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紫微女人
紫微女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1,770
  • 关注人气:2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通信贺岁片之 投名状

(2008-01-06 18:54:23)
标签:

影评

文化

分类: 涂鸦文字

 

引子:一切的一切,你可以认为和通信有关,也可以认为和通信无关。

 

1.

动身前,娘嘱咐我,小心啊,听说矿山上都是骗子。

我笑笑。如果矿山是江湖,那么有江湖,才有兄弟。

我在到矿上的第二天就遇到了大哥。

我蹲下身子,黝黑的手指在雪白的馒头上划出几条烙印儿,像黑白电视机上的老虎皮。

顾不得那么多了,只仰起头,一口狠狠地咬下去。

却落了个空。

老虎皮已经在另一个人手里。抬起头来,是个眼底闪着饥饿绿光的小叫化,一边啃一边还挑衅地撇撇嘴。

我咬咬牙,火烧火燎地扑了过去。

 

2.

大哥说,十四岁足够杀人了,拿好你的刀。

那是一把明晃晃的刀,刀锋从我鼻尖掠过,寒光四射。

那把刀,是临行前娘让我揣在怀里的,没想到它这么快就沾上了血光。

脑海里,偶尔还会闪现出小叫化的最后一个眼神,绝望、愤懑。

娘说那是一把宝刀,每次瞄准的都是心脏,所以容不得你有半分后悔。

我不后悔。

大哥说他就是看中了我杀人时的那份儿冷静——拔出刀来,还不忘记擦干净上边的血迹。

大哥是这座煤矿的头儿。一般人都叫他“老板”,他只许自己的兄弟管他叫“大哥”。

老二,你过来!他看着我把刀揣进怀里,笑呵呵地大吼一声。

一个身材高瘦的汉子一挑帘子走进来,眉毛一扬问,就这小子?他纳了投名状么?

投名状?那三个字怎么写,我不晓得;可我知道,从那天开始,我有了兄弟。

 

3.

大哥跟二哥本是同父异母的自己人。这一点,我是后来才知道的。

可他们一丁点儿都不像。

大哥是豪爽的,挥金如土的。二哥是细腻的,斤斤计较的。

大哥每天都会摆上一桌酒肉跟我共饮;二哥呢,却连我点个小炒也要盘问半天。

还好是在同一个屋檐下,为了同一个目标。

可是有一天,二哥忽然出走,自立门户建了另一座矿,还拉走了不少工人。

老二太过分了。我摸了摸怀里的那把刀,隐隐发烫的一把刀。

随他去吧,大哥眯起眼睛笑。自家兄弟,折腾个什么劲。

那一刹那,我觉得自己是跟对人了,哪怕在这里每天都要汗流浃背,也值得。

 

4.

大哥让我跟着他去拜会客户。

客户听完了我们的介绍,半晌一声不吭,只顾啃他的水烟袋子。

大哥把合同放在人家面前,恭恭敬敬的。合同里夹着张折子。一切都打点好了。他悄声说。我从未听过大哥如此温柔的声音。

客户却怎么都不肯抬眼看一下。我急了,就冲过去,抢了他的水烟袋。你倒是说话啊。

大哥一惊,客户就笑了,是冷笑。有你们这么谈生意的么?别家给的回扣是20%,价格还低了三成,态度有多好就更不必说了。

被扫地出门前,大哥还挣扎了两句:都是老关系了,有话好商量嘛。

出来后他就乐了。他说三儿你在这里候着,看看那个给我们开暗枪的家伙是谁。说这话的时候,眼底是泪花闪烁的。

我不明白。

直到我在客户门口蹲到12点多,给某个熟悉的身影撞进了眼帘,才恍然大悟。

我想大哥早就猜到了,那个低价恶性竞争的主儿,是二哥。

 

5.

三天之内,我朝客户那儿跑了二十多趟。

我们的报价直线下降,到末了已经低于成本,还不包括一大堆赠品。

客户家的脸盆、暖水瓶、毛巾、被褥、牙刷牙膏都是我们矿送的。能送的都送了,每次去订货,都发现二哥的人前脚刚走。

怪了,莫非二哥做生意是不用赚钱的?

实在被逼急了,我就跟客户说,俺们矿刚推出了吉利套餐,有8吨、88吨、888吨……特别适合咱中国国情。

谁知道客户只打了个呵欠就又去嗑他的水烟了。能不能来点儿新鲜的?他少气无力地问。你二哥他们还推出了有1314吨、7755吨的情侣套餐呢,比你们这土招儿时尚多了!

 

6.

我瞪着大哥,大哥瞪着我。

这单生意,俺们不做了!大哥当机立断。

我双手双脚地赞成,还买了酒菜准备庆祝。

还没进门,却隐约听见大哥的声音传来。

于是偷窥。

是大哥约了矿上的广播员,正一边吃喝一边窃窃私语。

那你知道,那家伙结投名状的时候,结果了谁吗?大哥故作神秘地问。

广播员眼睛都发亮了,专业级人才就是不一样,听话音就知道,爆炸性新闻就要来了。

是×××啊!大哥板上钉钉地说。

我耳边轰然作响。×××?那不就是客户去世不久的老爸吗?!

 

7.

第二天,矿上全都知道了这个消息:二哥跟×××之死有关。

广播员很会把握分寸,点到即止。

风一样地传到了客户耳朵里。

二哥的单子果然就黄了。

更惨是送出去的那些赠品,都打了水漂。

忽然就有些于心不忍了,毕竟是他是刚刚开张,这么一折腾,一条命恐怕去了大半儿。

等我们拿到这单子,我去跟他赔罪!大哥对我说。

可惜,大哥二哥都没等到这一天。

大哥再次被客户扫地出门。你兄弟杀了我们家老头子,你还敢上门来!客户放下水烟袋子,浑身颤抖着指挥大狼狗凶猛扑来。

这是大哥始料未及的。

我想私下里去找趟二哥,却发现他的矿关门大吉了。

二哥去了城里,我听说。

 

8.

再次见到二哥是在半年之后。

谁也没想到,钱他没赚多少,却从城里带回了嫂子。

凡是见过嫂子的,都说她是仙女。

仙女却袅袅娜娜地主动来找大哥。

我知道老二以前做过错事,可都过去了,您就别再计较行不?老实说,你兄弟他这么些日子,一直不开心。仙女就是仙女,几句话就搞定了大哥。

后来大哥就每天晚上怔怔看着二哥的小屋,一直到熄灯。

我知道大哥心里装了好多事儿。

那时候朝廷开始封山,煤矿越来越不好挖了。山上每天都有人跳槽,还有几个去了黑砖窑被活活整死。大家都期待着大哥有个说法。

可他偏偏把这些事儿统统清理出了脑子,硬塞进去个女人!

哪怕仙女也不行。

 

9.

二哥约我喝酒。

矿快倒了,我们一起去城里,闯个天下。他的眼睛炯炯发光。

大哥呢?我问。

他不语。

城里和矿山上一样,只能有一个老大。他后来说。

不过他总算同意了去跟大哥和解。

我兴冲冲撞开门,却是一盆冰水迎头泼来。

大哥在床上。

可他床上还有个赤身裸体的女人,是仙女姐姐。

 

10.

很多年后,我还是想不起来,大哥和嫂子被我们堵在床上的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大哥死了。据说杀他的是二哥。

二哥也死了。据说杀他的是大哥。

哪里有这么巧,两个人同归于尽。

我怀里的刀,至少杀了其中的一个。

我想应该是二哥。那把刀,瞄准的是心脏。二哥以为我瞄准的是嫂子,嫂子却知道我瞄准的不是她。

所以我却还活着,和仙女姐姐一起生活。

什么也不为,只因为仙女姐姐是朝廷派来的。她的名字叫“全业务牌照”,她还给我改了个名字,叫“互联网”。

全业务+互联网,这样我才摆脱昨天的惨烈,勉强苟活。

二哥说得对,这世界,只能有一个老大。否则,就永远不得安宁。(完)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