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虹
海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342
  • 关注人气: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书生(22)

(2007-03-24 13:50:58)
标签:

饥饿的小福子

给娘上坟

娘的冤屈

分类: 原创小说《书生》
文/海虹
 
   李索洛和三爷爷走在弯弯曲曲的小路上,一路闻着青草的气息,心里有说不出的快感,他的感觉他的心回来了,他的魂魄也一路寻着家乡泥土的芬芳追随而来。
    他和三爷爷一路走着,一路回忆着往事——
    他看到一个小小少年挎一个柳条编的小篮子,在沟沟坎坎的山岭上挖山菜喂猪;他看到一只只胖得浑圆的小黑猪,耸着毛茸茸的耳朵在猪食槽子里欢快地吃食,娘一边用长把的勺子喂猪,一边嘴里“毫娄娄娄——”的一声接一声地长唤,一群小猪都围拢了来,争着抢着吧嗒吧嗒地吃猪食。喂完小黑猪,娘再做饭喂小福子,那时,当门里有两口大锅,一口用来渣猪食,一口用来做饭喂小福子,而小福子总是饥肠辘辘,似乎总也吃不饱。槐花盛开的时节,山野菜的味道飘过房顶,随着小福子娘的一声声叫唤,在树上如猴儿般玩耍折槐花的小福子急匆匆地往下窜,槐树的枝条戳开布制的小褂,薄薄的肚皮戳开了一条口子,戳得肚里的肠子白花花地往外淌,小福子一下慌了神,连忙用手把肠子塞回到肚里,脱下小褂,两个袖子狠命从腰到肚子缠紧两圈,把袖子狠狠地勒到腰后,就往家跑,他不敢哭,顾不得痛,他怕娘哭得更厉害。娘一见他这个样子,晕倒在天井(院子)里......
    想着想着,李索洛的泪流了出来了,他说:“三爷爷,你带我去娘的坟上先去祭奠一下吧。”
    坟又填了不少,一个个的坟头上飘着稀稀疏疏的青草,娘坟头上的草已长得很高,李索洛跪在娘的坟前,他把路上采的野菊花摆在了娘坟前的贡台石上,他想着娘年轻的身影在田里忙碌,想着她春天里踩着泥泞的小路挑水浇园,想着她挑水倒在当门的米黄色大粗瓷缸里,缸前是一个大桌子,桌子上摆着碗筷......
    李索洛心里喊着:“娘啊娘,你是这样的倔强,从爹去城里工作另娶了新欢,你就不许我要爹的一分钱,你说,‘小福子,你爹是陈世美,他忘了咱娘俩,娘有手有脚,会养活你。’我说:‘娘,我听你的话,我已经长大了,我也会自己养活自己。’”
    他也想起了舅舅,那位慈爱的硬庄稼汉子,给了他多少父爱呀。母亲去世后,舅妈拉了他的手,说:“小福子,我和你舅没有孩子,如果你不愿意找你爹,你就给我们当儿子吧。”他想起了舅舅的慈爱,想起舅母为了供他读书,卖掉了娘家陪嫁的首饰。他跟舅父舅母一起生活,直到舅父去世,舅母改嫁,他才随父亲去了城里。去城里之前,舅母为他缝制了一身崭新的衣裳,李索洛穿过一座座坟头,在娘的坟前大哭了一场,才和爹一起上路。
    李索洛对着坟头喊:“娘,我知道您心里苦啊。您如果还是觉得有什么冤屈,您就让坟头的草摇一摇,就当说给我听了。”李索洛这样说着,含着泪看着坟头,他看见坟头上的草真的猛烈地摇起来......
    三爷爷听得泪流满面,他想起了小福子娘活着的时候吃的苦。嘴里说着:“他八妈妈(奶奶),你该瞑目了,你的小福子出息了,来看你了。他没有忘了你。”
    天全黑下来了,三爷爷说:“小福子,天这么晚了,月亮也出来了,我们走吧,明天再来看你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书生(21)
后一篇:书生(23)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书生(21)
    后一篇 >书生(23)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