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紫微女人
紫微女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1,770
  • 关注人气:2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什么鱼

(2009-08-28 09:46:35)
标签:

校园

分类: 涂鸦文字

她和他每去“家园”二楼,都必点上一道酸菜鱼。

点便点了,她却总是动不了几筷。香飘四溢的一大盆,他又如何应付得了。

末了他便半遮掩着提示她,这道菜嘛,适合的是大伙儿聚餐,咱俩实力有限。

她眉一扬反唇相讥,敢情你希望下次多叫点人?

他立时缴械投降。

他究竟是追她的,追了好几个月了。

于是,也吃了好几个月的酸菜鱼。

 

酸菜鱼,又叫酸汤鱼,贵州菜。凭心而论,家园二楼做得还算生动,鲜香馥郁的一大盆,每次那么热气腾腾地端上来,晶莹剔透的鱼肉片,绵软爽口的酸菜丝,浓而不腻的汤汁,吃得他满头大汗,淋漓酣畅。

但淋漓酣畅了那么几次,他便受不住了。

总吃一道菜,不烦么?

问过几次后,他便识趣了。

看出来了,她是看客,不是吃客。

酸汤鱼之与她,定有一个故事。他猜。

或许跟森有关。

 

森是她曾经的沧海桑田。

曾经的最爱。

曾经甘苦于共的欢乐。

又曾经刻骨铭心的伤痛。

他们曾经海誓山盟,曾经谈婚论嫁,曾经非卿不娶非君不嫁过。

……就在这所校园,一切都是曾经。

 

他开始追求她的时分,她还遍体鳞伤着。

她无时无刻不在追忆着和森的一切,在未名湖畔的长椅上,用她轻微而疼痛的声音,在她的文集里,用她娓娓流淌的文字。

他醉在她的痴情乃至悲情里,无以自拔。

这是他的命。

酸汤鱼?他想,一定是属于森的。

 

往事如风,点点滴滴的,一如他和她的岁月。

 

当中秋明月、香山红叶和呼啸的北风依次浸透了他和她的背影,他们开始一起打饭,一起自习,洗一缸衣服。森正在淡出她的生活,而他呢?

只剩家园二楼的酸汤鱼,还在他们每周末一成不变的约会里,顽强地挣扎着。

寒假,她回了趟家,他则留在北京过年。

回来的时候,他正和同学聚会不亦乐乎。

她恰恰赶得及那桌饭。

 

寒假刚过,寂寞的人多,洋洋洒洒铺了十来桌。

她凑份地笑了,笑容却渐渐凝固。

每桌都有鱼,却每一道都不是酸汤鱼。

甜的是糖醋鲤鱼、铁板鲈鱼。

辣的有水煮鱼、剁椒鱼头、竹篮烤鱼。

带汤的是鲫鱼豆腐汤、鱼头泡饼。

荤素搭配的是豆豉鲮鱼油麦菜、茄子鳝鱼堡。

……

大家笑着跟她夸他,他是点菜高手外加一线大厨,菜全是他点的。

她掉了头看他,正遇上他的眼神,意味深长。

 

不爱吃酸汤鱼,可以跟我说嘛。晚上,她满腹委屈。

他笑,不是不爱,而是不止爱。世上有N多种鱼,更有N多种鱼的做法,排列组合,推陈出新,无穷无尽,酸甜苦辣咸,你眼里却只有那么一种,沧海桑田不是错,却苦了自己。

末了,他认认真真说,你呀,是掉进酸汤鱼的汤里,当了泡菜啦。

她愣住了。

她不说他也知道,森第一次带他在学校吃饭,点的就是酸汤鱼。

可那焉能一次性替代了人生百味?

 

摊开菜谱,她赫然发现家园二楼也有这许多种鱼的做法。

水煮鱼?豆豉鲮鱼?红烧带鱼?干烧大黄鱼?还是……什么鱼?

她抬头征询,却看他似笑非笑。

她忽然脸烧,瞪了他一眼,盈盈的笑意却不由地自唇边弥漫开去,渐渐占领了整张精致生动的脸庞。

……

他说,那是他认识她以来,她笑得最灿烂的一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