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紫微女人
紫微女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1,770
  • 关注人气:2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讲故事的女人

(2007-08-30 15:25:21)
标签:

文学/原创

惊幻小说

故事新编

分类: 涂鸦文字
讲故事的女人
 

他走上讲台,习惯性地朝第四排正中瞄了一眼。居然没有看到林莉莉那张艳若桃李的脸庞。取而代之的是个陌生女人,一袭紫衣,坐在那个位置上冲他微笑。
他怔了一下,开始上课。他的课一向很受欢迎,选修社会心理学的男女学生把走廊挤得水泄不通。一个个旁征博引的故事,在他的口中,有的让人唏嘘,有的,让人捧腹。只不过,今天,他有点儿心不在焉。
教授,这个婚外恋的故事,您上周已经讲过了,助教写过一张纸条来提醒他。他若无其事地点头,目光却落向那个紫衣女人,原本在专心做笔记的她蓦地抬起头来,看透了他一般默契地微笑,让他心里一阵阴冷。
下了课,他推开女学生的重重包围,三步并做两步追上那紫衣女子。请问,您是林莉莉的家人吗?他单刀直入。不知她出了什么事,不能来上课?
莉莉病了。女人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那一脸的欲言又止却让他心底“咯噔”一下。女人写下一个地址给他——明天,我在这儿等你。莉莉生病,可都是因为你。
望着女人的背影,他的心忽然忐忑起来。

 

他最后一次见到林莉莉是在上周末,在学校后面的小树林。浓密的枝叶,遮不住她年轻而炽热的身体,肌肤相触,他因为克制不住的激情而剧烈颤抖。亲爱的,我想要!她充满渴望的目光,让他冲动起来,他的手像一条柔软的蛇,滑入她的裙底,然后,她开始呻吟……忽然,“哇”!一声细微而冰冷的啼哭刺入他的神经。他的动作嘎然而止。谁在哭?他镇定下来,低声问。你开什么玩笑啊?哪有哭声?林莉莉喘息着调笑。“哇”!又是一声,仿佛是初生婴儿的啼哭,再次响起,真实而无助,俨然就在他身边。他站起身来,四下寻觅一番,却一无所获。林莉莉不悦地坐起身整理衣衫,你这人太扫兴了!他无奈,只得过去哄她,刚碰到她的身体,却又是那么一声“哇”,让他一惊,手便停在了半空。
那啼哭声,似乎正是从她身上传出来的!
你真的听不见吗?他直愣愣地问。神经病!她怒嗔,转身扬长而去。
暗恋他的女生比比皆是,林莉莉只不过是其中一个。能让他记住,是因了她的天姿国色,更是因了这桩怪事。他在课堂上讲过的故事成千上万,哪一遭婚外的拈花惹草都没有好下场。偏偏他自己,年近四十,家有娇妻美子,还贪心不足,他知道自己鬼迷心窍,却不肯自制。
他后来想起给林莉莉道歉,她的手机却怎么都拨不通;宿舍里的人说,她已经好几天没来上课了。

 

第二天,他按照地址,找到了学校外面一间偏僻的小酒吧。他到的时候,酒吧里冷冷清清的,紫衣女人优雅高贵地坐在吧台里。她的手正被个男人色迷迷地握着。女人长得不错,他猜,大概是林莉莉的姐姐或者小姨之类吧,看起来比林莉莉大不了几岁,肌肤白腻,笑起来清秀可人,只是多了几分妖气。
女人跟对面的男人不紧不慢地说着什么,语调很轻柔,男人的眼神渐渐迷离,忽然,他埋下头沉沉睡去。
女人就丢下这男人,朝他走来。
莉莉还好吗?他做出一副关心的模样,缓解自己的紧张和尴尬。
你这么在意她?女人眼波流转,笑盈盈的妩媚,让他怦然心动。
我在她身上遇到了很奇怪的事。他故作严肃。她却不买账,继续眉眼不正地笑。从来都是你讲故事给学生吧?今天,我给你讲个故事,关于莉莉的,要不要听?
他还没来得及拒绝,她的手已握了过来。柔若无骨的,他居然无力推开。送上门的诱惑,哪个男人拒绝得了?

 

莉莉的母亲是个大美女,可惜早熟,缺乏管教,十六岁就不知深浅地有了一堆情人。女人瞥了他一眼,用力握紧他湿漉漉的手。在十七岁的时候,她怀上了莉莉,可是没有一个人肯认领这孩子,于是她决定堕胎,可是她还未成年,没有医院肯接收,结果,她就打算自己动手。
讲到这里,女人忽然顿住,冲他嫣然一笑,你的掌心怎么发了洪水了呢?他试图拔出手来,却软绵绵地用不上力,只能昏沉沉地听她继续。
莉莉的妈妈找了一间没有人的小屋子,拼命踢打自己的肚子,直到开始出血,路过的人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她,赶紧送往医院。结果,她成功流产了,却同时也失去了生育的能力。女人再次停住,狠狠地瞪着他。
他猛然觉得哪里不对劲,莉莉的母亲失去了生育能力,那么莉莉是哪里来的?
他张口想问,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女人怒不可遏地大吼——你知道那被流掉的孩子是什么感觉吗?你知道那不被尊重的生命是什么滋味?一阵阴冷袭来,他忽然困倦之极,意识被一片黑暗所覆盖。

眼前渐渐明朗起来的时候,他第一眼看到了莉莉。她一身入时的装束,手里攥着一面镜子,正在全神贯注地描唇线。他大声喊她,却只发出“哇”的一声。莉莉完全没有听见,只对着镜子自我陶醉地描眉画眼,直到满意为止,她拎上手提包,身姿婀娜地径直出了门。她在一家咖啡馆里坐定,开始跟对面的男人倾诉自己的思念。男人却无动于衷,只拿出一叠钞票递给她,命令道,去,把孩子做掉!他忽然明白过来,自己原来是莉莉腹中的胎儿,于是没来由地怨恨起这狠心的男人,竟然要毁灭了他的生命。只是可惜,他怎么都看不清这男人的面容。

莉莉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可是万般无奈之下,还是满腹委屈地独自来到了医院。当莉莉充满恐惧地躺在了手术床上,有什么冰冷生硬的东西狠狠地刺伤了他,一阵彻骨的疼痛,让他开始四处逃窜,开始奋力躲闪,救命啊!救命!他用尽全力不断呐喊着,却只能发出微不足道的一声声啼哭,丝毫不能赢得医生的同情心。最终,他觉得自己遍体鳞伤的身体脱离了母体,轻轻飘了起来,被丢弃在一个巨大的肮脏的垃圾桶里,一只流浪的饿狗循着腥气跑过来,欣喜地叼走他,在它的铁齿钢牙下,他一阵粉身碎骨的剧痛,然后是天昏地暗……

 

他大叫着,从噩梦里挣扎出来,全身都湿淋淋的。睁开眼睛,女人早已不见,身旁却有个男人在呆呆地看着他,她给你讲了什么故事?男人问。他没有回答,他认出了男人就是在他之前跟那女人对话和入睡的,莫非,他们有相似的梦遇?
这个女人说她是个预言家,讲个故事,就能让我看到未来一年的命运,男人苦笑,这太可怕了,我做了个梦,梦到我太太因为发现了我的二奶,竟然亲手杀掉了我们的女儿,然后开启了煤气,让我们两人在爆炸里同归于尽……一切就像一场电影,却又血淋淋的真实。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啊,是再也不敢出轨了,回去一定好好收敛。
他不寒而栗了,未来一年的命运?联想起自己的梦境,梦里那个堕胎的莉莉,堕掉的难道将会是自己的亲生骨肉?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难道居然是在影射自己么?全身火辣辣的刺痛犹在,让他不得不记起,自己从前面对那些学生情人的意外怀孕,的确是这样敷衍了事的。他开始庆幸,没有跟莉莉继续发展下去,去演绎出那么残忍的一幕来。
可是,这女人究竟是谁?他惊魂不定地问。
男人也摇摇头,有一天我去看二奶,屋子里没人,只有她在,我还以为她是我二奶的什么亲戚,才来找她,没想到是个算命的。
两个男人正在唏嘘,一辆救护车忽然呼啸着停在门前。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冲进来问,请问你们有没有见过一个穿紫色衣服的女人?
两个男人面面相觑。男人问,这女人怎么了?
白大褂叹了口气回答,她本来是个著名的心理咨询师,催眠疗法出神入化,可是去年忽然发现老公有外遇,精神受了强烈的刺激,对于破坏人家婚姻的第三者变得深恶痛绝,不但谋杀了老公,还报复性地接连犯下了几桩命案,我们正偕同警方四处追捕她呢!听这附近的人说,她在这里神出鬼没,不知道是不是还在人世……

 

林莉莉的尸体,一周以后在学校小树林边儿上被找到了,同时发现的还有个溺水而亡的紫衣女子,经过检查发现她在临死之前做过一个流产手术。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抓起随身携带的《地藏菩萨本愿经》从头到尾虔诚地读了一遍。读完才想,那个讲故事的女人究竟是人还是鬼,也许并不重要吧,重要的是,这年月需要听她讲故事的男人实在太多,他只不过是那其中之一而已。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