者、观众,他们的期待视野正在发生变化。每个人在读一样东西的时候,他自己一般已经有了一个现存的思维框架,这种框架往往包括了他身上众多文化元素的积累和组合,也包括了他们自己的思考和独立性。一般来说,现代受众、读者、观众,他的期待视野的变化特别体现在一种全球性的阅读习惯和接受习惯上,那就是,大家普遍不喜欢教条而喜欢新奇的东西;普遍不喜欢约束而喜欢自己研究、自己创造;普遍不喜欢被灌输某种观点,而喜欢在不同观点之间去对照比较,自己考察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哪个有趣,哪个无用,等等。这种从东方传统生活到全球当代生活的变化,读者、受众期待视野的变化,对于佛教传播来说是很重要的,是一个很新的环境,而且是机遇与挑战共存的环境。

 

在谈到佛教与中国文化在这样的环境下如何开展翻译与传播这件事情之前,我特别想问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为什么要传播佛教,为什么要传播中国文化?我自己在拜读佛教经典书籍《菩提道次第广论》的过程中,印象特别深刻的一条就是“纠正根本动机法”,那就是每个人在决定要做什么事的时候,一般应该先问自己,我为什么会想做这件事,本质动机何在?这样才能为未来的工作奠定一个最稳固的心理、道德和理念基础,排除其他功利性、短浅的、不符合佛教精神本质的诱惑与偏离正道的影响,从而更好的回到事物的本质上去。我们为什么要传播佛教、传播优秀的中国文化?我认为从根本动机上追问的话,传播佛教、传播优秀中国文化的目的,可以简称为两句话,那就是“追求真理、利乐众生”。但是“真理”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真理”只有一个还是有很多个?同一个“真理”能否可以用不同的方式、从不同的角度来发现和传播?佛教的真理,和其他思想理论成果的真理,是相通的还是有差异,是该互相取代还是互相补充与完善?我个人认为,在当代社会中,佛教最重要的贡献,乃至中国文化最重要的贡献,不在于它要和其他思想体系进行比较或竞争,不在于它要获取某种排他性、乃至统治性、压倒性的地位,而在于它是一种体认万物的思想,是一种开放、辩证和全面的思维方式,它为全人类提供了一种普适、深刻、覆盖哲学与生命基本问题全部领域,澄澈、洞察、开放、理性的思维方式。用英语表达的话,我认为Buddhism is a method, is an approach. 佛教首先最重要的是,它为人们提供一种思维方式。佛法从来不强求人们要达到表面的一致,没有要求所有的人要用同样的方式获得自由和成就,甚至也不在制度上要求大家听从同一种社会制度,而是从精神层面解放和帮助每一个人,让每个人实现自己思维方式和行动的最优化,这是我对佛法的一个理解。Optimization,就是佛法能够帮助我们实现在自己现在基础上最优化的发展。这样的理解,就使我们可以从根本上避免原教旨主义的极端倾向与保守倾向,使佛教从“我”的版本,变成“你”的版本、“他”的版本以至于每个人不同的版本。每个人通过佛教实现自我的最优化,就包括情感、理性、认知、表达、交流、行动实现和反馈,都可通过佛教精神的帮助实现最优化。

 

我做了一个小小的调研,就是佛教在西方国家受众的传播情况。以美国为例,在亚马逊网站上,如果通过books去查询佛教(Buddhism,会发现有31578种书籍。同时我们如果去查基督教(Christianity,有35万多种,伊斯兰教(Islam 5万多种,犹太教(Judaism5万多种。我们可以看到,现在佛教的书籍在亚马逊网站上还是比较多的。而最有意思的是在这几种宗教当中,佛教类别下面的分类和别的类别重叠最多的是哲学Philosophy它跟哲学重叠的地方多达15562种。其他所有的宗教没有这样的,他们基本就是spiritualitypracticeself-improvement等,所以说,直接和哲学对接的方面,佛教是最多的,佛教是哲学性非常强的一种思维方式。而关于佛教的外文书籍现在也是非常丰富多彩,设计也很多样化,在最热门的书籍里面,我也拍了几张图,比如《穿牛仔裤的佛陀》、《佛教初学指南》、《佛教八正道修行入门》、《如何通过禅宗的祈祷来修复你的生活》等。我非常希望能有志愿者来对这些已经出版且热销的外文版佛教书籍进行一下研究,看看他们的主要作者都有谁,书的体例如何,内容如何,是从什么角度来阐释佛教的,受众反应都怎么样,佛教经典与流行普及读物之间的关系。(图略)

由于进行了上面这个小小的调研,我认为在西方的英文读者当中,佛教的普及读物还是相当多的。事实上我还发现一个事实,那就是至少在英语地区,因为语言风格的原因,对于西方一般性的读者来说,恐怕原著翻译、或者来自异域的佛教文化和思想体系介绍,还并不是他们的首选读物,他们首选的读物是一个人通过亲身体验的佛教,或者经过思考或者学术的研究之后所形成的创作性的、地道的写作,或者说经、律、论当中的论,甚至是普及版、国际版的论。这方面我的观点不一定正确,大家可以经过更多的调研来分析研讨。我再举个例子,《佛陀的大脑》这本书对西方的读者来说应该是比较受欢迎的,这是一位神经研究科学家写的。他通过研究神经科学的实用案例发现,人们通过修习佛教可以获得神经科学上的一种变化,也就是说佛教是一种脑科学,人们通过修习佛教能够让大脑运作更加顺畅。于是他就认为佛教可以激发happinesslove and wisdom,就是人们通过修行佛教来获得欢喜、爱和智慧,这是佛教修持在神经科学上的反应。这本书不像大家想象的通过读佛教的经典来接触佛教,它是通过科学来感受到佛教对生活真实的影响。这样的书籍也是非常值得关注的。

佛教在美国的传播是有几个机缘的。一个是在1844年,美国诗人梭罗、艾默生曾经在杂志上主动翻译了《妙法莲华经》;另一个就是从19世纪到20世纪,日本禅宗大师铃木大拙一直在传播禅宗;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发生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到六十年代,在美国由一批文化上的反叛者和跨文化爱好者“垮掉的一代”发起的嬉皮士运动,他们大量地介绍禅宗的诗歌,其中包括嘉里斯奈德,还有杰克·凯鲁亚克的《达摩流浪者》,他们甚至还写过一本书叫做《禅与摩托车修理》。这些佛教进入美国的机缘都是非常有意思的,不是像我们想象中的那样按部就班,像教材一样进入美国,而是当美国社会出现一个空档的时候(有点类似中国的魏晋时期),禅宗和佛教以精神营养的方式进入到他们的生活。在美国,还有美国翻译协会2010年专门针对翻译禅宗诗歌和禅宗佛教的最佳翻译发布的一个奖项,每年奖励5000美元。美国人主动设立这么一个奖项是非常少的,实际上美国的翻译奖本身就不多,说明了美国人对佛教特别是禅宗的浓厚兴趣,所以这个也特别值得关注。

 

美国佛教的信众,除了亚洲移民之外,还有很多有影响力的人物。有调查认为,从1990年到2000年,美国崇尚佛教的人士增加了170%,现在已经有1200万左右。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美国主流社会中的影视明星、艺术设计人才、知识分子等等,他们有很多人现在公开认可自己是崇尚佛教的,比如乔布斯本身在印度有过修行,还有电影明星基诺·里维斯、李察·基尔、乌玛·瑟曼等等。乌玛瑟曼的父亲就是位佛教翻译家,给他三个孩子起的名字都是藏传佛教的名字,“乌玛”的意思就是“中观”。我们在大陆很难回避的一个问题,就是藏传佛教在美国的传播问题。事实上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起,因为种种原因,西藏学进入美国视野之后,受到各方面的扶持,并在美国形成一个很大的热潮,我称之为好莱坞的东方主义。好莱坞开始把西藏看作一个精神寄托之地,在很多的电影场景设计当中,西藏都是去学法、去产生超能力的一个地方。这种现象我们在汉传佛教的圈子里面也是不可回避的,它实际上是美国人接触佛教的一种方式,就好比很多人不能回避美国人有很多是通过吃中餐开始接触中国文化的,他们不是通过读老子、孔子、孟子的著作来学习中国文化的。所以我们的想象和他们实际接触的路径其实是不一样的。在学术领域,美国有很多西藏学、东亚研究等等学术机构,他们都做了很多非常深入的工作。所以说佛教的传播,我们不是孤独一个人,实际上很多人都在做这个工作,但是每个人的途径(approach都不一样。

 

我认为佛教在美国主流文化圈展示的,是一种不否定个人主义、不否定入世生活的基础之上的精神营养,它为受众提供了一种如何更好地保存你的个性、如何更好地获得自由、如何在生活中去寻求更多和平与快乐的方式。而如果从美国再回过头来看中国,佛教在中国的形象和传播路径,其实与在美国的形象是不太一样的,所以我认为佛教的核心思想,在不同的文化圈子当中,不同的地区人群当中,是会产生不同的形态的。比如说在亚洲体现的佛教和我们的政治、管理结构可能是结合的,而在美国,佛教则与它的社会风气是结合的,而未来在非洲、南美洲可能都会有它的一个本土化的处理。所以,我特别想说的就是,佛教本身在传播过程的各种表现形式都是人类文化遗产的宝贵财富。我所工作的部门现在也长期做一项工作,就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什么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其实就是一些核心思想在传播过程中,与各种文化媒介结合所形成的某种固化的形式。比如我们说心中有佛,如果落到一个手工艺者手里,它就变成了一个佛的雕像;到了画家的手里,它就变成了一幅画作;到了一个企业家手里,又可能变成了一种管理理论。这种表现形式有千千万万种,而且落在每个地方都不一样。有一次我见一个朋友发了一张照片,就是在非洲拍到的一个弥勒佛的照片。这个弥勒佛又黑又胖,长得完全就像一个非洲人。我当时看了就惊呆了,我从没见过这样的弥勒佛,但是又何妨呢?这就是One Buddhaa thousand faces。我自己对中国佛教未来的看法是,我认为中国佛教应该勇猛精进,成为世界佛教思想的大本营,应容纳、发出更丰富的声音和形象,推动佛教思想的正向流动,减少摩擦争端,消除阵营差异,随缘应化,各取所需,大气宽容,和平谦逊,以深厚的学养底蕴、高超的传播能力和语言水平,展示佛教真实的丰富内涵与意义。

 

下面谈一下我个人理解中,佛法对于人类社会的意义和价值,虽然这部分不是翻译和传播的技巧问题,但却涉及到我们为什么要传播和翻译佛教,传播和翻译佛教哪些东西,译给谁,怎么译。我认为佛法在三方面可帮助人类解决三大问题,从而体现出它的三大价值;第一是解决生活问题,帮助人类启迪心灵、增长智慧;第二是协助解决科学问题,帮人类科学研究开拓思路、扩大认知;第三是解决文化问题,为世界推动和解,让文化更加融洽。

 

首先来看生活问题。我认为自有人类以来,人类的生活、苦恼与困惑是同在的。那么我们的苦恼、困惑来自何方?在古代,在一个等级非常规范和稳定的社会里面生活,我认为烦恼主要来自于自然的无常,比如说风雨雷电,我们都不能掌握它的规律;生老病死,可能随便一个小病,我们就不能保存生命了;权力压迫,底层民众想要爬到高层是不可能的;还有不安全感,古代的困惑主要来自这些方面。佛陀住世的时候,对大家宣讲的一些教义很多也是针对这样的一个需求。比如说我们在汉地传诵的观世音菩萨心咒,讲的就是如果你念观世音菩萨的心咒,那么有大水的时候就防大水,有大火的时候防大火,盗贼来的时候就防盗贼,等等。而进入现代社会,科技发展之后,人类对自然的驾驭能力增强了,民众上升空间也大了,很多问题都得到了解决,现在人类的烦恼则多来自于压力、情感等,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缺少对家园和意义的把握感,以及对生命本身体验的破碎和无序感。事实上,每个人都需要个体,也需要集体;需要当下,也需要永恒。佛教可以帮助人们观察到自己对永恒的真实向往,看到自己生活中的局限性,从而解放其心灵,让大家实现更高层次的安全感、归属感和自在感。我认为在这个领域,佛法是现代心理学最好的指导和补充,帮助更多的人完善他们的生活。

 

其次来看科学方面。同样,佛教研究的很多基本问题,比如有和无、大和小、内和外、知和觉、实和虚等等,这些其实一直是科学的基本问题。所以说佛教与物理学、量子力学、数学等的关系都非常密切,我相信在未来佛法一定大有作为。但是我不得不指出,个人看到的现在很多佛学的文章对科学的看法不一定是很准确的。我们要注意到这是两个话语系统,不要随意的对科学做出妄语或者断论,这样只会排斥掉你的信众,因为佛法本质上是种科学实证的思维方式,没必要去排斥科学的精神,而要与科学并驾齐驱,不断鼓励人类做出更多发现、发明创造。

 

在文化方面就更不用说了。现在全球的文化之间有多元共存,有隔阂竞争,有很多需要增信释怨的地方。我所说的怨,就是在全球很多宗教圈之间,历史上曾经结下了很多冤仇。比如十字军东征和伊斯兰教之间的纠葛,比如说不同教派的激进者和保守者间的矛盾,甚至包括我们周边很多国家对同样问题的不同理解。我认为佛教在这个环境中最重要的是要勇敢地站出来,去弥合不同宗教间的差异,可能需要我们去更好的研究其他不同的宗教。尽管按照佛法修行者的要求,你需要避免入外道,但是作为一个研究者你应该去博采众长,去读别人的,才能够和别人去对话。另外在哲学界,很多西方的哲学已经向东方伸出了手,但是我们还没有接过这只手,我们自己的话语体系还没有跟他们实现很好的融合。另外我认为整个世界现在还存在着一个带有全球性的后现代的、女权的、技术的、环保的、消费与生产并存的、DIY的、青年的一种新的文化潮流。这个潮流走向何方,佛教能否能与它融合,我觉得这也应该成为我们未来的一个重点关注领域。

 

下面说一说翻译的话题。我本人也比较热爱翻译,我希望在佛教传播翻译当中尽可能地减少走弯路,不要做无用功或者重复劳动,应当集中精力去做我们现在最重要的翻译或者创作。我认为佛教读物的对外翻译出版需要科学规划,我们不仅要翻译而且需要创作,因为前面说过了,读者更愿意看到创作的东西。还要跟外国的读者发生密切的联系,让他们感到relevant,和他们的生活有关系。这个过程就是“一”和“多”的关系,我们要切入很多问题,比如说佛教与现代化的问题,佛教与生活、科学、文化的问题。我自己有一个构思,如果要翻译的话,我认为应该重点翻译以下方面的内容甚至是创作,使之形成一套以中国佛教界为根本的,带有雄厚学术根基和扎实研究基础的译介计划。希望能有这方面的专家,特别是熟悉、通晓整个佛教著作体系的书目、文献知识的专家来协助推动此事。我将此项目或设想的题目命名为:Modern Buddhism: perspectives and methods,《现代佛教:角度与方法》。我个人认为,我们一定要向世界上谈现代佛教,如果只谈古代佛教的成就的话,可能对于大家的用途不是那么明显。而现代佛教就必须是结合了中国当代佛学界、佛学修行者、思想界、史学界等等诸多领域成果的一个带有很强实践精神的新事物,能海纳百川,为大家提供不同的视角和方法的中国气魄的新佛教。这套佛教思想对外传播的内容至少应包括以下内容:

 

第一部分,On the origin of the world,佛教经典对于世界的起源都是有论述的,如果把经典当中分散的论述整合到一起,重新提出我们对于世界起源的看法,将对于世界的读者都具有意义,甚至启发大量的文艺与影视创作,从而巩固佛教传播的知识基础,构建佛教思想的宏大体系。这套看法的最大挑战,就是要在神话和思想之间划出距离,确定佛陀的经典中,到底哪些是神话、哪些是思想,对其进行深入论述和传播、翻译。

 

第二部分,On Nature and the law of things。佛教对于自然规律也有认识,特别是在无限和有限之间的转换,佛教是非常从容自如的。有很多量子力学和物理学的研究者,到这个环节是走不过去的,佛教可以帮他们走过这个问题。需要集中精力对这部分论述进行整理和译介。

 

第三部分,On the role of human beings。我认为这点也是佛教特别要向大家介绍的,人类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扮演何种角色,与万物之间关系如何,使命何在?On the mission of life,生命的意义到底何在,方向和维度落在何处?On death, reincarnation, and nirvana,如何理解死亡、轮回与涅槃,这也是佛法对于人类一个巨大贡献。这里面也同样需要做精细的梳理工作,把比喻、神话与思想分清楚。

 

第四部分,On knowledge and way to expand it,论求知之法;On the cultivation of a smooth mind and good heart,论如何修心;On creativity and importance of peaceful solutions to everything,论创意与和平解决方案的重要性。这个我特别想强调一下,我认为佛法当代需要翻译的内容,就是告诉大家如何用和平的方式创意地解决问题,这个是世界上所有的人都需要的东西。Buddhism是一个creative approachBuddhism从来不是要求你be exclusivebe stubborn 或者其他,它从来都是要求你be dynamicbe creative,这是我们可以大量著述和翻译的东西。

 

第五部分,stories of Buddhism, and practice models。佛教的历史与当代、优秀代表人物。什么是优秀的佛教徒?实际上在各界不同领域都有优秀的佛教徒,这是我的观点,比如说我们历史上有很多佛教徒的天文学家、科学家、艺术家等等。所以说佛教不是一个纯粹出世才能有成就的体系,而是一个随时随地都可以有成就的体系。

 

第六部分,一些cliches和现代性的表态。如果说大家对佛教有一些成见,如何去化解它?解决方案何在?另外,还有佛教与其他语言、思想流派体系的对话、与历史贤哲乃至社会经济结构的关系、佛教艺术赏析等等,都很值得译介,同时,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佛教对外的翻译和传播,还必须有面向未来的一些观点和立场,特别要强调佛教对于人权、平等、法制、民主,必须要有自己的观点,如果没有这个观点的话我们是立不住的。在社会权利运动已经发生这么大变化的一个时代,如果我们还是一味地只提下对上的义务,而不强调上对下的义务或者责任,如果每个个体还是没有自己的伸张权利的价值的话,那么我们在国际上是不可能传播很远的。整个中国传统文化也都存在这个问题。如果只强调我们对个人修养的贡献,而不强调我们对制度改善的贡献,那肯定是偏颇的,不够平衡的,也容易失去合理性。

 

第七部分,如何用佛教精神来过一个很好的生活?如何鼓励大家带着佛教精神融入到各自的文化圈之中,乃至回到其各自的信仰使之更完善更和平,其实是不矛盾的。

 

总之,关于佛教的传播与翻译,我个人做了一些粗浅的思考,未来还特别希望与各位非常让人感动的老师们、前辈们一起探讨与合作。我觉得,目前龙泉寺做的工作非常好,我相信这是开了个好头。但是作为一个泱泱大国,中国应该调动更加广泛的力量去做我们核心价值观的、包括佛教的吸收、传承、现代化改造创新与国际推广工作。具体怎么推广呢?我觉得要有以下内容:比如说要有更多思想界的高层交流,鼓励中国佛教界、特别是佛教思想界、佛学学术界与国际上有影响力人物多对话、多发出我们自己态度;又比如,我们要有更多入世的工作,针对慈善领域、公益领域乃至创意领域做出能吸引广大青年受众的事情,让更多人通过各自最便捷的方式来理解佛化生活的意义;再比如,通过组织一些比赛、知识普及、网络传播等群众性活动,还可以让更多人对佛教和传统文化发生兴趣,让他们形成自己的语言来关注我们的核心思想体系。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格外要多强调我们的戒律性、纯洁性与包容性、强调去功利性、去目的性的诚意与开放度,强调我们与现代文化生活体系的关系等等。在具体作品方面,可以有具体的活动、文字的译介出版、影视动漫的编创发行,还可以把表达的内容从经典的文字开始扩散开来,可多向其他宗教对比学习,甚至探讨我们贤哲的形象如何展现,比如说佛教徒是什么样的人,如何把大家人性的一面展示出来。事实上,甚至包括基督耶稣、默罕默德、孔子、老子,都是具有其各自的独特人格魅力的,研究学样越深,越有把握去表现这种魅力的精髓,用很亲近的方式去翻译、解释。

 

最后我想说,翻译佛法是一个毕生事业,你完全可以做一辈子的翻译工作。翻译从来不是我们把一个文本转化成另外一个文本,而是我们经过思考把它放入另外一个语境当中,让它能存活下去。这就像我们把一个盆景栽移植到另一个环境当中,这个本身要不要做基因的改变,要不要做气候、水土的调整,这都是需要思考的。我非常不赞同把翻译作为一种“工业”的思维方式,翻译本质上就是一种“培育的农业”,需要精耕细作,然后很认真地把它做好,某一个字错了可能马上整个就出问题。关于佛教词汇的翻译,希望以后有机会和大家探讨。随便举个例子,比如说“功德”这个词怎么翻译,如果翻译成benefit那么benefit 在西方又是什么含义呢?比如说我们经常说佛法功德“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大家本能的翻译是incredible,但incredible在西方指的是unbelievableI cannot believe it但佛法的“不可思议”是说你不可“思”它,不可“议”它,不可用人类的语言或者思维方式去approach 它,是不是应该译成beyond human words and thoughts呢?佛学本身与神学有关,又同时与哲学有关,这种翻译到底大家能够认可到什么程度,这都需要反复去切磋,必要时可能还要在现代化的语境下把佛法的一些基本概念做一个动态的、不断充实的、新的词汇表。当我们应用这个词汇表的时候,可能也可以做一些探索,比如必要的时候把一些汉语拼音引入到这个新的体系里面去。总的来说,这个工作是非常非常细致的。我们不要贪多,但一定要图准确。做一篇东西需要准确,而且需要做到能够非常实用、有效,能够作为语言本身的鲜活内容存活和传播下去

 

我个人对佛教翻译非常感兴趣,也愿意把它当做未来自己学习研究的一个重点领域,今天在座的各位,很多都已在这个领域有了很深的造诣,希望未来能常和大家联系,互通有无,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希望能够通过日常的qq群或者其他方式跟大家保持交流,经常学习。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或许可以一起来丰富现代佛教的语汇库、文献库、翻译资源库、翻译人才库乃至传播内容与渠道,让佛教翻译给大家带来更多乐趣和幸福,也让更多读者从中受益。阿弥陀佛,感恩各位老师此次给我以参会机会,祝大家吉祥如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