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紫微女人
紫微女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1,770
  • 关注人气:2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枚唇印擦不掉

(2007-08-14 21:44:49)
标签:

文学/原创

唇印

惊幻小说

鬼故事

分类: 涂鸦文字
那枚唇印擦不掉
 
1. 
我是在珊佩的订婚典礼上撞到的那个女人。
应接不暇的珊佩让我到更衣室去帮她拿林川的外套。亲爱的,我都快窒息了。她颐指气使地腻在林川身边,笑靥如花。
这件Armani的黑色西装,是珊佩从意大利定回的礼物,名贵、典雅,和林川匹配得天衣无缝。穿上它,林川更有了让女人发疯的资本。在我手里,它是听话的伏贴的,却散发出某种邪恶的诱惑。禁不住,我用脸庞轻轻磨娑那挺拔的衣领,呼吸那强烈的气息……竟舍不得就此放了它给主人。

却偏偏不知是谁,不识情趣地从背后那么一撞,将我出窍的灵魂震荡回来——
做什么?我怒嗔着回头。
那个天真柔弱的女人,却带着一袭红色礼服裹不住的幽怨决绝,撞了我,她还毫无愧意地掏出支唇膏来,为自己上妆。
我忿然。却又被她美妙的姿态和纤巧的手指所吸引。目光所及,她右手的拇指是空的,被一个狰狞的疤所代替。
我心里“咯噔”一下,慌忙将视线移开。
而她饱满的唇,铮铮地闪耀出了一层明媚妖娆的光。
我竟鬼使神差地开口,请问——你的唇膏?
她猛地塞过来,像塞一件烫手的赃物。对不起,送你!然后头也不回地拔脚奔出门去,丢下一个绯红的背影。
奇怪的女人,奇怪的道歉,让我手里这莫名其妙的礼物也显得诡异。
想要丢掉,却又不舍。
那支纤细的黑色管子上,盛开着一朵镏金的紫罗兰:Violet-Golden。
幽微的紫,清冷的金,呵,紫金。一个不堪抵抗的名字,一种赤裸裸的引诱。拧开它,我贪婪地吞噬着那魅惑的香。顾不得来路不明……我迫不及待地用它为自己着色。
待会儿见到了,林川还是会惊艳吧?纵然隔着珊佩,只要他一个眼神…… 

秋彤,你来!送完宾客,珊佩躲进房间唤我,下旨般蛮横。
还沉浸在林川眼神里的我慌忙挣扎出来。
早习惯了珊佩的任性娇纵,她是千金我是丫头,她是高贵的老板独生女,我只是个得宠的打工妹。
所以她有资本如此铺张地在这里名正言顺跟林川订婚,我却只有忍着痛独自去剪断那恩怨纠缠的情丝缕缕。
怎么?我一惊,珊佩竟泪汪汪的。
你看!她将林川刚换下的那件外套递来。
一眼就看得出,领子的内里,竟多了那么一枚再新鲜不过的唇印。
是你干的吧?我打趣她。
不可能,你看那颜色。她坚决地摇头。
我再看了一眼,猛地一身冷汗,下意识碰了碰自己的唇。
对不起小佩,我想起来了。我陪了笑。恐怕……是我拿出来的时候不小心呢,被人一撞……却到现在方才发现。
珊佩忽然松了口气,就知道是你的功劳。
她掏出手帕,粗暴地擦了擦,唇印纹丝不动。
真顽固!她撅起嘴来等我安慰。
我却噤若寒蝉,只是阵阵地惊惶。

这唇印,绝不是我的。被撞时,我还不曾收到这支独一无二的“紫金”做赔罪,所以,我定然不是这唇印的主人。
那么又会是谁?
莫非是——那个有着金紫色妖唇的断指女人?
她是谁?

2.
我和林川的住所相距不远,有时会一同打车上班。
他从未邀请我去过他家,对单身男女来说,这过于暧昧。
而珊佩,与我一见如故结为莫逆的珊佩,却是经我之手与他相识的。
这是我胸口一记永久的伤疤。
伤疤一旦结痂,若不去撕裂它,大家便相安无事。这样很好,我以为。

我站在窗边,伸着懒腰读这周末的晨光。
然后一个绯红的影子落入我视野。
空空的街是纸,另类的风景是字。
缓缓地,她转回头来,凄凉地无助地一笑。
我惊呆了。
天!是那个女人!
我蹬上一双拖鞋,衣冠不整地追了出去。

气喘吁吁,头发散乱。穿过小区,上了电梯,她脚步的伶俐,让我始料不及。
终于,她消失在一扇门里,一栋高层公寓的19层。
我毫不犹豫地按响门铃。
门开了。
面前出现了一张英俊而熟悉的脸。
林川?!
秋彤?!
同时傻了眼,我俩面面相觑。这里,竟是林川的家!刚起床的他还仅披了件薄薄的衬衫。
你是警犬啊,怎么找到这儿来的?进了门,坐定。林川边披衣服边笑着问。
我垂下头,小心翼翼回避他的视线。
刚刚——有人来找你?
开什么国际玩笑?他的否认,反而让我疑心更盛。
眼前一花,我忽地看到那个女人的脸从阳台的窗子探了进来,还有那金紫色的唇。
嘘——她对着林川傻笑。指断了,可我们的恩情还在,你说的?
我怒不可遏地站起身,门却响了。
林川脸色煞白。
我立刻明白——拥有他钥匙的,只有珊佩。

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来?一脸骄傲的她灿烂地出现在门边,然后笑容冻在脸上。
你们俩?!她惊疑不定。
我和林川,一对衣衫不整的男女,像两个等待判决的死囚。

我闯进来,是为了跟踪那个女人。我鼓足勇气向阳台指去。
刚刚还在的红衣女却已不知去向。
你胡说什么?林川突然面如死灰。
你敢让我去搜查阳台吗?我一口认定她不会走远。
随便!他突然又平静下来,用恶毒的眼神回敬。
我冲过去拉开了阳台的门。
除了几个杂乱的晾衣架,诺大的阳台空无一人。

你们别再演戏了!一直冷眼旁观的珊佩气极而抖。看看你身上!她指着林川。
雪白的衬衣胸前,一枚泛着金紫色光芒的唇印温度宛然,清晰得刺眼。
小佩,你听我说!林川跟着掩面逃走的珊佩,夺门而出。

我呆在原地,那道被撕裂了的伤疤开始狠狠地痛。


3. 

小佩?!电话里,她的声音让我如释重负。
想解释吗?今晚,来林川家?她没头没脑地问。
我忽然忐忑,你,不会做什么傻事吧?
临出门前,我掏出那支来路不明的唇膏看了又看,一咬牙塞进了包。

正借酒浇愁的林川被我的到来吓了一跳。
有没有搞错,这个时候你还出现,难道嫌上次折腾得还不够?他伸直了脖子咆哮。你就不能为我想想,为我避避嫌?
可是,是小佩电话我来的啊!我退了一步,觉得很冤。
荒谬!他苦笑。昨天她刚大闹一场,然后去印尼散心,怕是这两天都不肯回来了。
真是她约我来的。我有苦说不出。
你那么确定不会听错?他喷着酒气恶狠狠地问。你最近一直神经兮兮的——上次是阳台,这次是电话!

我试图申辩,却忽然间寒毛直竖。
阳台的门开了,那个红衣女人娉娉婷婷地走进来,站在林川身后。
对不起啦,是我替她邀你来的。她扮了个鬼脸。
我五雷轰顶,林川却恍若不闻。算了,反正你都来了,不如陪我喝一杯。他的语气缓和下来,醉醺醺地拉我在沙发上坐下。
红衣女人也跟着我坐下,轻柔地从我包里掏出那支“紫金”,用那只烙着狰狞伤疤的右手,轻柔地抬起我的脸。
你放手。她手指上的冰冷,让我窒息。我挣扎,她却纹丝不动。
听话,她柔柔地笑,这唇印,一旦做了记号,就擦不掉了哦。
林川的手越来越紧。我不放。付出这么多,到头来还不是被她误解?与其吃亏,倒不如将错就错。
女人拧开唇膏,循着我的唇细细涂抹。
不要啊。我哀求。
别怕,她悄声笑着指了指阳台,我来为你涂上他最喜欢的唇色。
怎么了秋彤?林川的手紧到让我窒息。难道你不爱我吗?难道你不是一直用那种眼神注视着我、关心着我?
滚开!我一扬手,打落她手中的唇膏。
她一愣,却又笑了。不值得,为这个有记号的男人。她怜悯地看着我。然后,朝着阳台,幽灵一般慢慢地隐了过去……
林川炽热的呼吸凑了过来,别傻了,秋彤,陪我happy一下,今天晚上,我们就当小佩她不存在,好不好?
我昏昏沉沉起来,嘴唇火辣辣地灼烧着,像中了某种魔法,全无还手之力。

林川醉眼朦胧地端详我的脸,像梦呓又像是自语,太美了……一模一样,你和她简直一模一样!
痴迷的眼神,沸腾的欲望,我没有拒绝,却心如刀割。
我承受他的疯狂,时而飞上云霄,时而堕入低谷。
但那颗滚烫的心,早已在巅峰时刻突然冷却。
当你所爱的男人,只是将你当作别人的替身,在熊熊燃烧的刹那,内心怎能够不血流成河?

一直到他精疲力竭地睡去,我才猛冲到洗手间,窥探镜子里的那个自己。
有没有珊佩的仪态万方?有没有红衣女子的妖媚万分?
我举起刀,狠狠地想要剔除那层若有若无的紫金色调,然而不能。一直到嘴唇高高肿起、血肉模糊,它还是固执地如影、随形,就像我对爱情的贪念。
但如何瞑目?

我回到床上,不甘心地推身边的男人。
林川,你究竟爱谁?
当然是你了,宝贝。他翻了个身。你听话点嘛,别到处给我留唇印,很难洗的。
唇印?!我怒不可遏地摇醒他。快告诉我,那个红衣女人——她到底是谁?

4.

就这些了,可你干吗要那么较真儿?从往事里醒来的林川,酒也醒了,一脸无奈地看我。
那个红衣女人,你的初恋,她才是你的至爱?我不理他,自顾自地问。
他点头。我颤抖。
她为你断指还债,为你变心而坠楼自尽,是你一辈子的痛?
他再点头。我切齿。
那天在订婚典礼上的眼神,还有今晚的一切,只因了那支唇膏的颜色?只因了你酒后觉得我有几分像她?
他还是点头。我……绝望。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对我承诺?一个尖锐的声音接替了我,尖锐地问。
卧室的门开了,珊佩的箱子坠落在地,无声,然而沉重。
林川以最快的速度从床上爬起来。我,真的只是酒后冲动。他涕泪横流地扑过去跪在珊佩脚下,然后指指我。你看,她的嘴唇都被我打肿了,你看她就是趁人之危,她一直爱我,你也知道……
珊佩泪水涔涔而下。
林川,在你眼里,我是不是一直都像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是个天真的小妹?到了真相大白的现在,你还是认为,我那么好骗?
秋彤,你说话啊,林川近乎绝望地看我。而我,只是憎恶地看着他那张因泪痕而变得丑陋的脸。
我算什么?珊佩凄楚地笑笑。当我看到自己的未婚夫把好朋友骗上了床,然后他又说自己所爱的另有其人?林川,你的心不能分成三份,给谁的都不完整。你不能同时选择初恋情人的情,秋彤的身体,和我的家世。
在林川的苦苦挽留下,她毅然决然地提起箱子向外走去,再也没有回头。

5.
这个跳楼的男的,和这个在浴室割腕的女的,两个人的死因查清了吗?刑侦队长举着林川和我的大头照问。
经过化验和分析,应该是在一夜情之后发生争执,然后分别自杀!民警老老实实地回答。随后补充道,那男的跳下来的时候,手里还牢牢地抓着这支唇膏。
队长拧开它,一阵腥气扑面而来。
里面不再是金紫色的妖艳,而是装着半根已枯萎的手指。
那不是我的,而是另一个女人的情债。
我所留下的那枚擦不掉的唇印,在他的心脏。
我太贪心了。她只不过想讨回他欠下的一根手指,而我,却一定要他用整个生命来偿还。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