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虹
海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342
  • 关注人气: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红豆词》第二十二章 灵岩山上遇知已

(2008-05-07 14:33:34)
标签:

原创长篇小说

《中国红豆词》

分类: 原创长篇小说《中国红豆词》

灵岩山上遇知已

第二天早晨,林萍一早就约她的朋友们出发到灵岩山,那里很安静,偶然能碰到几个搞速写的画家。

灵岩山南麓有南宋抗金名将韩世忠与夫人梁红玉的合葬墓,墓前耸立着高达十米的巨型石碑,墓碑由宋孝宗亲书题名“中兴佐命定国元勋之碑”,碑文是赵雄撰写的,洋洋洒洒,称颂着南宋蕲王韩世忠的不世之功。林萍久久地仰望着这块巨大的石碑,想着:岳飞蒙冤,满朝文武慑于秦桧淫威,一个个钳口结舌,噤若寒蝉,只有韩世忠挺身而出,诘问秦桧:“‘莫须有’三字何以服天下?”……

中午的时候,她们在灵岩山上开始了午餐,很有野餐的味儿。在一棵荫凉的树下,林萍和新梦从一个漂亮的手提篮子里把食物全部铺放出来。四下里一片幽静。青草味儿混和着野花淡淡的芳香,在他们的头上飘散。林萍和她的朋友坐在篮子的一边,林萍把食物一一分给她的朋友们。

凉风习习地吹过,高大的树上,有几只乌鸦窝,几个男士穿过满地高矮不一的青草,脚下响起一阵嘎吱嘎吱声,他们孩子一样兴奋地爬上树去,捣鸟蛋。

林萍站在不远的地方,望着他们的顽皮,一声不响。

赵新梦见林萍沉默不语,就不想去打扰她,她从来不知道,有个沉默少语的聪明女友在身边会这样地愉快。

“林萍,我们走走吧。”新梦说。

她们经过了几棵树,林萍终于说话了。

“你知道,新梦,”她说,“看到你总是跟随在我身边,提醒了我刚认识你时对你的看法。”

“是吗?林萍,你怎样看我呢?”

“我若如实说,不会伤害你的自尊心吗?”林萍侧了头瞅着新梦笑着说。

“怎么会呢。”新梦也笑着说。

“好吧,告诉你实话,我从来不认为你适合做一个思想家,你该简单地生活,切不要因为我的缘故白白糟蹋光阴。”

“你没有权利那样做,林萍。我喜欢你。喜欢追随你,难道这有错吗?”新梦不高兴地说。

新梦把几根黑亮的散发塞到白色宽边帽子的底下,不小心草蔓绊得她撞了一下林萍,林萍急忙伸手扶住她,帮她站稳。

“我知道你会成为一个幸福的女孩子,像我的那些同学一样,和我在一起,你会不幸的。相信我,我的预感是正确的。从明天起,你离我越远越好。”

“你这人好生奇怪。”新梦纵情地笑着,但她没有觉察到林萍眼睛里的悲哀,继续说,“我知道你是出于好心,但我已深受你的影响,你无形中影响了我许多,此刻又要我回头,我恐怕不能完全理解你的好心。”

林萍的手垂在身体两侧,她仰起头,作了一个飞翔的姿式,说:“但愿我们能幸运地度过这个非常时期。”

身边有几只小鸟飞过,新梦调皮地学了一声小鸟的叫声,又和林萍一起前行。她们经过一座座墓碑,那里埋着几百年甚至几千年中华优秀儿女的尸骨,如果他们皆泉下有知,不知他们可否知晓林萍此时难以言说的心情。

等她们走回来的时候,男士们有的手里拿着一本书,正展开来阅读;有的在高谈阔论,谈的无非是与文革有关的事情;有的已经架起了画架,在树下画远处的墓地。林萍和新梦走过来的时候,他们有一种莫名的幸福和喜悦,更是飞速地画着,一心想把画画得更好,来博取林萍的称赞。

林萍望着画上的人,她觉得那个人很像自己,她禁不住盯着画上的人看,那娇美的皮肤、那精雕细琢的鹅蛋脸儿,那沉思星亮的双眸,那丰满甜美的嘴唇,竟像那盛开怒放的玫瑰花一样可爱。

林萍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激动,那是一种新鲜的感觉,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非是一种灵魂的接近,是画不像自己的。”这样想着,她注意起这个操着画笔的大男孩,她记起他叫方渭水,印象里是一个性格开朗的人。难得他已在那里画了半天,午餐前一段时间,林萍发现他曾和那群女孩子又跑又笑又叫地在草地上奔来奔去。

夕阳西下,黄昏正在悄悄降临。在归家的旅途中,林萍为方渭水背了画架,方渭水和她并肩前行,她的朋友们仿佛感觉到什么,他们笑着远远地躲开他们俩,方渭水为林萍唱歌,他的歌声打动了她,林萍觉得这个傍晚太美了。

林萍和方渭水不过偶尔略略一瞥,那种新奇的感觉就在她体内荡漾开来。

“我喜欢你画的画,方渭水。”她真诚地说。

“你真的喜欢吗,林萍?”方渭水露出喜悦的神色。

“是的,你画得好极了,是我比不了的。”林萍由衷地说。

“我画的你……还好吧?”方渭水直视着林萍,他那双眼睛似乎在倾诉着什么。

“确实不错。我——我——很喜欢。”不知怎么搞的,面对方渭水的目光,林萍平生第一次口吃起来,脸上由于刚才的口吃红涨了起来,她的目光向远方望去,她看到前方丛林深处缀满一种娇黄小野花的蓓蕾。林萍深深地吸了口气,向前走去,脸上仍挂着笑意。

林萍由衷的甜美微笑让方渭水的心房打开了。他想说他早就喜欢她,他想说他爱她,但他不知该怎样向林萍表白自己深埋已久的感情。林萍会接受他吗?瞧她此刻是多么愉快,多么生气蓬勃地往前走着,根本不知他心里想的是什么。方渭水不由自主地跟了林萍的脚步向前走。

“方渭水,你全家都在苏州?”林萍不经意地问。

“不,我和朋友住在一起,父母都在青岛。他们和我弟弟住在一起。”

暮色四合了。葱绿的树木变成了墨绿色。林萍和方渭水开始无拘无束地谈起他们的家庭、他们的童年、读过的书和近日认识的有趣的人们。

方渭水边和林萍交谈,边注意着林萍,他觉得她更美丽了:那包裹在乳白色运动衣中的苗条纤弱的身躯;那嫩黄色宽边太阳帽,那时时沁入他鼻孔中的天然的芳香,那美丽的樱唇,那双如星火般明亮的能洞察秋毫的眼睛,那说起话来悦耳的温婉轻缓的女中音,在他的耳边回响,以及她脸上皮肤富有生气的光泽,那份苏州女儿独特的风流婉转,那粉嫩白净的脖颈——他多么想把他的如饥似渴的双唇埋在里面。他感觉他的青春,他的活力都被林萍激发出来了。他的心中蕴藏着大量的柔情,那是梦中渴盼的爱情之泉,他不知不觉地从林萍肩背上卸下画架背在自己肩上,然后腾出一只大手向林萍伸了过来,林萍迟疑了片刻,还是伸出自己的小手和他的手相握,她觉得脸有一些发烫,看方渭水,他的脸红得像天上的晚霞,连细小的汗珠都出来了,蒸腾着,有一种若有若无的雾气,增加了他的神秘感。

新梦远远地在他们身后旁观着,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她为林萍感到高兴,因为她一直觉得方渭水是一个不错的青年,也知道方渭水暗恋林萍已久。她甚至感谢上帝赐与这个安排。她轻巧地从两个人的身边跑过去,加入了前边分散开来的队伍。不远处,朋友们时时在一个个池塘边停下来,观看水中倒映的彩锦般的晚霞在薄暮中慢慢变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