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虹
海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102
  • 关注人气: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书生(17)

(2007-03-18 16:46:33)
标签:

初到欧阳飞家

与欧太太见面

分类: 原创小说《书生》
文/海虹
       已经是下午两点,杨曼休息没有飞行任务,她接到欧阳飞的电话,晚上邀请她去他家看母亲。杨曼很高兴地答应了。想到要见未来的婆婆,杨曼精心打扮起来。衣服全都翻出来,一一试着,在镜前前前后后地照了又照,终于选中了一身灰色带花的真丝长连衣裙,穿上去,整个人显得高贵温柔又不失大方素朴。
       穿戴完毕。杨曼到一家美容理发店做了一个时尚的发型,新做过的头发整洁又俏丽。折腾了半个下午,等来了欧阳飞。欧阳飞一见杨曼,左看右看看了个够,然后捏住她的手,赞美道:“杨曼,你真美!你真好!”
       杨曼娇嗔道:“我不是好,是好欺负!”一朵红云飞上了杨曼的两颊,杨曼补充说,“就你欺负我。”
       “我欺负你,是因为你是我的,你明白!让我再看看你,再好好看看你。”欧阳飞这样说着,松开手,两臂抱在一起,不再说话,只仔细端详。两个人你看着我,我望着你,不禁心领神会,心旌神摇,杨曼似乎又听到青草地上的呼呼风声,想着想着,一脸幸福的微笑在脸上荡漾开来,她和欧阳飞的目光对视,她看到欧阳飞的眼里喷出了火箭一样的东西,她涨红了脸,低下头,不好意思起来,于是,假装不理欧阳飞,径直走开,边走边放低声音说:“欺负我!我不理你,你欺负我!”
       奇怪的是,到欧阳飞家,一个人也没有,欧阳飞解释说,母亲在姐姐家,姐姐刚生了个男孩,说很快就回来。保姆王妈买菜去了。平时,家里,就母亲和王妈两个人。
       客厅很大,陷在墙里的木制隔断摆放了一个个古董珍玩,欧阳飞说,这些都是父亲收藏的,杨曼看到客厅一角的假山旁有一只大大的白玉石龟,好好一看,假山上的水流进玉石龟的肚子里,又从嘴里流出来。原来是一个回流系统,许多大大小小的金鱼快活地在假山的洞里嬉戏,有的跑到玉石龟的脚底躲起来,欧阳飞忽然换成神秘的语调说:“这只玉石龟,是父亲的老师长送的,那年我12岁,父亲突然病重,医生说活不过二个月,父亲的老师长来看他,带来了这只玉石龟,说是从庙里为父亲求的,可以避避邪,也希望父亲能像龟一样延年益寿,你可别小看了这只玉石龟,它灵着呢,自打它进了家门,父亲的病一天好似一天,后来竟渐渐好了。父亲又活了10几年。”杨曼惊奇地问:“当真?”欧阳飞笑着回答:“谁骗你?!”其实,这是欧阳飞杜撰的玩笑话,10几年前,父亲是有过一场大病,但那时,玉石龟还没到他们家,玉石龟是老师长在父亲病好了以后来看他,大约8年前送来的。欧阳飞怕杨曼不高兴,哄她开心的。
       杨曼边兴致勃勃地随欧阳飞一一看着,边听欧阳飞解释。她看到客厅一角挂着一位六十多岁的军人佩戴着许多军功章的大半身像,像旁边悬挂着一把插在鞘里的德国军刀,很有点英雄伴军刀,军刀伴英雄的味道,又有一些冰凉的感觉。欧阳飞说那是父亲,前年病逝,生前是陆军某团团长。杨曼在像前静默了足足几分钟,她看见老团长圆圆的脑袋一副严肃的表情,瞪大了眼睛瞅着杨曼,没有一丝笑意,杨曼感觉心有些发冷。心里暗道:“幸亏老团长不在了,否则,自己看见他准害怕。”
       卧室在二楼,楼梯扶手涂成栗色,又铺了地毯,踩上去没有声音。杨曼说:“看来今天我来的不巧。”欧阳飞说:“别那么敏感,杨曼,妈妈会欢迎你,也会喜欢你的。”欧阳飞带杨曼看了自己的卧室,卧室很是简单,床上散落着花花绿绿的书、报纸,欧阳飞说:“到家了,你随意,如果你累了,可以先在这里打个盹,休息一下。”欧阳飞捋了捋头发说。忽然,欧阳飞用嘴唇贴近杨曼,两个人就搂作一团,热吻。欧阳飞的吻打消了杨曼心中的疑虑,杨曼一会儿搂住欧阳飞结实的后背,一会儿抱住欧阳飞的脖子,她感觉很幸福,又感觉像在梦中一样不真实。
       六点左右,杨曼听到开门的声音,欧阳飞说:“一定是王妈回来了。”欧阳飞说:“妈妈快回来了,我们下楼去吧。”两个人牵了手走下来,女佣人王妈看见他们俩,连忙打招呼:“小飞,我给你买了新鲜的活鱼,待会儿做给你吃,一定会又鲜又香的。”欧阳飞连忙介绍:“王妈,这是杨曼。”“好标致的姑娘!真俊呢。”王妈笑容可掬地说。杨曼赶紧打招呼:“王姨你好!”
       说话间,又是开门声,进来一位神态安祥的夫人,脸白白胖胖的,气质不错,人也满精神,她换了拖鞋,笑容满面的慢悠悠地走过来,说:“小飞,这是小曼吧。”杨曼赶紧上前躬身问:“伯母好。”欧太太招呼道:“小曼,来,坐,坐。”欧阳飞看得出,母亲对杨曼的第一印象不坏,心里很高兴。欧太太见王妈提着一个个盛了菜的方便袋去厨房,就吩咐道:“王妈,今天多做点好吃的,小曼第一次来咱家,不能慢待她。”王妈高兴地应着。三个人就在沙发上坐下来,吃着水果,聊了一会儿家常,无非是欧太太说,杨曼和欧阳飞两个人耐心地听,就像她一个人在唠哩唠叨地唱独角戏。聊了一会儿,欧太太站起来对欧阳飞说:“我去看你姐姐看的,有点累,先去躺一会儿,小飞,你好好照顾小曼,我喜欢她,不许你欺负她。”又对杨曼说:“小曼,在这里,不要拘束,就当是自己的家,啊?小飞若敢欺负你,你和我说,我管他。”杨曼笑哈哈地边答应边向欧阳飞示意,仿佛在说:“你敢欺负我么?我是有人护着的呢,不信?试试看。”
       晚餐的时光是紧张而愉快的,三个人一起喝着苹果酒,边喝边谈,欧太太委婉地问杨曼的家庭情况,家里几口人?做什么工作?以及在哪读的书?妹妹在哪念书?虽然有些心烦,但出于礼貌,杨曼还是小心认真地一一作答。欧太太见杨曼言谈清楚大方,举止端庄,打扮也素洁,对这个漂亮婉约的未来儿媳又加了一分喜欢,她看看欧阳飞,再端详端详杨曼,感觉两个人很是般配,自自然然地笑了起来,连眼角的皱纹都带着笑意。
       晚餐结束后,三个人又喝着茶聊了一会儿,杨曼就起身告辞了。欧阳飞送杨曼的路上,问杨曼:“怎么样?”杨曼反问:“什么怎么样。”“我是说我妈,你对她的印象怎么样?”“很好啊。”杨曼这样回答。“具体点。”“啊,让我想想。”杨曼又把胳膊支在车窗的位置,说,“伯母给人的感觉挺随和的,也挺善良的,好像也很通情达理吧。”“小曼,希望下一次,你去我家,不叫伯母而改口叫妈。”杨曼笑着说:“叫妈?除了我妈,叫别人妈我还真不容易叫得出口呢。”“那也得叫。谁叫你是我媳妇呢。”“喂,喂,说早了啊。。。谁是你媳妇?”“难—道—不—是—吗?”欧阳飞故意拖着腔调说。杨曼故意撅起嘴,说:“那可不一定。”“怎么不一定?明天,我就向你求婚,明天,我要去你单位送花,然后分给他们每人一包喜烟喜糖,就说你是我老婆。”“你敢?!”“我怕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书生(16)
后一篇:书生(18)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书生(16)
    后一篇 >书生(18)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