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瓷紫衣
青瓷紫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837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丝朵的爱情

(2005-12-28 16:28:33)
分类: 素兰笺

丝朵的爱情

        柏崇一直记得丝朵描述和列亚骑脚踏车郊游时的陶醉与幸福。“我要她永远这样幸福。”几乎一瞬柏崇决定去买脚踏车带丝朵去谷地游览一番。
         丝朵每晚都织给柏崇的毛背心,蓝蓝的色就如山尖上的天空,很平和很宁静,捧到脸边,绒绒的,有点痒的感觉。丝朵脸莫名红了下,轻轻放下衣服,站起来,捏一捏右小臂,可能赶毛衣急了点,右臂由手腕至胳膊肘有点麻麻的,好象体温也低了点。伸个懒腰,时间不早了,又该上床休息了,最近总感觉时间过得特别快。
         夜也仿佛短了很多,丝朵睁开眼,太阳已经爬上枕头,穿戴起来,发现柏崇已经走了,这是几乎没有过的事情,平常都是他用车载丝朵一起去医院的。更让丝朵不解的是:柏崇每天都要给过世的妻子烧柱香,今天却没有,几上的遗像蒙了曾薄薄的尘,是什么事情让他做得怎么急呢?丝朵端起相框,仔细端详玻璃下女子的脸,本应该是幸福的人,怎么偏偏寿命如此短暂?
        往玻璃上哈口气,拿纱巾慢慢拂拭,觉得仿佛和这女人在对话。突然右小臂一麻,相框再端不住,滑落下来,掉在地板上,碎了。丝朵手忙脚乱地想去收拾残局,却发现右手怎么都无法捡拾玻璃碎片,它没有一点力气。丝朵呆了,脑子一片空白。
        几分钟后,右手自己又好了,丝朵简直以为自己做了场梦,瞧瞧映射着太阳光的玻璃发出水晶似的光芒,丝朵用力挥舞下右手臂,嘿,没事,一切正常啊。只是照片的事情怎么跟柏崇交代呢?这可是他的宝贝命根子呢。丝朵头都大了,怎么大的人了,老是给人惹麻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悲痛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悲痛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